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徐俊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298(Case No. 4298)
案情简述:
北京怀柔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或二十二日),四个警察非法翻墙闯入室对徐俊明威胁恐吓,使其疾病发作后致死。

孙福义、徐俊明夫妇,三月七日回九渡河老家没多久,就被尾随的怀柔区警察、国保、“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在家中绑架,被劫持到怀柔看守所,徐俊明血压高压190,低压140,看守所拒收。四月二十三日(或二十二日),四个警察非法翻墙闯入室对徐俊明威胁恐吓,使其疾病发作后致死。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住在徐俊明家后院的婶子几天都没见到她,怎么叫门也没人答应,就找来儿子翻墙进去看看情况,结果发现徐俊明已经死在了西厢房的炕上,头朝里躺着,一条腿搭在炕沿下,尸体已经僵硬。家人给穿寿衣时徐俊明尸体的嘴角还流出了血。据猜测应该是四个警察跳墙而入对徐俊明造成恐吓使其疾病发作后致死。

徐俊明女士,生于一九五三年十月四日,原来住北京怀柔区九渡河,后来住在北京市怀柔区潘家园264号。丈夫孙福义今年七十一岁,怀柔区电信局退休职工。

坚持“真善忍”做好人 屡遭迫害

然而,徐俊明与丈夫孙福义却因为坚定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屡遭中共骚扰、监视居住、跟踪绑架、拘留、劳教、判刑、罚款、强制洗脑,曾被迫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徐俊明上北京请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半路被警察拦截,绑架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从此以后不法警察、610人员,单位领导,居委会,三天两头的骚扰她的正常生活。

徐俊明因为早上在外炼功,被警察绑架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回来后,没多久她就到天安门金水桥打法轮功横幅,被警察用手里的通讯工具往肩膀打。后被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非法关押。

回家后,徐俊明工作单位建筑公司倒闭,由于炼法轮功,就把她弄到了玻璃纤维厂上班,还是三两天的找她写所谓“保证书”,徐俊明不配合,被迫流离失所一年的时间。

二零零二年徐俊明被“610”强行关押到洗脑班非法强制洗脑半个月。

因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孙福义也曾被非法拘留、关洗脑班,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受尽折磨。他从劳教所出狱后, “610”人员让单位派人监控他,局长说:“我没人。他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警察又到家里骚扰,徐俊明与丈夫孙福义被迫流离失所将近一年,那年冬天特别冷,到亲戚家也只能住两三宿,怕连累人家,有时就在车里过夜。

被迫流离失所 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徐俊明与丈夫孙福义在北京顺义区石门市场购物时,徐俊明给顺义市民张秀珍和王治富夫妻发法轮功真相期刊、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夫妻二人诬告,警察到集市欲绑架徐俊明,徐俊明走脱,警察将她的丈夫孙福义绑架,后孙福义被绑架到顺义看守所。孙福义在九渡河的老家、县城及儿子的家被非法查抄,抢走《转法轮》、几个条幅、一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二月十八日孙福义被非法逮捕,四月十六日不法警察构陷他的所谓“案子”送顺义检察院,五月十九日被顺义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顺义分局补充侦察。六月二十九日家属接到看守所电话,说孙福义在非法关押期间出现高血压症状,被转送到公安医院治疗。家属提出取保,被拒绝。律师也多次发函要求放人,均被拒绝。

后来,顺义警方构陷法轮功学员孙福义的案件第二次被检察院退回。律师给有关部门递交《不起诉意见书》。二百七十八位乡邻为营救孙福义签名按上红手印,并写出多份证明他是好人并要求释放他的请愿书。

二零一六月十二月九日顺义法院开庭对怀柔区法轮功学员孙福义进行非法庭审,天津刘律师为孙福义做无罪辩护。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顺义区法院一审诬判孙福义三年,并非法处以三千元罚金。孙福义提交了上诉状,将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上诉后被三中院维持原判。后孙福义被天津前进监狱关押迫害。

徐俊明这次又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

老俩口被跟踪绑架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孙福义结束三年冤狱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可是还不到两个月,孙福义和徐俊明又遭绑架。

三月七日上午,孙福义和徐俊明从怀柔县城开车回九渡河老家。到老家没多久,孙福义夫妇就被尾随的怀柔区泉河派出所警察、国保人员在家中控制。七日中午,孙福义被警察绑架到怀柔泉河派出所。随后,几个警察在孙福义九渡河的老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丝网、两套法轮功书籍和法轮功资料等个人物品。

下午五点左右,警察将徐俊明也绑架到泉河派出所非法审讯。孙福义、徐俊明夫妇给参与迫害的警察讲真相,希望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让徐俊明签字、写保证。徐俊明说:如果没修法轮功,我的命都没了。徐俊明和孙福义在炼法轮功之前身体有很重的疾病,炼功后痊愈。他们没有配合警察签字。

三月八日,孙福义、徐俊明被送到怀柔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检查时徐俊明因检查出心脏病、血压高,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在没人担保的情况下深夜被警察送回九渡河老家。

三月九日上午,怀柔泉河派出所两个男警察又到九渡河的家中骚扰徐俊明,逼迫她放弃信仰、写保证书,遭到徐俊明的拒绝。

二零一九年四月初,孙福义在被怀柔当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从怀柔看守所回家。

被迫害致死 丈夫被劫持洗脑

二零一九年四月中旬,怀柔区公安局、国保警察、610、派出所以“四月在怀柔开会”和“政权七十年稳定”为由又将孙福义绑架到怀柔区“610”洗脑班(怀柔区九仙庙)强制洗脑。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或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徐俊明在九渡河的老家遭到九渡河镇黄坎派出所四个警察敲门骚扰。徐俊明不给开门,四个警察翻院墙非法闯入徐俊明的家中恐吓她,逼迫徐俊明放弃信仰,还问她资料哪来的。徐俊明说:不知道,上次被绑架我被吓出心脏病、高血压,这次你们又来迫害我这个严重病人,我有释放证明。四个警察僵持到中午十一点多才离去。警察走后徐俊明把门关好就没再开门。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住在徐俊明家后院的婶子几天都没见到侄媳,怎么叫门也没人答应,就找来儿子翻墙进去看看情况,结果发现徐俊明已经死在了西厢房的炕上。

四月二十六日,家人得信后前后赶来,儿子找到“610”洗脑班,要求让父亲孙福义回来料理后事。警察跟着孙福义一起回九渡河老家,怕孙福义逃跑,就连刨坑、下葬警察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孙福义。

四月二十六当天,孙福义和家人们将妻子徐俊明的后事料理完,徐俊明的骨灰入土为安后,警察又欲将孙福义带回洗脑班关押,遭到孙福义和众亲友全力抵制。孙福义儿子质问警察:没有你们迫害我妈能死吗?孙福义说:我妻子人都给害死了,你们还想要迫害我。儿子拿出手机打举报电话举报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警察这才走了。

作恶者罪责难逃

徐俊明被迫害致死,北京市怀柔区政府、怀柔区公安局、怀柔区国保大队、怀柔区泉河派出所、怀柔区九渡河镇政府、怀柔区九渡河镇黄坎派出所等相关人员都脱不了干系,必将得到法律与天理的严惩。

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长达二十年的迫害,至今还在延续。又一个只因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的悲剧在中国大陆发生了。一个善良人只因维护自己的信仰遭到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而失去生命;又一个幸福的家庭遭受摧残。

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在这二十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们为了什么还在坚持,为了谁在承受着这场本不应该承受的迫害?真正的静心想一想,你的良知会告诉你答案。

相关原始资料:
北京怀柔区徐俊明女士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8/38565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1/刚出冤狱-北京怀柔区孙福义又被关押-383735.html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孙福义、徐俊明夫妇再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9/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3645.html#193823493-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6/《请放好人回家》请愿书寄送北京顺义政府部门(图)-331902.html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孙福义遭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6/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53.html#16525235220-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9/2016年至今北京顺义区发生多起迫害法轮功案件-325534.html
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孙福义等被迫害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1/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2960.html#16130233852-24
北京怀柔区孙福义、徐俊玲、沈长冒遭绑架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322349.html#16116231245-6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沈长冒等三人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2129.html#161112353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