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桂彬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56(Case No. 156)
案情简述:
陈桂彬是山东省武城县棉纺厂机修车间的一名工人。由于小时候吃错了药,落下了气管炎。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法轮大法,炼功后,身上的病彻底好了,身体健壮。陈桂彬是全厂职工、领导公认的好职工。学大法后,从不占厂里的便宜,就是给自己或亲属干的活也是秉公办事,该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

法轮功遭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打压,陈桂彬为了向国家领导人说明真相、讨回公道、还师父与大法清白,他毅然与功友们进京上访,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绑架,后经山东省驻京办遣回武城,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回家后,让每天定时到武城县公安局签到。之后,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以前或者七月二十日以前或重要节假日,陈桂彬与妻子周海涛二人都会被拘禁关押十多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武城县公安分局突然闯入陈桂彬棉纺厂的家属院,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抄家。抢走录像机、录音机等许多私人物品,总共折合人民币三千多元,勒索敲诈现金二千五百多元。陈桂彬、周海涛夫妇和十岁的孩子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中。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在武城县公安分局的指示下,武城县棉纺厂再次把陈桂彬与周海涛绑架到棉纺厂拘留室关押迫害。元旦过后,棉纺厂去北京上访的五个法轮功学员被武城县公安局从北京接回,每人罚款一万元,于是怀疑是陈桂彬让去的。保卫科长侯金才将陈桂彬绑架到保卫科,还没审问,直接给陈桂彬戴上手铐准备拷打。在保卫科,侯金才早已安排好四个人,一个墙角一个人,准备“推筛子”(就是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当第一个人在陈桂彬背后,突然猛力往前推陈桂彬,陈桂彬立即倒下去,在陈桂彬前面放着一个保险柜,因陈桂彬戴着手铐,不能用手着地,一头正好撞在前面的保险柜上,陈桂彬立即全身瘫痪,不能动了。后来经医生检查才知道,陈桂彬颈椎骨三节骨折,骨髓已经出来了。

侯金才还不罢休,又把陈桂彬暴打一顿,几个人打陈桂彬时,陈桂彬已经失去知觉了,一动不动。恶人侯金才想置陈桂彬于死地,又将陈桂彬的鞋袜脱光,将上衣解开扣,四个人把陈桂彬抬到室外的雪地上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把陈桂彬抬到拘留室(拘留室和保卫科紧挨着)。

他们把拘留室的窗户打开,被褥扔了一地,把拘留室的火炉用水浇灭,把陈桂彬扔到没有被褥的光板床上,目的很明显,想把陈桂彬冻死。

到了第二天(一月九日)上午八点多,朱桂香前去探望儿子陈桂彬时,才知道儿子被打瘫了,后来朱桂香找来人,并带来医生,经医生检查,确认颈椎骨被打坏了,经和厂方多次交涉,厂方才同意放人到县医院治疗,但是因为陈桂彬是从头一天下午四点被绑架到保卫科迫害,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才被允许去医院治疗,经历了二十八个小时的残酷迫害,骨髓冻了这么长时间,能治好吗?因为抢救不及时,最终,陈桂彬被恶徒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迫害致死。

直接责任人: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姚金山。棉纺厂董事长:王益民,办公室主任:王金柱,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副科长徐丙新。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2/山东武城县退休教师一家遭遇-儿被迫害死、媳精神失常-38954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8/儿遭迫害致死、媳精神失常-山东老夫妇控告江泽民-314303.html
武城县周海涛被迫害精神失常(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9/184379.html
山东武城县陈桂彬被公司保安毒打致死的情况补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10/4/111729.html
山东省武城县大法弟子陈桂彬被公司保安毒打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3/14/9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