姓名:
袁冬英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139(Case No. 4139)
案情简述:
泉州市法轮功学员袁冬英女士,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公司第七工程处从事会计,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迫害大法后,她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受尽各种迫害,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不幸离世。

袁冬英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九年被劳教迫害二年,在福建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迫害。她丈夫因为害怕中共迫害与她离婚。

在福建女子劳教所,专管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组织,成员包括以陈晓东为首的十几人,她们用尽损招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比如,不准购买任何食品,只准买日用品。甚至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在房间里排泄,二十四小时监控和专人看管。还包括:往法轮功学员的饭里放药,摧残人的神经,扒光衣服说是安检。每天采取种种卑鄙的手段轮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天天逼迫看邪党的片子洗脑,写观后感。

对袁冬英,专管队的迫害还包括:中午不让午睡,晚上有时坐小板凳到下半夜两点,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她洗漱、换衣裤。连续四天四夜不让她睡觉,袁冬英一闭眼,包夹犯人就用手撑开,一看袁冬英睡着就把她摇醒。就这样一通宵撑着她的眼皮,或深夜十二点后去找她谈话至凌晨四五点。

二零零六年四月袁冬英从劳教所出来。在她与父亲电话联系时,她父亲在听到女儿声音的一瞬间突发脑溢血(由于长期承受女儿被抓被劳教,无法与家里联系),袁冬英向单位请假回江西老家看望老父亲。泉州丰泽国保叫袁冬英单位派一部车和恶警陈玉麟“美其名曰”送她回家。半年后,袁冬英的父亲在悲伤中离世。

之后,袁冬英每年回家过年都遭到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致使其母承受巨大的压力,导致袁冬英有家难回。丰泽区国保大队陈玉麟还经常到单位骚扰袁冬英。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袁冬英在上班时遭泉州国保恶警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泉州看守所;十月份被泉州“610”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福州女子劳教所。袁冬英被面壁折磨,不让睡觉,两个“连保”:在恶警的指使下,包夹人员林宝英、刘郁晴不让袁冬英将眼睛闭上,一闭上就用双手将她的眼皮扒开,还打她的脸,好几次不让上厕所尿在裤子上。

二零一一年九月从劳教所出来后,袁冬英工资待遇受限制,并经常遭国保人员上门骚扰。泉州国保警察陈玉麟指使单位黄和平长期监视袁冬英的行踪,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回来登记上报。

二零一二年七月,陈玉麟与袁冬英所在单位合谋,以谈安排工作的理由叫厂长郭光谋用车把袁冬英拉到公司陈国平书记办公室,随后陈玉麟带着两个人在袁冬英的电动车上偷偷安装了一个GPS和私自撬开袁冬英的宿舍寻找所谓的证据,一无所获后,才叫通知陈国平谈话结束把袁冬英送回。二零一三年两会期间,陈玉麟带着两人在袁冬英宿舍门口蹲坑跟踪。

二零一五年五月,袁冬英秉持正义,依法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陈玉麟又带着两人以“关心有何困难”为由去袁冬英单位,中途,其中一人偷偷给袁冬英拍了照。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陈玉麟带着一伙人以泉州东海路上探头里有出现袁冬英和丁雅范的影像为由绑架了她俩,同时非法抄家抢走了私人电脑、法轮大法书籍、光盘、手机等物品及袁冬英上班用的电脑主机。九月二十四日袁冬英被劫持到泉州看守所,体检时身体不合格拒收,取保候审由单位监控。

历经各种迫害后,袁冬英的身体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不幸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0/遭三次劳教-福建泉州市46岁袁冬英含冤去世-353948.html
曝光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国保大队陈玉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5/曝光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国保大队陈玉麟-329175.html
福建泉州法轮功学员袁冬英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7/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6438.html
拒喊「报告」 法轮功学员遭福建女子劳教所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3/拒喊「报告」-法轮功学员遭福建女子劳教所折磨-247792.html
建省女子劳教所的“单间”虐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5/福建省女子劳教所的“单间”虐待-233655.html
曝光福建女子劳教所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6/231435.html#1010252326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