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淑坤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528(Case No. 4528)
案情简述:
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女医生、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打电话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并胁迫她承认已经上访29年的丈夫于小鹏也炼法轮功(从而便于关押),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家住海林市方兴小区,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由于武汉肺炎疫情,暂时没有上班。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给王淑坤打电话让她到医院去一趟,说是院长陈广群找她。

王淑坤认为是让她回去上班,到医院之后才知道等她的是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小鹏也修炼法轮功,被王淑坤拒绝。

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强迫王淑坤在“三书”上签字,威胁王淑坤如不写就让别人写证明,证明于小鹏修炼法轮功。王淑坤当时腿疼痛难忍,求那些人放她回家。警察还威胁她说过两天还找她。

王淑坤在医院被打时医院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拦。大约几个小时后,警察才让其回家。

王淑坤回家时是手脚并用爬到楼上家中的。因丈夫于小鹏脾气不好,怕丈夫找那些人拼命,王淑坤不敢告诉丈夫她身上有伤。于小鹏看到回家后的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

由于精神压力过大,身心受到巨大的打击,大约七月一日傍晚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脑血管病症状。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表现为脑干出血症状。

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被火化,于小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的人动容。

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曾找于小鹏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

王淑坤曾在二零一零年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丁华等人在上班的路上绑架,后被非法抄家。王淑坤被非法劳教后,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被海林市国保科伙同法制科恶警每人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这次对王淑坤的迫害,还得从她的丈夫于小鹏说起。

于小鹏原是外科大夫,在海林市医院工作,因涉及一个二十九年前斗殴致死案,死者是个警察,在“卡拉OK”歌厅与人发生争执,掏枪威吓对方,被对方刺中大腿,受伤后到海林市医院救治,伤的是大腿,不会致死。需要麻醉处置伤口,因麻醉失误导致患者死亡。当时是于小鹏值班,女院长栾玉琳给于小鹏施压,让于小鹏做假病历,说患者因伤及大动脉,流血过多而死,并把患者腿上伤口加深。于小鹏不配合,不肯作假,被院长栾玉琳口头停止于小鹏的医生工作,从那以后于小鹏再也没上班,曾自己开过一段时间诊所。

于小鹏开始了长达二十九年的上访历程。由于于小鹏长年上访,多年没有收入。妻子王淑坤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不得不在退休后接受返聘回医院工作,于小鹏在北京上访时曾被海林截访人员殴打昏迷,截访人员误认为他死了,到郊外偷偷掩埋,掩埋过程中于小鹏突然苏醒,截访人员把他扔下走了,倔强的于小鹏捡回了一条命并没有停止上访。但二十九年来一直没有结果。

于小鹏的存在是海林市公安部门的一块心病。他们抓住王淑坤修炼法轮大法的借口,对王淑坤多次迫害,想让王淑坤承认于小鹏也修炼法轮功。因为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政策,可以把于小鹏以法轮功的名义随意迫害。

相关原始资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3/黑龙江省政法委副书记何健民遭恶报落马-427314.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6/2020年中共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18627.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5/202年84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41694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8/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王淑坤被毒打胁迫致死-408716.html
牡丹江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四)—— 牡丹江所辖市县恶人恶警罪行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8/牡丹江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四)-261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