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秀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53(Case No. 153)
案情简述:
山东省大法弟子王秀娟,女,1965年生,昌乐县马宋镇马宋村农民。1999年7.20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王秀娟先后三次進京上访、证实大法,三次都被邪恶绑架回昌乐。曾被非法刑事拘留两次,在镇政府非法关押多次。2001年农历正月廿一日,被邪恶之徒马宋镇政法书记赵世军等人活活打死。

2000年4月底,王秀娟第三次进京上访,被昌乐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回昌乐,关进了看守所。赵世军气急败坏的亲自跑到看守所,把王秀娟等3位大法弟子要出来,押回马宋,关进他私设的监狱——计生办,進行疯狂迫害,以解其恨。王秀娟被强迫伸直腿坐在水泥地上,丧尽天良的赵世军穿着皮鞋站在她的腿上连跺带踩。王秀娟痛苦的声音很多人都听到。

赵世军折腾累了,就指使其恶人用尼龙绳从背后捆住王秀娟的两个大拇指,将她吊在窗户上。5天后,赵世军又亲自把王秀娟等3位大法弟子送到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一个月后,赵世军仍不让王秀娟他们3人回家,继续关在计生办,直到8月初才放人。

9月30日,赵世军又以十一敏感日为由,将王秀娟、王秀娟的娘家父母等7位大法弟子关进计生办,2001年农历新年也不让他们回家。夏秋冬三季都是在水泥地上铺一领破席盖一床小薄被度过。7位大法弟子每人单独关一间房,目地是不管赵世军怎么折磨谁,其他人看不见。

2001年农历正月初,王秀娟他们7人被转移到镇敬老院,仍然一人一间房,王秀娟被关在最西头。为了反迫害,他们绝食数日。

2001年农历正月二十日,王秀娟的丈夫唐宗刚被批准探望王秀娟,唐宗刚趁看守不注意时,协助王秀娟逃离邪窝。王秀娟先到娘家,想先歇一会,因被关押大半年,又绝食,已很虚弱。谁知当天下午就被派出所所长等几名恶警找到,王秀娟躺在炕上拒不随从,恶警们就象恶狼一样扑上去,用炕上的一床毛毯将王秀娟严严卷了起来,强行抬進警车,又送回关她的那个房子。

第二天,即正月二十一日,在镇委书记孙兰信、政法委书记赵世军的指挥下,武装部长刘高昌、农机站长刘鹤、片长高永瑞等打手对王秀娟進行了毒打。赵世军是指挥,也亲自打。到了下午3点左右,大法弟子王秀娟被这伙禽兽不如的暴徒活活打死。

王秀娟被打死后,尸体被转移到镇医院的停尸房,直到晚上10点,邪恶之徒才告诉王秀娟的母亲,说王秀娟上吊自杀。两个邪恶之徒架着迷迷糊糊的王秀娟的母亲到了停尸房匆匆见了王秀娟一面。王秀娟的母亲发现女儿脖子根本没有绳痕,而是瞪着双眼,母亲含着泪将女儿的眼皮抹了下来。

在王秀娟的母亲看了女儿一眼之后,恶徒们当夜就把王秀娟的尸体转到昌乐边下火化场冷冻了起来。王秀娟的丈夫唐宗刚等亲人连续5天到镇上要求见尸体,书记孙兰信下令将镇委大门紧闭,一律不见。直到正月二十六日,家人才被批准见尸体,冷冻了六天的王秀娟,浑身是冰,面目全非。亲人要求给王秀娟换衣服,邪恶之徒拒不答应,他们怕发现伤痕。亲人们要求给王秀娟换,如果不换就不让火化。邪恶之徒只好答应。家人发现王秀娟额头上有疙瘩,肩上有伤,身上已无法看清,脖子上毫无绳痕。家人用剪刀剪碎撕掉王秀娟身上的衣服,换上新的,含泪答应火化。

相关原始资料: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七年迫害,潍坊至少122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76.html
山东大法弟子王秀娟被恶徒赵世军等活活打死详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31953.html
六年来潍坊至少有85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883.html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不法之徒残害大法弟子实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5/75577.html
大法弟子王秀娟被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政府暴徒毒打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6/22659.html
大法弟子王秀娟被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政府暴徒毒打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2/25/21797.html
美联社报导又有三名法轮功学员死亡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4/15/9950.html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王秀娟被毒打致死(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4/3/9600.html
潍坊又一名大法弟子王秀娟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3/8/8848.htm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