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述春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22(Case No. 122)
案情简述:
山东省潍坊市昌邑县宋庄镇三大丈村村民。

2000年底,刘述春因炼法轮功被判劳教,于2001年初被活活打死在潍坊市昌乐劳教所里。整个身体大面积呈深度黑紫色。为了掩盖罪行,劳教所当局把刘述春的头部全部包扎,无法看到他被打伤的真实面容。

刘述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于2001年元月3日上午10点左右,刘述春被关进昌乐劳教所,分到二大队二中队。

被非法劳教后,刘述春不配合邪恶的指示,拒绝“转化”。昌乐劳教所二中队的恶警就按照当时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手段,扒光刘述春衣服冲冷水澡。

当时正是腊月初十前后,一年中最冷的天气,冰冷的自来水冲在身上,再被开着窗子刮入的西北风一吹,就象万把钢刀直刺肌骨,一小时下来身体就哆嗦成一团话都说不出来,就觉得五官扭曲、内脏挪位痛苦不堪。每个受此迫害过程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都不会忘记那种痛苦的滋味。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却穿着棉衣、棉鞋戴着皮手套,手握水龙管吼叫着、怒骂着,对待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持“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恶徒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和怜悯。

当时刘述春被水淋淋的拖回洗漱间对面的一组宿舍水泥地上,赤裸着身子躺着、蜷缩成一团哆嗦不止,歹徒们就已经急不可待的一边吼叫着“快说,还炼不炼?”一边就拳打脚踢,劈啪拳脚声、大法弟子的痛苦喊叫声充斥整个昌乐劳教所的西楼,直到歹徒们累得喘着粗气、汗流满面,吃中午饭的时间快到了,此时刘述春蜷缩在水泥地上,紧闭双眼,身体哆嗦,只剩一息尚存。

由于刘述春修大法的信念坚定,恶警韩会月、朱伟乐等人,唆使劳教人员刘春祥、张金涛、牛中新、田维祥、刘学田等人,将刘述春活活打死。恶人利用本劳教所惯用的手段:把人打一顿之后,再给其“洗澡”,即长时间泡在水里,然后用笤帚疙瘩、拖把、棍子、小板凳等工具给所谓的“搓”,即没轻没重的往死里打,然后再用风扇吹,整个过程都不断传出刘述春的痛苦喊叫声,就这样直至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来就再也听不到刘述春的声音了。

刘述春被迫害死后,恶警们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封锁消息,它们把刘述春的头全部包好,又用被子将全身蒙起来,第二天将刘述春的尸体抬出劳教所。(据人民医院医护人员无意之中透露,当时劳教所送到医院一具尸体,很明显是打死的,劳教所让医院说是因病死的)就这样过了数日后才通知家人说刘述春因病而死。

2001年1月3日通知家属,但却未通知他爱人,他爱人也因炼法轮功被劳教,现在济南女子劳教所关押。家中有高龄父母和7岁的小女儿无人照顾。

相关原始资料: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刘述春被山东昌乐劳教所迫害致死更多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4/137070.html
七年迫害,潍坊至少122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76.html
潍坊昌乐劳教所恶警韩会月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9/122440.html
潍坊610头目执法犯法无所顾忌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8/30/109424.html
六年来潍坊至少有85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883.html
昌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刘述春致死经过
http://media.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6/73175.html
潍坊市昌乐劳教所的血腥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9/70306.html
老俩口被迫害劳教三年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20/67993.html
潍坊昌乐劳教所恶行:寒冬浇冷水冻昏 罚蹲两腿变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7/62728.html
血肉模糊、皮开肉绽──潍坊昌乐劳教所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附电话)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5/25/50992.html
潍坊昌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6/49130.html
潍坊市又一名大法弟子(刘述春)被活活打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1/24/7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