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洪米素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244(Case No. 4244)
案情简述:
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法轮功学员洪米素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在街上讲真相后,在家里被绑架,后被枉判三年九个月,在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中,洪米素女士一直坚持讲真相,曾八次被邪党人员绑架,一次非法拘禁六个月,一次非法劳教二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分别是三年、三年六个月、三年九个月。她受尽了种种折磨。中共邪党人员还经常到洪米素父母亲家里骚扰,使她父母整日提心吊胆度日。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洪米素和功友在山上集体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邪党人员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又送到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回家后,正月初三,恶人们又非法把她关押在一个破旧的老旅馆,长达半年之久。六一零恶人赵夏生说:怕他们到北京上访,把他们关起来,花钱保他自己乌纱帽的“平安”。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日,洪米素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温岭市政保科科长恶人孙建华给她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把洪米素劫持到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的菜里加了药物,使洪米素出现严重的药物反应,危在旦夕,恶警们怕出事,就用保外就医,通知家人把她接回来。回到家,恶人孙建华还经常带人去洪米素家翻箱倒柜,还强逼她丈夫砸锁,搞得她家里人都不得安宁。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洪米素在家做家务,新河派出所副所长陈瑞虎,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温岭市原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静朝指使恶警轮流值班,一个星期不让她睡觉迫害她。十四日把她送到温岭看守所。恶警对她丈夫长期的骚扰、恐吓、欺骗、挑拨离间,一个月后她丈夫到看守所与她离婚。洪米素在温岭看守所被非法关了十个多月后,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恶党人员把洪米素劫持到浙江女子监狱,把她关在一个很阴冷的小房间里,不见日光,坐小凳,不让接触她人,邪恶叫诈骗犯、经济犯、贩毒犯五人日夜看着她,不让炼功,日夜逼她转化,写保证、写三书、写邪恶的所谓揭批文字,看造谣录像,说唯心的话,使她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回来。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在朋友家,洪米素被恶党人员莫名其妙绑架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晚上,新河派出所恶警到洪米素的住处,破门而入,绑架她,并抢走大法书、DVD影碟机、MP3、录音机等,连身份证也拿走,把洪米素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邪党人员还经常到洪米素父母亲家里骚扰,使她父母提心吊胆度日。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又被新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洪米素给小学生讲真相,被派出所民警绑架到温岭看守所,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六个月,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四点多钟,洪米素在街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温岭市新河镇派出所合伙台州市路桥区公安分局邪党人员,到洪米素家里绑架了她,非法关押在路桥区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洪米素被台州市路桥区法院枉判三年九个月,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在监狱含冤离世,具体情况待查。

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杭州市翠苑二区育新路十六号,周边紧挨着居民小区。法轮功学员一入狱就被分配在除十一、十二监区外的十三个监区里,一般是先单独封闭关在小黑屋,二十四小时由四个重刑犯人轮流看管,强迫看污蔑造谣法轮功的影视书籍,强迫接受各类洗脑,写“作业”和“五书一保证”。如果不肯说不炼,就会遭受酷刑:被包夹和恶警侮辱打骂、电警棍、打毒针、吃毒药、不让睡觉、高强度超体力做活、高温暴晒、酷寒天在雪地爬、浇冷水等。有一个所谓的“心理咨询治疗室”,平时锁着大门,外人不得进入,其实就是对所谓的思想犯(包括基督教徒)等进行精神摧残、打毒针的地方。

相关原始资料:
浙江温岭市善良妇女洪米素被监狱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2/37276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2/浙江温岭市善良妇女洪米素被监狱迫害致死(图)-372763.html
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法轮功学员洪米素、竺赛君被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3/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846.html#1672231959-5
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两位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8872.html#15117235239-2
浙江温岭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5/197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