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长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319(Case No. 4319)
案情简述: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详见明慧网报道《山东沂南县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家人讨公道被哄骗》),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沂南县公安局纠合了国保大队、巡警、依汶镇派出所、岸堤镇派出所等大批警力,借“扫黑”之名对隋家店村进行二次洗劫,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女)和两名不修炼世人(二人被保释),,将祖培勇劫持到沂南县看守所非法刑拘,将李长芳劫持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刑拘。

当天早晨六、七点,九辆警车突然窜进村里,几十名巡警快速下车后,立即分头扑向该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翻墙、破门而入,当时将祖培勇、李长芳(女)两名法轮功学员暴力劫持进警车里。警察行恶长达三个多小时,在骚扰盘问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属后,警察才扬长而去。

沂南政法委610秘密组织,将两起绑架案,指示沂南公检法构陷成一起所谓的“大案”,以完成“扫黑”指标。沂南检察院、沂南公安局、沂南法院,根据需要,非法构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久,沂南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刘星,被省、市奖励其“扫黑”成果,登上山东电视台的屏幕吹嘘,欺骗民众。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刘乃勋、祖培勇、李长芳等六名当事人。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法院秘密判决,并且规定:判决书不允许其他人看,不允许拍照。
家属无奈,聘请律师进行查看,得到冤案秘判内容: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训(被枉判三年、罚金两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两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被枉判两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法轮功的王永刚与付文合(二人刑拘后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罚金一万元,王永刚缓刑两年,付文合缓刑一年六个月。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法轮功学员李长芳在临沂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胃疼,逐渐往下疼,下身、大腿、腰部等部位大面积出现红紫现象,被送进临沂市人民医院。

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家属问发生什么情况,李长芳说肚子痛15天了,一个星期不吃饭,后期水也不喝了,也没有排便量。然后被看守所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治疗。

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问牙齿为什么松动时,临沂看守所张队长说是因为在看守所没吃水果,缺营养导致的。家属怀疑是被强行灌食导致的,逼问到底怎么了?医生说现在还查不清,需要做微创,需要开刀,强逼家属签字开刀,家属说没查清之前不签字。

家属拍照留证时,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冲进将近二十个便衣警察,威胁,强逼,动手抢夺手机,强行删除手机里的相片。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下午,在未确诊的情况下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让村里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分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

李长芳儿子挣脱后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妈妈迫害得昏迷不醒,还打我,想把我也抓进去。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强身健体没有错……警察去年十月翻墙绑架我妈妈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突然告诉我们我妈妈身体不行了,要住院开刀,问医生说是阑尾炎,后来开刀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开刀位置是从胸腔往下开刀的;再次问,医生说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现在人还没给我们治好,又强行逼我们出院。

医院看病的人纷纷拥上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长芳的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刚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抓我。这个人谎称自己是看病的病人,对其他警察录像时都纷纷称自己是病人回避。

围观的老百姓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走。

强硬阴谋未得逞之后,沂南法院又以伪善面目登场,询问家人有什么诉求,家人要求:对迫害李长芳的所有人员绳之以法,撤销所有诬陷李长芳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的罪刑。临沂法院谈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轮功有关,都好办。家人愤怒拒绝。

七月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三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认下,分别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女儿王娇及王娇的6岁儿子、儿子王小飞以及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扰乱人民治病)。现场警车: 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长芳家属亲属均被放回家,李长芳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家属谈判,说只要同意签字出院,会给予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医院打电话说李长芳心脏不行了需要抢救。等家人赶到医院时,医院里布满了警察和便衣,重症监护室里也是便衣,殡仪馆的车已在那里等候。家人进重症监护室时发现,氧气管子已拔了,压心脏的机器也停了,看李长芳的家人进去才开始压。随即把李长芳的家人赶出去,他们也不允许进去给李长芳穿寿衣,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要求等一会再抬走,东关派出所高中军却指使手下把李长芳的家人架走,把李长芳的遗体强行抬上殡仪馆的车拉走了。

直到李长芳七月十二日被拔管去世前,家人每次到重症监护室探视,都发现李长芳的双眼被用胶带粘着。七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半,王西杰探视时,对着李长芳的耳朵喊了几声,王西杰发现李长芳呼吸急促,王西杰又喊了几声,李长芳的头扭了一下,王西杰继续喊,李长芳的头又动了一下,然后眼角流出了一点眼泪。

七月十二日下午李长芳死后,临沂市看守所一所长给王西杰一张释放证明,释放日期是七月十日。按照临沂市看守所所长丁春玲说法:“签了字(李长芳)就是你们的人了。”但实际情况是李长芳死了、也被他们释放了,但他们却把李长芳的遗体抢去放在殡仪馆里,李长芳还属临沂市看守所管的“人”?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李长芳的家人到检察院,他们不让带手机和录音。李局长说:“临沂市看守所没有责任,监管环节没有错,看守所刘所长、杨所长、陆所长还要你们承担三十多万元的医疗费。”还要追究王小飞(李长芳的儿子)的责任。”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沂南县依汶镇一副镇长和一协调员去告诉王西杰的姐夫,说抓紧处理尸体,说尸检也好,火化也好,先把人埋了,然后再慢慢处理,否则看守所要起诉,让王西杰支付医疗费用。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前后,沂南县依汶镇镇政府人员又找到李长芳的家人,说不用陪医药费了,给四万元把尸体火化了。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说:给四万元也行,得把遗体还给我们。一政府人员说:要尸体门也没有。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6/亲家、弟媳被迫害致死 沂南农妇王西爱被绑架构陷-40343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4/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98989.html#20113234846-1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6/亲家、媳妇被迫害致死-沂南农妇被绑架构陷-40343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6/山东临沂市李长芳被手术致死-疑遭活摘肾脏器官-40125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8/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5940.html#191117214936-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6/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0618.html#19725225137-1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5/山东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迫害致死-39002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3/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续)-389945. html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0/山东沂南县李长芳被迫害致病危-3898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3/山东沂南县四名法轮功学员均被维持枉判-38952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山东沂南县公检法以扫黑名义迫害善良-388549.html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已上诉、控告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3/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34.html#19522223334-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2/山东临沂国保的暴恶行径-38504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8/荒唐庭审、荒唐判决-山东沂南县法院制造冤案-38486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4/山东沂南法院退回构陷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38426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38204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0762.html#19122223653-7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6/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8515.html#18121523272-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5/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377618.html 山东省沂南县六一零头目李孝峰等犯罪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3/山东省沂南县六一零头目李孝峰等犯罪事实-252646.html 山东省临沂市「六一零」行恶 遭村民斥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5/山东省临沂市「六一零」行恶-遭村民斥责-244975.html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01.html 牵挂受迫害的同修薛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401.html 山东沂南县恶警年前绑架勒索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8/195672.html 山东沂南县不法人员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