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宏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004(Case No. 1004)
案情简述:
哈尔滨市动力区大法弟子,原哈尔滨市第四医院检验师。一九九七年,张宏开始修炼法轮功,2004年7月31日被万家劳教所酷刑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一日,张宏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的第九天被迫害致死;期间,她遭到「管教」们反复多次的酷刑凌虐。事发当日约八点多钟,人们听到张宏呼喊:「我不想死,我要回家。我家在动力区××街××号。」五小时后,他们匆匆将无声无息的张宏抬往医院,并称她「因心脏病死亡」。

***********************
2000年4月26日,张宏曾被非法劳教过一次。
2004年7月22日,张宏再次被綁架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张宏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不写三书,7月22日当天下午被上大挂(站在地上,双手分别铐在两张上铺的床栏杆上)。7月24日她开始绝食,26日恶警开始灌食,对了大量浓盐水。灌食后恶警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白天上大挂,晚上坐铁椅子。后来因为她心脏不好,晚上让她睡光板床,手脚分别铐在床头床尾,不能动,屎尿都便在床上,恶警还故意把她放在风口处吹着,光着下身,上身只穿一件小背心,身上只给盖一个薄床单。29日灌食时,整条毛巾被鲜血染红(恶徒扔在厕所里被人发现),长时间站着脚肿成紫黑色。30日给她打点滴前,集训队姚科长将点滴药瓶用凉水冲。

被迫害期间,她曾大声呼喊揭露恶警对她的迫害,被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张桂云、陈玲玲、孙会君等用胶带将嘴封住(灌食等具体事都是这三个人实施)。31日下午四名男警察用担架将张宏抬走,走后对室内进行了消毒,据说送往211医院。恶警科长赵玉庆后来掩盖说,张宏因心脏病引发肾衰竭而死。

8月5日为掩人耳目恶警将张宏呆过的严管班“出所集训班”的牌子换成了“医务室”,并拿来氧气瓶等医疗用品布置室内。集训队的管教神色都很不自然,怕被人知道真象。张宏进来后一直呆在集训队(十三大队)。

***********************
鉴于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张宏的未婚夫孙玉峰控告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一年来,已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两高实名控告江泽民。

张宏与孙玉峰两人都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互相鼓励,比学比修。

孙玉峰说:「我的女友张宏自幼身体羸弱,性格内向倔强,自尊心强。一九九二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市第四医院任检验师。工作期间不幸得了黄胆型肝炎,住传染病医院治疗,回家后又休养了一段时间才去上班,从此落下了病根儿。看到体弱多病的张宏的身体状况,她的同学在一九九七年给她介绍了法轮功,张宏没有多想就开始步入修炼的行列了。没多长时间,家里人看到她真是大变了模样,整个人精神十足了,整天乐呵呵的也爱说话了,瘦弱的她一点点的胖了起来,黄胆型肝炎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结实了。从那时起她再也没有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粒药。」

下面是孙玉峰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二十一日夜,张宏就去了省政府上访,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多钟家人才和她联系上,晚上九、十点钟,单位领导和街道办事处的人把她送回了家。第二天早晨她正常去公园炼功,正炼第五套功法时,被派出所警察给带到派出所。警察说你要炼就在家炼。
张宏从派出所回家后,想到自己自从炼了法轮功身体越来越好了,我是医院的,医生却无法根治我的病,这功法多好呀!为甚么就不让炼呢?应该让国家领导人知道实情,停止镇压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日,张宏和另外几人去了北京,连她哥哥的婚礼都没参加。
到十月二十日,派出所通知去北京接人,但不让家属去,只能拿钱。家人出了一千元,由单位派人将她接回,直接关押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的所长及警察让家属和单位劝说,叫她不要再炼法轮功了。家人去劝了几次,张宏都说这是个人的信仰问题,而且功法这么好,别人无权干涉,她一定要炼下去。原动力公安分局政保科长杨守义说张宏是个头儿,得教养(劳教),结果张宏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半。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末,张宏被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那里,张宏被迫害的蹲小号,被吊起来打。为了制止中共的酷刑折磨,她绝食抗议。狱警就野蛮的灌食,男性警察还对她拳打脚踢。张宏被关进铁笼子,在铁笼里整整蹲了三天,大冬天不让穿棉衣,每天冻得直哆嗦。
******************
2000年4月26日,万家劳教所如临大敌,众多防暴警察把六名大法弟子,吴激扬,潘宣华,张宏,谭桂珍,付丽香,曹丽梅关进小号。

2000年8月10日,张宏,左秀云,李艳红,潘宣华,王芳等六名大法弟子在饭堂被叫住送进小号。开始让潘宣华、张宏早上站到深夜,六天后,又用手铐子把她们串着花似地反铐在一起直到深夜。后来又把她们分别铐在铁门上,天天如此。几天后,又把音箱搬来,从早到晚地放揭批噪音,音量放到最大,管教急忙出去把门关上,用高分贝噪音摧残她们还觉得不够,还变本加厉地谩骂、指责、侮辱。张宏、潘宣华在小号折磨关押长达五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张宏、周雷、杨秀丽、刘东云等五人被捆绑双手吊到暖气管上罚站持续四天三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张宏在万家劳教所的小号(禁闭室),被铐在监栏上两个晚上,每天只给两遍一小盆底的稀粥,由于体力消耗过大,张宏要求喝水,万家劳教所女警吴宝云给送来一小盆水,张宏看也没看就喝下去了,喝完了水才发觉原来这个女恶警给她喝的是尿水。由于张宏不听劳教所弄的歪理邪说,到了夏天,警察不让她穿单衣服。家人找公安局、找市长、找劳教管理局长讨说法,都被百般刁难,并被剥夺了探视权,整整八个月家人都没见到张宏一面。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万家劳教所所有警察全副武装,头戴钢盔、腰系武装带,拿着警戒器械、警绳,警棍,电棍等,戒备森严。

那一天,七大队和十二大队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在大厅的后半部,每四个人一排,后面一对一的跟着男刑事犯坐在身后。做「转化」有「突出成绩」的邪悟者都被减期优待,有的当场解教。坚定的、不妥协的、彻底不配合恶人的同修分别被不同程度的加期一年或半年。公布加期大法学员的时候,万家劳教所邪恶所长卢镇山叫嚣道:「把张宏等人带上来。」公布完加期时间,张宏被五花大绑的带走,进了食堂后厅,一拐弯,马上就又被关进了小号。
二零零一年,万家劳教所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劳教所害怕了,就把已经关押了二十二个月、超期关押了四个月的张宏放回了家,当时张宏并不知道同修被虐杀的事。
回家后,单位不让她上班。她多次去找单位,单位才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开始,每月给二百元钱生活费。后经本人及家属的数次强烈要求,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回第四医院上班,但未恢复原职,只做导诊工作。张宏闷头干活,不怕累,不怕脏,帮助推送病人,在医院上下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人们都说她实在,人好。

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那天是大风天气。张宏下班后去哈尔滨东风监狱,在围墙上写法轮大法真相时,被监狱岗楼的人看见,结果张宏被道外区东风派出所两警察张广铭、武金龙绑架,送到太平区公安局。当晚十一点就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在得不到任何笔录的情况下,他们竟擅自罗列材料和罪名,六月初非法判张宏劳教三年,再次把张宏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因体检有问题被拒收,人被退回到看守所。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再次将张宏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强行转化队)迫害。上午,张宏拒绝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警察就罚她蹲着、不许张宏去食堂吃饭。午饭过后,管教和集训班班长张桂云用手铐把张宏两臂平伸站立着挂在床边,从中午一直挂到第二天。

七月二十三日,警察说张宏心脏有病(本无病)要给其打针,并继续逼迫张宏等人写「三书」。张宏拒绝。警察就将张宏按倒在床上,(床上只有一块木板),人躺在光板床上还要把双手举过头顶,用手铐铐在床头,并用绳子把双脚绑在床尾,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张宏小便失禁。

张宏就这样被警察铐着双手,绑着双脚躺在床上,屎尿都便在床上。警察还让人给她脱光下身,上身只穿着一件小背心,放在风口处吹着。
可怜一个未婚女孩,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忍受着莫大的屈辱,冷了还不许加衣服,更不许盖被子。有一天晚上,天太凉,值夜的人员在张宏的要求下给她拿了一件上衣穿,第二天警察吴宝云就把值夜的人大骂一顿。

七月二十四日,张宏绝食抗议警察对自己的酷刑迫害。七月二十六日,队长赵余庆、科长姚福昌唆使其他警察对张宏强行灌食,警察在灌的玉米面粥里放入了大量的浓盐水。赵余庆、姚福昌下令不许任何人给水喝,不让她上厕所。长时间站着,她的脚肿成紫黑色。张宏身体被绑不能动,就大声的揭露坏人对她的迫害。警察就立即用胶带把张宏的嘴封住。

七月二十九日,强行灌食后,整条毛巾被鲜血染红(警察扔在厕所里被人发现)。
七月三十日,给张宏打点滴前,姚福昌将点滴药瓶用水冲的凉凉的然后再给张宏点滴。后来一天灌食三遍,每次灌食,警察和严管班班长张桂云等人就使劲拽张宏的头发,按脑袋强行插管,还污言秽语谩骂侮辱。

在极端的酷刑折磨中,张宏还在和这些迫害她的警察讲道理,好言相劝。而张宏却被他们摧残的曾昏死过去。就这样,女警李长杰还跟队长赵余庆说张宏是装的。赵余庆说等张宏好一好再使劲的收拾她。

三十日下午,张宏被迫坐在椅子上,头上沾满了一块又一块的白胶布。双手背铐在一起,脸庞青瘦,双腿双脚肿胀的又粗又高。
七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钟,张宏在又一轮酷刑中大喊:「我不想死呀,我要回家。我家在动力区健康路××号。」显然是在告知同修警察们要对她暗下毒手。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多钟,无言的张宏被两个男警察和四个劳教人员用担架抬走,说是送往二一一医院(部队医院)。三点二十分家属接到通知,说张宏于当日下午两点心脏病猝死。后来队长赵余庆说张宏因心脏病引发肾衰竭而死。家属根本就没信那些警察的谎言,家人都知道张宏根本没有心脏病。

张宏走了以后,万家劳教所将张宏呆过的集训队严管班的牌子换成了「医务室」,并拿来氧气瓶等医疗用品布置室内。集训队的管教们神色都很不自然。
当张宏的妈妈、姨妈、兄嫂等近十位亲人看到张宏遗体时,只见张宏双眼圆睁,嘴巴大张,口腔里全是血。裤内有大小便。身体明显消瘦,人比以前要瘦掉三、四十斤。家属问狱医心脏病猝死为甚么口腔里全是血(后两天没有灌食,而是打点滴),狱医说他解释不了。

家属看到张宏面目全非,要求给尸体录像和照像,被警察强行制止。他们催促家属尽快火化。家属不从,要求按法律程序进行尸检,却被劳教所的警察威胁恐吓。
张宏单位哈尔滨市第四医院给付的一千二百元丧葬费和家属的五百元钱一并被万家劳教所警察拿走。

二零零四年八月末,将近一个月时间,张宏家近十位亲人到哈市和黑龙江省各相关部门要求彻查万家劳教所对张宏迫害致死的真实原因,但都未果。在多个部门的压力恐吓下,在四十多个警察的监视护送下,张宏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她的妈妈哭得死去活来。

几年后一目击者坦言了这样的事实:张宏在最后的那个夜晚,也就是三十一号那天晚上,她仍然被吊挂着,有气无力的,地上一大摊血,血的表面已经凝固了,两只脚就埋在血泊中,两腿和脚上都是血,不知血从何而来。第二天早上仅有的几个人看到张宏被放下来躺在床上,脸像白纸一样,已经看不到呼吸,瞳孔已经扩散。劳教所里把她弄到医院,医院说人已经死了。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亚军、杨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33735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7/七年前,张宏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25764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蒙难中原-摧残身体的野蛮灌食-24565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流氓手段:电、蹲、撅、挂、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4/155480.html
张宏被万家劳教所恶警姚福昌等迫害致死纪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24.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记录(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562.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12.html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虐杀张宏案追踪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205.html
万家劳教所卢振山等恶警害死张宏的前后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6/95596.html
揭露万家劳教所的罪恶(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3/89084.html
31岁女学员张宏在万家劳教所被折磨致死的更多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83193.html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张宏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6/81871.html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张宏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80868.html
哈尔滨大法弟子张宏仍被劫持在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2/76203.html
恶人榜: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幕后黑手──卢振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27/56331.html
恶人4716号:万家劳教所的恶魔--史英白恶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8/40148.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5/9943.html
我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经历和见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8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