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於文澤
性别:
去世时年龄:
7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592(Case No. 4592)
案情简述:
遼寧省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多次遭到中共鞍山610人員、派出所警察、街道社區的騷擾、綁架、非法抄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等迫害,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團體的一言堂的抹黑和造謠宣傳、瘋狂迫害後,信仰「真、善、忍」的於文澤老人,為了還大法師父清白和維護大法,曾去過北京、瀋陽、市委上訪向政府講清大法真相。

於文澤老人因為去北京上訪被鞍山市立山區深南派出所610警察接回本地,身份證件被沒收。二零零二年,於文澤老人去深南派出所索要身份證,卻被深南派出所一警察阻攔並威脅老人要把老人抓起來送進監獄去,此警察正是當年去北京將於文澤老人抓回的610人員。於文澤老人回家後將情況告訴老伴,老伴氣得去深南派出所理論,那個威脅於文澤老人的610人員十分囂張,當被質問你憑甚麼抓我老伴,你拿出抓人的法律文書來時,他居然囂張的說自己是中共的忠實守衛者。於文澤老伴找到深南派出所所長與其理論,沒有法律依據憑甚麼扣押身份證還要抓人?深南派出所所長是個新來的年輕人,他說不是我們扣押的身份證,是鞍山市立山分局沒收的身份證,因為確實理虧沒辦法解決此事,只能讓步,說不行給老人再照張像,新辦一個身份證,最後花了十元錢照了張像解決此事。

因長期遭到街道社區和深南派出所的騷擾,於文澤的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兒女一看乾脆搬家。二零零二年七月,他們從鞍山市立山區深溝寺七區搬到了鞍山市鐵東區湖南大牌子附近居住。

發真相小冊子被保安構陷綁架、抄家搶劫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下午三點左右,於文澤老人在鞍山市鐵東區湖南街東泰黃金北岸溫泉會館大樓下往車上插真相小冊子,被黃金北岸溫泉會館的保安殷利偉發現並打電話報警,鞍山市鐵東區新興派出所警察趕來將於文澤老人綁架。後被非法抄家,搶走多本法輪功書籍及真相光盤、兩台播放器等私人物品。因於文澤老人檢查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被家人取保候審。

新興派出所警察偽造在逃人員文件預謀綁架未遂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二十分,鞍山市新興派出所七個警察到於文澤家中非要把她抓走,於文澤老伴問警察有抓人的文件證明嗎?一個姓張的警察說有,於文澤老伴拿過來一看是一張他們偽造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上面造謠說於文澤取保候審後逃跑了。其實於文澤老人一直都在家中,看來這是一場有預謀的綁架,上面白紙黑字連個公章都沒有,於文澤老伴氣的將文件撕碎扔到垃圾桶裏,並憤怒的說你們這是私闖民宅,你們在犯法。

這夥人聽後慌慌張張的走出去,只留下兩個警察看守家門,其餘五個下樓來回走動打著電話聯繫。於文澤老伴拿出筆和紙讓兩個留下的警察寫出姓名和手機、警號,他們不敢。出去的幾個警察一直打電話聯繫直到中午十二點半,才叫看守家門口的兩個警察下樓,他們全部上了兩輛警車後離開。

家屬將垃圾桶撕毀的文件重新粘貼起來,經核實偽造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日期是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誣陷於文澤老人的在逃人員編號為:T2103022269992014120102,經辦人是新興派出所副所長李寧和(滿)鑫,其中滿字有點看不清,還需進一步核實,登記審批人為王松楠。

新興派出所警察長期監控、蹲坑綁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下午兩點多,中共邪黨在開十九大前搞迫害活動,在湖南街莘英路401車站站點於文澤老人被新興派出所提前蹲坑的五、六個警察打倒在地,警察去搶於文澤的裝鑰匙的小包,於文澤不撒手,最後將包帶拽斷,警察將鑰匙搶走去抄家,於文澤的老伴在家中奮力抵抗,新興派出所警察揚言不抄家不走,最後新興派出所警察無法打開門僵持了許久後撤離。

中共警察將於文澤老人拉到鞍山市中醫院檢查身體,血壓高到180多,警察不甘心就此放過,送老人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拘留所,三所拒收。後來將老人送到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血壓高到220到230,將血壓計打爆了一個,警察害怕了,但還是不放人,天天好言哄騙,於文澤老人絕食抗議,警察威脅要給灌食。於文澤老人給警察講真相,警察怕出事,好言好語你和我親奶奶一樣,我吃啥你吃啥,並叫監舍的犯人都得尊重老人。於文澤老人耳聾嚴重送醫院檢查身體,給當時76歲的於文澤老人戴上手銬、腳鐐,不准家人探望。

公檢法聯合造假、枉判四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於文澤被鞍山市鐵東區檢察院非法批捕。鞍山市鐵東區檢察院的檢察員李霓和高欣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內哄騙於文澤老人:您年歲大了,去我們那不方便,在這簽上字就放您回家。紙是一摞空白紙,於文澤老人被騙在空白紙下方簽了多個名。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鞍山市鐵東區檢察院向鞍山市鐵東區法院提起公訴迫害於文澤老人,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十二月十八日非法庭審,於文澤老人本以為等著回家了,可哪裏想到上當受騙了。於文澤老人被戴上手銬、腳鐐拉到法院非法庭審,因為老人耳聾,聽不清在非法庭審中他們都說了些甚麼,當時到庭的有鞍山市鐵東區檢察院的公訴人李霓和高欣,以及於文澤老人家屬請的兩名常人律師,鞍山市鐵東區法院的法官高泰、兩名陪審員張曉復、徐德輝,書記員劉鵬。鞍山市鐵東區法院剝奪了家屬參與庭審的權利。

於文澤老人後來回到看守所後才知道自己被陷害冤判了四年,罰金一萬元。家人被威脅不許上明慧網曝光,上網就抓人、不許孫子升學等理由恐嚇。

含冤離世

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於文澤老人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由家屬作為擔保人暫予監外執行。610、政法委、街道社區天天上門騷擾,每年都必須要去醫院檢查身體,不去就威脅送監獄。期間於文澤的兒子受到威脅,不配合送他媽去監獄,於文澤老人稀裏糊塗的被騙簽字,上面都是二零一四年被非法抄家的資料書,三袋子全部都填在上面。

於文澤老人的身體被迫害的十分嚴重,主要原因是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新興派出所警察多人毆打她後,老人的腰部損傷越發嚴重導致子宮下垂、癱瘓在床。後來老人為了減少腰疼痛只好在地板上躺著。在昏睡了四天四宿後,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於文澤老人帶著遺憾在驚嚇和病痛中離世,離世時還在監外執行之中。

另外還有一些細節在這裏補充一下,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齊瑞梅老人被抓也是新興派出所有計劃有預謀的迫害。其實齊瑞梅老人和於文澤一家人相處的非常好,齊瑞梅經常到於文澤家串門,和老人的兒女都認識。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於文澤老人被綁架當天,新興派出所警察給老人的二兒子打電話,二兒子接到電話時剛從雲南旅遊回來在機場,直接去了新興派出所,警察拿出一手機給於文澤的二兒子和二兒媳婦看,裏面有很多的視頻,其中有一段是二零二零年夏季時,於文澤老人和齊瑞梅老人在鞍山市立山區深溝寺東側國家電網樓前323公交車站站點與人講真相的錄像,警察誘騙於文澤的二兒子,問他是否認識上面的人,於文澤的二兒子如實回答認識是齊姨。新興派出所警察將其作為筆錄簽字而作為了綁架齊瑞梅老人的罪證。後來齊瑞梅老人被抓後一直誤以為是於文澤的二兒子出賣了她,其實這是中共流氓警察一個栽贓陷害的過程,並以次企圖挑動兩家結仇。

另外一些視頻是於文澤老人一家人被監控的錄像視頻,他們在綁架老人前已經在老人的樓對面安裝了一台監視器,而且已經監視了很久,每天於文澤老人一家人幹啥,來的誰一清二楚,齊瑞梅經常到於文澤家,也被監控到。齊瑞梅老人被綁架六個月後放回,身體出現不適已經坐輪椅,由她女兒照顧。

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官員和警察們,不要為了暫時的利益而斷送了你們的未來。中共邪黨在把你們當工具來利用,它讓你們對一群修心向善的修佛之人下手,因為中共本身就是惡魔,一個不信神、反天反地的西方邪靈。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共嗜血的紅魔本質,帶領家人一起遠離中共、脫離中共的控制。天滅中共在即,在生死存亡歷史的轉折點上,您的善念就能給您帶來生的希望,正邪大戰您選擇哪邊,千萬別站錯了隊,千萬不要拿自己的命作為賭注,智者不立於危牆之下。

相关原始资料: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7/遼寧鞍山市於文澤遭迫害含冤離世(圖)-415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