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子秀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1(Case No. 11)
案情简述:
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法轮功学员。

2000年大年初六,魏得会再次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迫害,初八那天,他们又绑架大法弟子陈子秀。陈子秀被迫害致死后,他们害怕魏得会说出去,又把魏得会换了个地方关押,魏得会抗议他们的暴行,进行绝食,他们仍不放人。她是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见证人。魏得会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刑事罪责。

2000年2月16日,陈子秀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陈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

2000年2月22日,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在停尸房看到了她母亲惨不忍睹的遗体,她已被穿好了寿衣,并已做了美容,打开衣服,除去前上半身到处是大块的紫黑色印迹,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处是伤,耳朵肿大青紫,牙齿裂开断裂,虽已美容整理过,依然保留着血迹,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吋长的鞭痕。解开寿衣看到:腹部肿胀,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积瘀斑呈黑色,两腿肿胀。陈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面到处是血迹,沾满粪便,衣服几乎全部被剪破。据斑块位置及颜色可确定是生前受伤所致的瘀斑,衣物上沾污的粪便证明死者生前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腹部膨胀可为气腹、血腹及腹腔积液所致,牙齿明显为外伤后脱落,凡此种种,均可证明为外伤致死。当地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叫嚣着“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写了保证书不再炼的,只要是没写保证书的,就是正常死亡,死着出去的。谁愿意上吊就给谁根绳子,即便出了事,我们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进去,明天出来。”害死陈后,他们声称陈突发心脏病为正常死亡。嚣张气焰不减,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虐待、经济敲榨、滥施酷刑甚至肉体消灭。当地政府向张学玲勒索2000元的看管费用,还要棉被和伙食费1000元。陈子秀坚定不移修炼法轮功直至被害的事迹在《华尔街日报》头版登出后,中国政府曾以“破坏公共安全”为名拘留陈女张学玲,并且其间派出所不准其夫探望。

她在2000年2月17日下午,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潍坊火车站被非法劫持并强行拘禁在潍城城关街道办事处强制转化。21日上午9时,陈子秀被城关街道办事处的流氓恶徒活活打死。

陈子秀被活活打死曝光后,潍坊中共恶徒对其女儿张学玲进行非法劳教,对其相关人员进行绑架、关押、劳教等迫害。陈子秀是被潍坊恶徒活活打死的第一个法轮功学员。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为题,报道了这宗潍坊地方官暴虐残害人命的案例。报道震惊了世界,撰写该报道的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了著名的普力策新闻大奖。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也因此而在国际上得到更多关注。

以下为山东省潍坊市迫害陈子秀致死的凶手个人情况及部份恶行纪录。

滔天罪行,记录分明;恶贯满盈,榜上有名;他日法正,恶报无情。

1.王继美,男,50余岁,原潍坊市潍城区政法书记,后因“工作出色”,今年5、6月份被提拔到市里任粮食局一把手。人人皆知其道貌岸然,表面伪善,说话斯文,内心却极其阴险,为捞取政治资本,不惜拿学员的生命作赌注,小小的一个潍城区被迫害致死的弟子竟达4人(周春梅和孙小柏母女、陈子秀、王佩声),在全国实属罕见。在他的指挥下,潍城的政法机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

2000年元月,在其精心策划下,潍城区共设立7个打人点,分别是城关街办撞钟园1号楼(陈子秀在此被打死)、浮山镇、于河镇、望留镇、大柳树镇、军埠口镇、杏埠镇。抽调、雇佣打手,对善良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野蛮打压,并处以高额罚款,不给钱就不放人。王还扬言“给你们准备好了上吊绳,谁要不会就让他们(指打手)教教。法医从现在开始24小时值班,一有打死的马上鉴定为正常死亡,死了也白死,告也没处告”;“再不交钱就我们3顿饭,你们3顿电”。敲诈勒索来的钱财被他们用做发奖金、采购年货、雇佣打手工资……没钱交的就抄家,抢东西,拿粮食顶。他还用诈取来的钱财出了一次国,说是去美国考察法轮功情况,这是善良的学员们过年时想上他家拜年向他洪法时得知的。下面是各打人点在其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事实:

城关街办用电棍、警棍暴打学员,打完后不让吃饭、喝水,罚站到半夜。59岁的陈子秀就是在这里被活活打死,死时口吐咖啡色浓痰(内出血引起)。一男功友头被电得溃烂流绿脓,头皮上的肉烂糊糊的,脸部肿大,浑身青紫。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于河镇用笤帚和木棒猛打学员,直打得笤帚满地飞,棒子都折了。一个女功友被6个男子野蛮殴打,浑身青紫,感觉肉与骨头快要脱离,走路需人搀扶;一40多岁男学员被当场打昏,满地是血,送到镇医院,4个小时没血压,经全力抢救才脱离危险。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望留镇打手们经常半夜里喝得醉醺醺的,把学员叫出来刑讯;叫学员站各种姿势体罚,曾让女学员赤脚站在雪地里罚站。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军埠口把学员打完后,吊在镇政府门口示众。每个学员另罚款1万元,有的学员夫妇两人都修炼,共被罚款两万元。

杏埠镇打人点把一60多岁老年女功友被打昏后,往身上泼水,先泼冷水,再泼热水,后大冬天用电风扇吹,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怕出人命,打手们把她送回家,还强逼家人交5000元罚款。她回家躺了两个多月,不敢动。

浮山和大柳树镇也和其他打人点一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摧残,并强行高额罚款。

2.高新功,男,40余岁,99年从农村军埠口镇调至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办任最基层政法委书记,是打死陈子秀的直接元凶。他心狠手辣,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其残忍。在一次潍城区政法委书记会议上,他曾向区政法委书记王继美提出建议--“对待法轮功就象对待计划生育和四类分子一样,往死里打”,会上他的建议被王继美采纳,并被大力推广。

高相貌诡异,额头向上突起,脑袋两端尖耸且无发,脑袋中央却覆盖头发,抹得油光锃亮;两只三角眼吊吊着,下巴尖尖,嘴角两颗尖牙呲出,时常嘿嘿阴笑,犹如地狱恶鬼出世。当拿到功友罚款时,他一边点钱,一边仰头大笑,一副恶魔嘴脸。他还和别的打人点儿抢学员,因为打的学员越多,他挣钱就越多,并扬言别的点转化不了的,到他这一天就能转化过来。他的所谓“转化高招”就是“往死里打”。

打陈子秀时,他恶狠狠地命令打手:打!使劲打!。陈子秀被打死后,由于他是命案直接责任者,高曾一度被吓得面如土灰,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后来,高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却反而受到上级的赏识,大会小会点名表扬,说他转化有方,并批评有些打人点转化不力,要向他们点学习。他还被评为先进和模范,是区里的红人,其他地方还到他那“取经”。见有上级撑腰,高又重新猖獗起来,继续疯狂作恶,毫无后悔之意。

2000年元旦前后,在他建立打人点残害法轮功学员之后,其独生子刚办好公务员,突然暴死于桥下,死因不明。一人作恶,家人也跟着遭殃。作恶者将来也不会有好报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3.邓萍,女,40余岁,曾当过百货大楼售货员,现任城关街办胡家牌坊居委会主任,是直接打死陈子秀的凶手之一。他身材瘦小,额头尖窄,三角眼,面色苍白,嗓音沙哑,据打手讲其生活作风不检点。陈子秀来的第二天,他就亲自动手打她。期间,曾有一神秘老头出现,隐蔽了好几天身份之后,突然亮出工作证声称自己是国家安全局的,来考察各地转化工作,明天还要去青岛。高新功、邓萍等人一看国家来人了,马上紧张起来,为了好好表现,就更加卖力地残害陈子秀。当时这位快60岁的老太太正在院子里被赤足在雪地里罚站、罚跑,邓蹿了出去,没命地打陈子秀的耳光。邓每打一下,陈子秀就后退一步,这样从院东头一直打到院西头,后来打手又继续接着打,把老人打得那晚疼得整整叫了一晚上,声音凄惨,整个居民楼都听见了。

陈子秀老人从开始被打到悲惨死去,共四天的时间里,面对恶人恶言恶行,默默忍受,从没有一句怨言。陈子秀被打死的当天,邓萍就倒在了床上,声称患了重感冒。然而,陈子秀死后,众打手都很惊慌,唯独邓嘿嘿冷笑,言道:死的活该,她是自杀,不是打的,别想诬陷我们。邓当时是一预备党员,高新功让她好好表现,接受考验,等学习班结束后转正。邓萍打死陈子秀已半年有余,为邪恶势力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党。

4.刘光明,男,30余岁,曾任南关派出所联防大队长,是打死陈子秀的直接凶手。他因打人极其野蛮而驰名于市,被城关街办“高薪”借调充当打手,月薪540元。他长得膀大腰圆,满脸横肉,一副标准打手相。陈子秀被抓到街办前,他抽了两天闷烟,对功友说你们都劝劝她说别炼了,我实在不想再打人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她实在要炼我也没有办法,我还要吃饭,电棍子又不是我造的。善良的学员们被打后,无怨无恨,他曾被感动过,表示不再打人,并主动向亲友们宣传法轮功学员好。平时他对法轮功学员还不错,可一旦打起人来,就如同恶魔附体,面目狰狞,丧心病狂,失去控制。陈子秀被打死后,功友向他洪法,他悔恨地说:“晚了,什么都没有用了,一切都晚了”。当地警察都说陈子秀死于心脏病,但他毫不避讳地告诉其朋友说:自己打死了人,很后悔。目前他被单位开除,哪儿也不要他。现在他脸色铁青。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冰冻遗体十八年背后的真相-387861.html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7/187871.html
山东潍坊符山镇恶徒对老年大法弟子的残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148104.html
七年迫害,潍坊至少122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76.html
六年来潍坊至少有85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883.html
杀害陈子秀的凶手高新功遭恶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8/81300.html
吴官正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罪责难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4/60016.html
联合国证据确凿 江集团犯下重罪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6/19/52517.html
大法弟子陈子秀被害后的有关照片资料(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9/26288.html
冰雹猛袭山东 81万人受灾 损失十余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8/12238.html
上天的警示:黄河山东段农业用水停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2/12042.htm
中国人的良心,山东人的良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3/10978p.html
华尔街日报: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未经审判被送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2/10927p.html
潍坊国际风筝节前陈子秀之女被投进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6/9982.html
迫害大法弟子罪人录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8/6919.html
打死陈子秀的凶手个人材料及部分恶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3/1615.html
草菅人命 天理难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8.html
波士顿环球报:中国一切都反常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3/3623.html
2000年4月25日各地综合消息- 亚洲华尔街时报:中国拘留死难法轮功学员之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4/25/3911.html
华尔街日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4/25/3912.html
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陈女士说,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 约翰逊撰稿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4/22/3934.html
2000年4月1日各地消息- 山东潍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4/1/1289.html
母亲错在哪里?罪在哪里?到底是谁害死了她?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4/4139.html
来信之一:揭露潍坊警察恶行,共同维护法律尊严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4/4140.html
来信之二:望政府尽早摈弃错误政策,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4/4140.html
美联社:一法轮功学员在拘禁中死亡,另两名学员的父母上诉请求放人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3/4148.html
法轮功成员死于中国打手手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3/4150.html
天理不容--揭露潍坊一些执法者的残忍暴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2/29/1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