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蒋丽英
性别:
去世时年龄:
五十多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548(Case No. 2548)
案情简述:
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女大法弟子,工作单位及家庭住址:湖南省有色设计院。

蒋丽英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十月,蒋丽英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蒋丽英、陈阳、曹志敏因在北京与大法弟子交流时被捕,蒋丽英被秘密判劳教2年,陈阳、曹志敏被判2年徒刑。被不法人员批劳教两年,蒋丽英被关押在株洲白马垄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出现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症状,于二零零零年五月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一年“十一”前,为躲避邪恶人员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大抓捕,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讲真相时,被坏人举报,再次抓送劳教。在白马垄劳教所的强行洗脑高压恐吓下,蒋丽英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心脏极度虚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不法人员怕出人命,把蒋丽英送回家继续监控,并且经常对她进行骚扰威胁,使其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含冤去世。

以下是从蒋丽英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的手稿中整理出来的事实:
1.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恶警殴打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三十六人,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孕妇。恶警强行大法弟子脱衣搜身,搜走他们的大法书和证件,逼着他们面壁做投降姿势,不从即用棍棒打,用脚踢。
一个戴眼镜、矮个子的所长最凶狠,用电棒打,穿着大头皮鞋踢。别人打累了稍一停,即被他催促加劲打。
一位七十岁南京老太太和蒋丽英等大法弟子们一起承受警察暴打。蒋丽英几次被戴眼镜所长踢翻在地,他又抓住蒋丽英的头发往墙上撞。
大法弟子们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三天二夜,不给饭吃,没地方睡,自己花钱买饭也不行,恶警并用恶毒语言辱骂大法弟子们。
2.湖南白马垄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湖南白马垄劳教所成立七大队,专门关押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转化”,增调了警察通宵监视大法弟子不准炼功,一炼就强行阻止并戴手铐,背法就用毛巾堵嘴,用高音喇叭放诽谤大法的邪话。晚上长期睡不好,白天还要进行所谓的军训(劳教所一种变相体罚)、劳动。每次军训、劳动都有体力不支或晕倒的大法弟子。
衡阳法轮功学员李楷幼,为了争取正当的炼功权利,绝食绝水,身体瘦弱,站着都发晕。
岳阳法轮功学员付维佳陆续绝食绝水一个多月,行动困难,恶警也不准其卧床休息。
邵阳洞口的许晓瑞,坚持炼功,被戴手铐,铐在铁栏杆上,因她已绝食绝水九天,身体虚脱晕过去,小便失控。
岳阳的白满珍,因坚持炼功、背法,被戴手铐,长距离拖拉,手臂骨折,身上多处受伤。白满珍被囚在二米长一点五米宽的水泥屋关禁闭,恶警逼她写检查,在绝食绝水八天时,才将囚禁十八天的白满珍放出禁闭室。
3.长沙的陈惠敏,坚持炼功,关禁闭十八天。
怀化的李艳,被犯人二十四小时夹控,不准炼功,不准和大法弟子交谈。稍有不从,非骂即打。生产任务重,工作时间长,李艳被强迫劳动背大袋货物时晕倒在地。
怀化的杨有元,坚持炼功背法,被多次戴手铐,铐在铁床架上挂着,送精神病院打针、灌药,造成头痛、记忆减退。
衡阳的周韦君,被多名夹控犯人打伤,下身充血、肿大,腰部受伤。为了维护修炼权利,不得已采取绝食绝水时,被强行灌食,打加了药品的吊针。
岳阳的刘岳华、白满珍,被强行用竹筒(南方填鸭子用)野蛮灌食。压住双手,把头往后摁,下半身被一人坐在双腿上不能动。好几个男警察同时操作,用手捏住鼻子和下颌,一张嘴呼吸竹筒插入口腔,深达喉管,往竹筒倒食物,被这种填鸭式灌食后,牙齿松动,下颌骨受伤。
另外,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观看邪恶录像、电视、书籍,用糖衣炮弹甜言蜜语、欺骗“感化”,迫使达到其“转化”目的。

相关原始资料:
不要做周本顺们的陪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9/不要做周本顺们的陪葬-285371.html
湖南长沙市蒋丽英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7日发表)-280743.html#13106201547-3
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大法学员蒋丽英2002年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545.html
湖南省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部份学员名单(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7/2449.html
为坚持修炼遭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案例简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17.html
2000年2月4日大陆综合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4/2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