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孙敏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189(Case No. 4189)
案情简述:
辽宁法轮功学员,孙敏原本是优秀教师,二零一六年六月再次被绑架迫害、非法判刑七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被迫害致死。

孙敏是一名德才兼备优秀教师,拥有省级的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论文。获得一等优秀成果奖等十多项殊荣。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遭绑架、非法洗脑、劳教、判刑。生前经历过多次严重迫害。

2016年6月再次被绑架,现场抢走现金六万元。在看守所被劫持期间,因绝食抗议迫害,手脚均被铐在地环上,整日整夜只能弓着身体,极其痛苦。受狱警王宏唆使,被在押人员强制、野蛮灌食,食物中放入屎、尿,不明药物。犯人打她、掐她,弄得孙浑身是伤,衣服上都是血渍和大便。被折磨的体重只剩下了七、八十斤。被诬判重刑后,劫持到监狱不到一个月,就被迫害出多种疾病,时刻有生命危险,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被允许接见时,是被人背着出来的。三月八日上午,监狱打来电话说,正在监狱医院抢救。中午她的父亲赶到医院时,孙敏已经辞世。总医院的主治王大夫说,孙敏转来时,已经是死亡状态了。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左右,监狱方面打来电话,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过去,正在监狱医院抢救。孙敏的父亲和妹夫随即开车赶往监狱医院,途中,接到狱方再次打来的电话,说孙敏已被转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让孙敏的父亲直接到总医院。

中午十二点五十分,孙敏的父亲赶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那时,孙敏已经辞世。孙敏的父亲见到了孙敏的遗体,抚爱的摸了摸女儿的手脸,已经是凉的了。

总医院的主治王大夫说,孙敏转来时,已经是死亡状态了。监狱医院的两位医生没有讲述抢救过程以及具体死亡原因,孙敏的父亲提出对孙敏遗体进行解剖,查出死亡真相,之后返回家中。

孙敏的遗体目前保存在殡仪馆。

孙敏女士在中学工作,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拥有哲学学士学位及省级的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论文。从一九九一年到二零零零年,她的科研项目、论文、教案、课件等获得一等优秀成果奖、一等奖等十多项殊荣,是一名德才兼备的优秀中学教师。

这样一名优秀人士,却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辽宁省610 非法组织统一的操控之下,孙敏被鞍山市立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并现场抢走六万元现金。

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孙敏因为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手脚均被铐在地环上,身体不仅活动受限,而且不能伸直,整日整夜只能弓着,极其痛苦。受狱警王宏唆使,与孙敏同监室的李楠、张慧丽、宋福丽等在押人员将给孙敏灌食的食物(特别咸的玉米糊)中放入屎、尿,还投放不明药物。犯人打她、掐她,弄得孙敏浑身是伤,衣服上都是血渍和大便。一次,值班警察路过窗口时,看到 与孙敏同监室的在押人员正在殴打孙敏,竟然说:动作要小点幅度。孙敏被折磨的体重只剩下了七、八十斤。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左右,孙敏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孙敏,发现她胳膊、腿上多处有被掐的瘀青伤痕。律师找到看守所所长赵洪波,赵洪波谎称:她绝食,我们为了挽救她的生命才给她灌食,她身上的瘀青是因为她的血小板低,身上容易出现青紫状态。

真正对于绝食者进行人道主义救助,通用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借助输液补充能量,从而维持绝食者的生命。另一种就是灌食,可这种灌食使用的器具,灌食的食物都有严格要求,灌食的人员必须是护士或医生。医护人员严格按照技术操作规范进行灌食时,要先在鼻饲管上抹一点滑润的东西。插管后还要确认是不是把胃管插进了胃内,而不是在气管。“挽救”这个词,赵洪波用的竟不汗颜,灌屎灌尿,每天灌五大饭盒的食物,捆绑、暴打、铐地环、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竟然管这个叫挽救?!这分明就是残害。

赵洪波后来把责任推给狱警王宏,王宏只是轻描淡写地对行恶犯人说了一句:你又给我找事儿。此后不管是律师还是办案单位来提孙敏,值班警察都得向郭继红所长报告,经过批准方可提孙敏,如果是律师来见孙敏,王宏亲自在场监控,而且抢着替孙敏回答,让孙敏无法多言。

二零一六年八月中旬,孙敏停止绝食,要求吃饭,狱警王宏竟然多次拒绝允许孙敏的合理要求,还无耻的人前炫耀:孙敏要吃饭,我不让她吃!无法想象王宏的留过学的子女若知道其母的如此行径会做何感想。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鞍山市立山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谷悦出庭公诉,指控孙敏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向鞍山市立山区法院提起公诉。对孙敏非法开庭,在庭审期间,旁听席中坐满了警察,气氛非常紧张,法庭只允许三位亲属到庭旁听。孙敏的辩护律师以二零一三年孙敏在辽阳市取保候审的案子未结为由当庭罢庭,要求停止对她当事人孙敏的庭审,并要求此案转交到辽阳市司法机关审理。鞍山市立山区法院庭审未遂。几天后,律师接到鞍山市立山区法院以在孙敏住处搜到1000张真相币为由,说他们有权力开庭,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鞍山市立山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孙敏拒绝出庭。

孙敏聘请的维权律师接到法官王艺涵的电话,让他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上午八点多到立山区法院商议孙敏开庭的事宜。法官王艺涵见到律师后,让律师劝孙敏到立山法院开庭,如果不同意,就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开庭,然后让律师自行去看守所。

到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后,因律师没有带会见手续,便返回宾馆取手续。在律师未返回看守所的这段时间,法院的人多次提孙敏,都遭到孙敏拒绝。律师在上午十点三十六分返回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孙敏的父亲等亲人要求参加庭审,被门口手持械具的士兵阻拦、驱赶。孙敏的一名亲人听到法官王艺涵交待说不让他们参加庭审。

律师在提讯室见到了孙敏,律师与孙敏只交谈了三、四句话,十一时五分左右,法官王艺涵、公诉人、书记员等人强行闯进提讯室。孙敏见状马上回身往监室走,法警冲过来强行把孙敏按住。律师马上站起来大声问孙敏,你在三天前是否接到法院送达的开庭通知书?孙敏说:没有。法官王艺涵无视法律,大声喊“不要跟我提这些”。

公诉人开始向孙敏发问,孙敏拒绝回答。法官让律师提问。律师问孙敏:你在三天前是否接到法院送达的开庭通知书?孙敏说:没有。律师说我提出严重抗议,这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律师又要求法警把孙敏的刑具打开,遭到拒绝。律师再次提出严重抗议,法庭严重侵害孙敏的人格尊严。律师指出这样的庭审是违法的,没有家属和其他的人旁听,违反了法庭公开审理的原则。

这时孙敏大声说:律师我解除与你的委托关系。律师说好,拿着随身物品愤然离开提讯室。律师在十一点十五分走出提讯室。

接下来的所谓“庭审”只持续二十分钟,法官临走时告诉孙敏,你可以让律师给我一份辩护词。法官等人在十一点四十七分离开鞍山市女子看守所。

律师走出看守所,非常气愤的说:我没有见到这样野蛮的庭审,真是闻所未闻,我做法官二十年,做律师十年,大大小小的庭审也参加了几百个甚至近千个,从未见过这样的庭审,真让我大开眼界了!太没有底线了!这次所谓庭审是违法的、是不被承认的!我也不会给这种法庭交什么辩护词!

律师先后到鞍山市立山区政法委、检察院,对法官王艺涵的渎职行为做了控告。律师到鞍山市立山区法院控告,发现立山区法院除了法官王艺涵之外,其他相关的人都走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鞍山市立山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冤判孙敏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非法没收了孙敏的所有被抄走的现金和私人财物。参与的人员有:审判长:王艺涵 陪审员:陈晨、祝丽 书记员:赵爽。

孙敏不服判决,上诉。鞍山市中级法院二审法官侯新刚接到孙敏的上诉并没有开庭审理,而是在鞍山市政法委、610上级机关的施压下,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鞍山市中级法院法官刘文娜驳回了孙敏的上诉,维持冤判。

孙敏的父亲想要到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看望女儿,看守所人员说需要法院出具的执行文件,孙敏的父亲几次找到立山区法院法官王艺涵索要执行文件,王艺涵声称手续没有过来。最后一次是在九月二十七日,因十一放长假此事就耽搁了。十一期间孙敏的辩护律师黎雄兵想到看守所会见孙敏也没见成。

二零一七十月十日,孙敏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警察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第十二监区继续遭受迫害。孙敏被送监狱之前的前三天,出现胸闷伴有阵痛十小时,心律43/分,被120 急救车送往鞍山市中心医院急诊。十月六日、七日在鞍山市长大医院住院观察,其中检查出窦性心动过缓和低钾血病症,有医院的体检报告作为证实。就是这样的身体,看守所居然将孙敏强行送监,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辽宁省女子监狱竟然接收了,而且还给孙敏分在了十二监区的严管队。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也叫“集训矫治监区”, 是二零一零年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被称作是“魔窟中的魔窟”。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是最低等的,可以随意受到其他犯人的欺辱和谩骂。

十月十三日,孙敏的父亲在大街上接到辽宁女子监狱警察打来的电话,说孙敏病的很严重,因街上嘈杂听不清电话就撂了。十月十八日,孙敏的父亲再次接到监狱的电话,让孙敏的父亲出钱给孙敏治病,孙敏的父亲严词拒绝,说把人放出来自己治。

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副监区长陈硕、十二监区的分监区长胡杨来到孙敏家中,称孙敏患有冠心病、窦性心律过缓(四十次/分)、高血压(二百六十)、心律失常和肺炎,时刻有生命危险,并哄骗孙敏的父亲在她们拿来的资料上签字。孙敏的父亲要求见孙敏,胡杨称监狱正在修理大门,不能接见,让孙敏的父亲等电话。据孙敏父亲介绍和认识孙敏的人都知道,孙敏自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健康,并无任何病史,怎么就在突然之间出来这么多疾病?

孙敏八十二岁的老父亲于二零一七年末去辽宁省女子监狱要求接见孙敏,被狱方无理拒绝。

近四个月的时间后,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孙敏的父亲与其妹去了辽宁省女子监狱才允许接见,这一次是孙敏的亲人见她的最后一面,孙敏的精神状态还好,但身体非常的瘦弱,双腿被迫害的已不能走路,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眼睛视力明显下降,右耳听不清说话,还流着脓,说话也不怎么流利。

接见室对接见谈话的内容监控得异常厉害,有录音的、录像的、监控电话的,谈话中有被狱警认为敏感的东西就会通过设备切断彼此的对话声音传递。当孙敏向父亲索要电话时,会见电话突然中断了信号,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要求,女儿要父亲电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十二监区的警察到底在惧怕什么?

这一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不只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对所有的服刑人员也是一样的,不能说干活累,不能说饭吃不饱,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任何痛苦、不适、不愉快,更不能说出狱方的非人行径以及直接表达对狱方非人行径的不满,否则的话在接见后会受到狱警不同程度的责罚。

孙敏的妹妹问孙敏用不用存钱给她时,孙敏说你给我我也花不出去。当被问到冷不冷时,孙敏的回答是:别人不冷,我冷。也许是由于瘦弱的原因,但更有可能是因为另外一种折磨:不准穿御寒的衣物,不给被子盖,不给褥子铺直接睡床板……因为,那是太多法轮功修炼者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长期经历过的以及正在经历着的迫害。

在孙敏转到十二监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迫害出多种疾病,狱警称,(孙敏)时刻有生命危险,竟然还很好意思的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要钱,说是给孙敏治病,被孙敏的父亲断然回绝:“你把人放了,我给她治。” 孙敏的父亲要求接见孙敏,十二监区的狱警胡阳称监狱正在修理大门,不能接见。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孙敏的老父亲接到辽宁女子监狱警察的电话,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目前正在医院抢救,于是孙敏的老父亲和家人赶紧驱车前往沈阳探望,中午十二点五十分左右到达辽宁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仅仅两个多小时后,孙敏的老父亲看到的是居然是穿好紫色寿衣已经死亡的女儿的遗体。

当孙敏的父亲触摸女儿遗体时,发现女儿身上居然是冰凉的。根据医学常识,人死后的体温可以断定死亡的时间,在常温下,人死亡后体温每隔一小时下降一度,依据监狱所打来的电话说孙敏正在抢救,那孙敏死后体温应该是温热的,而孙敏的父亲摸到的却是冰凉的,这说明人已经死亡多时。而所谓的抢救也只是为了逃避监管责任,欺骗家属,给家属一个所谓的交代而已。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的王大夫证词也说孙敏到医院时已经是死亡状态。

当孙敏的老父亲问他们女儿的死亡原因,所有在场的人都三缄其口,只是给他出示了一张心脏停止跳动的心电图。

对于孙敏的离世,孙敏的父亲极度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据孙敏老父亲回忆,孙敏在二零零二年流离失所时,孙敏的母亲姜桂荣就已经患上帕金森综合症瘫痪在床,孙敏的母亲在病床上经常念叨想女儿了,为女儿担心,整日闷闷不乐,以泪洗面,尤其到过年时,家里冷清清的。看到别人家都其乐融融的,就更加想念女儿。孙敏为躲避中共迫害,流离失所在外无法到床前为母亲尽孝,二零一四年九月,孙敏的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孙敏的父亲已经提交书面申请,要对女儿孙敏的遗体进行尸体检查。目前孙敏的遗体在殡仪馆保存。家属已经聘请律师将向有关部门控告辽宁女子监狱草菅人命。

孙敏虽然近五十岁,但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可爱模样,总是不辞辛苦的帮助别人,这样一个聪明善良的女子,却因为这些残忍的执法者的犯罪,突然的,就在她父亲、在我们的生命中永远的消失了。

孙敏生前曾经历过多次严重迫害。二零零零年,孙敏及几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回来后于九月二十二日突然在学校被警察绑架,被关进鞍山市看守所,七天之后放回家中。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孙敏在学校又被鞍山市铁东区东长甸派出所的警察绑架,送到鞍山市教养院,之后不长时间被转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了一年半的时间,期间被施以种种非人酷刑,如长时间罚站、罚蹲、开飞机;长时间剥夺睡眠、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柳条抽打、棍子暴打、电击、针扎;将手绑到背后,然后将头、脚按到一起,再将身体压平;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被抓住头发撞墙,致使颅骨裂二处、后脑勺被打碎一块,并且没有得到医治。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孙敏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到家中。到学校上班几天后,在家中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让她第二天到市里办的洗脑班去报道,这次洗脑班是鞍山市610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迫害,为了躲避中共的洗脑迫害,孙敏无奈之下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热爱的工作和喜欢的学生们,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流离失所生活。

流离失所期间(具体时间不详),在辽阳市被当地警察绑架,后被非法羁押在辽阳市看守所,孙敏绝食抗议,半个月后正念出走辽阳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九月,孙敏在辽阳再次被绑架,在辽阳看守所遭受上地环、恐吓、摧残性灌食、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被注射不明药物后,胃肠难受、眼睛视物变色、不清、昏昏欲睡。仅2个月,再见到熟人竟叫不上来名字!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的孙敏被取保候审。为了躲避中共的残酷迫害,只好继续流离失所。

经历了如此多的严重迫害,孙敏内心的善良却不曾磨损,孙敏生前在自述被迫害的文章中写道:

“述说这一切,我并不是想感伤自己遭受的痛苦,……我们在工作单位忠于职守、在家庭尽职尽责;在社会奉公守法;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人。而法轮功拯救了多少病残的身躯,弥合了多少离异的家庭!当我们无辜被迫害时,我们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而是这场迫害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因而,我们舍弃了工作,牺牲了亲情,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和前程去反映情况,讲清真相,救度着被欺世谎言毒害的众生。

希望我们的付出能打开尘封的心灵。唤醒沉睡的良知,使更多的世人能被救度,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幸福的明天。”

那样娇小的身材,却并不柔弱,在被残酷的迫害中,在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中,却不改初衷,这是怎样的胸怀?!对于行恶者,我这次不想以正告结尾,希望孙敏——一个被你们迫害致死的善良亡者的伟大胸怀,能唤醒你们深埋的良知,停止对善良信众的迫害,从而有机会走入未来。

孙敏本是优秀教师,二零一六年六月再次被绑架迫害、非法判刑七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被迫害致死。关于孙敏遭受的迫害等情况,请见明慧网报导《优秀教师被迫害致死 八旬父亲讨还公道》。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冰冻遗体十八年背后的真相-38786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5/韩美玲正在辽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遭迫害-38552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384607.html
2018年辽宁地区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概况及部份遗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5/辽宁省法轮功学员2018年遭迫害综述-38349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1/“人间地狱”——辽宁省女子监狱-373100.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7197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0/辽宁法轮功学员2016-2017年遭迫害情况综述-365885.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6/优秀教师孙敏被迫害致死 老父为女申冤-36418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2/优秀教师被迫害致死-八旬父亲讨还公道-364054.html
回忆与孙敏同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日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6/363308.html
优秀教师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8/36302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优秀教师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36240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3/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命危-356640.html
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被冤判7年 已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8/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2666.html#17817235222-8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8/明慧网四月份报道-11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46919.html
辽宁省鞍山市灵山派出所近日上门或电话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6/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5693.html#17415232443-26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1/辽宁鞍山法院对优秀教师强行开庭 律师控告-345477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6/优秀女教师面临庭审-老父奔波营救-344763.html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面临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0/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938.html#17329234619-4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1732223263-22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面临3月28日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0/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077.html#1739223754-2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遭五次迫害-优秀女老师面临庭审(图)-34379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6/辽宁鞍山市优秀女教师再次面临非法庭审-343559.html
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遭非法庭审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8/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3256.html#17217234638-22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1/辽宁鞍山女子看守所恶行-339194.html
辽宁省鞍山法轮功学员孙敏和戴瑞莲被迫害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4/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7236.html#16113221937-32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3/孙敏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野蛮灌食摧残-332905.html
辽宁省鞍山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0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