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万云龙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3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535(Case No. 4535)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三次被劳教迫害、九死一生,又多次被绑架关押,在中共邪党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几乎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身体和精神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万云龙, 一九五七年出生,在一九九四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

然而,中共邪党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双城市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和平上访请愿,万云龙也去了,因他修炼早,在当时是法轮功义务辅导站长,他从省政府回来就被绑架了。当时双城市委书记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头子张国富,他们认为万云龙是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就把万云龙始终当作迫害重点对象,所以他在看守所关押了六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

在劳教所那里是一采石厂,那些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往火车上装石头 ,三节撬板,石头都是铁筐装的,每筐都是一百多斤,往火上扛石头,超强的体力劳动,肩膀上的肉皮都磨破了,已经露骨头了,他受尽了残酷的迫害。期间家属托人去看万云龙,劳教所的狱警还透露说:“这万云龙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还说炼。”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扛土毛子,比扛石头轻一点,可是万云龙接筐时,两个打手用手挡住他脸的两侧,不让看筐,三个普教人员把装满两筐大石头的筐摞在一起,从站台上砸向站台下毫无准备的万云龙背部,只听万云龙一声惨叫。人被砸伤后还不准出声,出声就挨打。

万云龙被砸伤后,劳动现场代班中队长叫张殿君向大队长刘明江报告,刘说:“不是他们砸你,是你不会接筐。”

就这样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收工后还要擦地、还要罚站,面向墙立正姿势站着,不准动,动就打,有专门看管的普教人员,还安排一些普教人员毒打“帮助”。在采石场,六月份的热天,都穿着条背心,由于吃不饱身体瘦成能看见两侧的肋骨,恶警只让他干活不准喝水,让他挑最大的石筐,扛最大的石块,走慢了就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五月,万云龙九死一生回到家中,通过学法修心,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二零零一年十月,万云龙坐火车去白城,因没有身份证被搜身,发现了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同时被抢走五千元钱,在长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办案人员强制万云龙承认兜里的钱是用作宣传法轮功的经费,不承认就给上大挂迫害。期间他反迫害绝食,被三次插管灌浓盐水。由于他不报地址、姓名,被上大挂、关进铁椅子、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因他坚持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身体被打的骨头和肉都离合了,残忍的酷刑折磨的他精神承受到了级限,想到要自杀的念头,二零零二年五月,恶警强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累得他吐了血。从此身体逐渐衰弱,后来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萨斯(SARS)时期万云龙被迫害得病情严重,喘不过气来,已不能说话,心跳每分钟一百四十下,被确诊为胸积水、心衰等四种严重疾病。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家人两小时内必须将人接走,如果死了他们不负责任。家属去接人时,劳教所的门卫说:条件不好就别抢救了,之前出去那个,花了两万的抢救费,也没活,白花钱。”

家属将奄奄一息的万云龙接到亲戚家调养,万云龙由刚开始只能躺着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到过几天可以靠在墙上坐几分钟,用小勺喝水,再到后来,慢慢可以自己站着炼功,拿书看,吃面食类的饭……他就这样保持坚信大法,慢慢调养,三个月后,又一次奇迹般的生还了,也使亲眼看到他情况的亲朋好友无不称奇。

二零零六年双城市公安局开始新一轮迫害,警车天天停在万云龙家楼下,家里人吓得不敢让他进家。他只好把房子卖了,四处打工为生。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五点左右,双城公安局国保大队恶人佟会群带领一伙不法之徒,疯狂的扑向哈尔滨,伙同哈市的公安,出动数辆警车,将一座居民住宅楼团团围住,妄图绑架在此居住的双城法轮功学员贾俊杰。

九月廿九日下午暴徒们破门而入,贾俊杰不慎从二楼滑下摔伤。佟会群指挥暴徒将贾俊杰的母亲桑桂珍绑架,同时将来此访友的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四十八岁、女)及其女儿万美佳强行绑架至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在双城公安局,一女警不断恐吓王丽群说她女儿学业和一辈子都将毁在这里。

到看守所后,恶警开始有预谋的提审她的女儿,在一间封闭式没有窗子的提审室,被关进铁笼子里,锁到铁椅子上。佟会群等没开灯,而是点了四根蜡,制造阴森恐怖气氛并恐吓小姑娘说让她按照他们的意思签,说她们一起被抓捕时,一个同修跳楼不是她自己跳的,而是被另一个人推的。她要不按他们意思做就给她安个会电脑做宣传的罪。

提审时间长达四个多小时,这使王丽群特别担心女儿。整个下午她坐立不安、精神极度紧张,看到女儿被押回来后她长出一口气,紧接着身体出现不适症状,不能说话。报告看守所警察后找狱医,狱医没在所里,说得等他骑自行车从别处来。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快送医院吧。狱警不同意,说必须等狱医来看完了才能定送不送医院。等狱医来时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又掐仁中、又掐腋下的,至少二十分钟才抬走,其女儿想随同去医院,被女警金皖智一把推了回去。就这样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王丽群含冤离世。

第二天又提审王丽群的女儿,强迫她女儿在他们写好的笔录上按手印,意思是狱警处理的很及时,狱医很快就来了。小姑娘不同意他们的说法,他们就强迫拽着小姑娘的手按上了手印。国保大队威胁万云龙女儿万美佳说:“我们能放你,就能再抓你。”

暴徒们极力封锁消息,掩盖事实真相。一边放风说要对法轮功进行大搜捕,一边恐吓王丽群的家属,尽快火化遗体,家属无奈只好同意。在火化王丽群遗体时,巡警队一名副队长带领四台装满警察的微型面包车现场执勤。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中共邪恶们做贼心虚,恶人金婉智一直不离遗体左右,看着遗体放到炉里,才长出了一口气。

据目击者讲:死者脖子右侧有伤,脸青黑。据参与此事的警察说:这次事办砸了,如果没有一个跳楼的,一个死的,我们能得一万元奖金。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万云龙因去同修家了解国内赔偿法的事被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与双城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兜里的两千三百元取暖费被搜走,并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报出姓名,看守所恶警指使各监号犯人对监号的法轮功学员轮番毒打。五号监的犯人曹志家为逼迫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说出姓名,对他大打出手,用鞋的侧面立起来往头上砍并让他整夜值班,不允许他睡觉。

之后他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家属探视期间,发现万云龙眼角青紫,不敢正常走路,说话声音小,后了解到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不转化被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等各种迫害。

后关押期间因万云龙两次出现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检查为肺水肿。家属经过无数次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万云龙回到家中。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哈尔滨市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万云龙,非法抄走了雕刻机、法轮功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上万件小葫芦挂件、电脑两台、现金一万多、电动车一台、折叠自行车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私人物品若干等。

万云龙被不法警察强制戴着黑头套劫持走,随后被绑架到双城区拘留所,七天后被转押在双城区看守所(这期间一直没有通知家属)。家属联络不上人,找到辖区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说人是市国保大队抓的。到市国保大队询问,让去拘留所(鸭子圈)找。家属又去拘留所找,拘留所说没有这个人。

五月二十日左右,在看守所内,万云龙觉得胸闷、不能正常喘气,被先后带到双城急救中心和结核医院,检查确诊为心衰、心律一百四十、冠心病、胸积水和肺水肿并打了九天针急救(这期间仍没通知家属,也不让见)。后家属请律师接见当事人并找到所长时,所长说“差点死了”。

六月四日,万云龙被转押到黑龙江传染病医院(呼兰区)。在五月十七日家属确定万云龙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后多次找到“办案人”(实际上是违法犯罪的作案人)——双城国保大队长肖继田、副队长王玉彪,但是他们一直闭门不见,电话不接。

在万云龙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家属要求立即放人回家照顾,肖继田说此案件放不放人他说了不算,让家属找省级反邪教协会负责人杨波(省公安厅国保副处长)。家属找到此人单位,办公电话接通后谎称自己不是杨波,也不负责此案件,并让门卫拦截家属的再次通话要求。万云龙说在双城被关押期间肖继田与杨波都曾提审过他,非常不满意他不配合的态度,并恐吓他再不配合,把他惹怒了将殃及家人等。

万云龙身体处于最危险的情况下,经家属亲人多方周旋才把人接回来,回来后由于他的身体遭受了长时间酷刑迫害流下的阴影,精神上非常恐惧,不敢在当地呆,背井离乡、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万云龙身体每况愈下,瘦成了皮包骨,眼睛瞪的大大的,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离世,抛下了接近快90岁高龄的老父亲。老人家知道又一个亲人离他而去,他悲痛欲绝。

万云龙的妹妹万云凤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遭到绑架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前进劳教所迫害很长时间,身体遭到严重伤害,二零一六年她听说她哥哥又再一次遭到绑架,以及她儿子巩尊,因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兇江泽民也遭到绑架,从而她的精神承受达到了极限,身体状况极度恶化,仅四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人世。

万云龙的母亲张贵琴,因迫害法轮功这场浩劫 ,使她为儿子遭到迫害而担忧,老人家精神承受不住从而离开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9/2020年上半年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述-40971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2/妻子被迫害致死-哈尔滨市万云龙含冤离世-40759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2/妻子被迫害致死-万云龙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329953.html 修炼法轮功获新生哈尔滨万云龙遭迫害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9/修炼法轮功获新生-哈尔滨万云龙遭迫害生命垂危-329823.html 哈尔滨崔风兰、王淑贤等被绑架 严纪国被酷刑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1/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9047p.html#1652102129-4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7/哈尔滨市双城区万云龙被绑架抄家-328866.html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警察绑架已知姓名49位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1/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8194p.html#165110209-11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大法弟子万云龙被绑架 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7957.html#165801136-9 冰城血难(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黑龙江省双城市教师康昌江遭受的迫害-326347.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3/冰城血难(四)-281044.html 北疆赤劫(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7/北疆赤劫(四)-277602.html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264545.html 迫害十三载-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又添命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迫害十三载-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又添命案-260321.html 曝光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大队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4/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4日发表)-259325.html#1262323328-2 二零一一年双城绑架案始末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5/二零一一年双城绑架案始末-258947.html 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迫害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3/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3410.html#12222231334-26 哈尔滨56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劫入劳教所、监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7/哈尔滨56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劫入劳教所、监狱-254309.html 哈尔滨双城绑架案  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3/哈尔滨双城绑架案--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254165.html 双城恶警非法劳教好人 律师控警察违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双城恶警非法劳教好人-律师控警察违法-251281.html 黑龙江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6/黑龙江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250227.html 一面坡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26/17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