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池辉文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832(Case No. 832)
案情简述:
吉林省延吉市朝鲜族大法弟子。在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池辉文累遭迫害,2001年十一期间,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头目朴男洙等人折磨池辉文两天以后,怕他死在洗脑班里才释放。随后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联手起来开始严密监视、骚扰,池辉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于2004年4月22日含冤离开人世,身后留下6岁女儿池俞憬。

池辉文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延吉市百货大楼里工作,前后在家电部、自行车零件部等处售货,兢兢业业的工作,大家都说池辉文是一个大好人。1999年江××由于个人的极端妒忌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大法及大法学员,百货大楼的领导们也相信了邪恶的造假宣传,对池辉文施加压力,逼迫池辉文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由于怕株连到自己的职位,在大厦内机制改革时有两次把池辉文的名字列入到下岗人员的行列中。

2001年3月份,池辉文为法轮大法创始人与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去北京上访。为了不让单位领导受到牵连,池辉文被迫从单位辞职。2001年8月27日左右,延吉市延南派出所的指导员(现任延吉市建工派出所指导员)带着几个不明大法真象的警察非法闯入了池辉文家中,非法抄家,他们凶狠的气势使得家中的80岁的池辉文奶奶和母亲、妻子和两岁的孩子吓得直哆嗦,而且把池辉文绑架到延南派出所,威逼池辉文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折磨和欺侮三天。

恶警们看池辉文依然坚决的表示要坚修大法到底,气急败坏的延南派出所指导员于2001年8月30日晚上把池辉文非法绑架到延吉市依兰镇的所谓的“洗脑班”里进行更邪恶的迫害。池辉文在延南派出所受迫害时就开始吃不了饭,吃了就恶心、吐。恶警们不顾池辉文身体状况,还强迫池辉文不许睡觉、罚站,跑操场数十圈,打骂池辉文,强逼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兼施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强逼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

池辉文的妻子于9月4日第一次去“洗脑班”看池辉文,那时池辉文已被折磨得人瘦了一大圈,脸色发黑,很明显的驼着背,走路蹒跚。与健康的丈夫分离才一周的时间内,自己的丈夫被折磨成这样,池辉文的妻子含着泪去要人,恶警们流氓似的取笑着说:“不决裂,永远也别想出去”。

池辉文的妻子第二次去看望池辉文时,池辉文的身体状况更糟。池辉文到洗脑班的第九天,洗脑班的头目朴男洙(现延吉市610)给池辉文的妻子打电话,拿150元的伙食费和2000元的抵押金到洗脑班取人。被迫害得吃饭都困难的池辉文家,哪能有2000元钱呢,池辉文的妻子东跑西窜好不容易借了500元到“洗脑班”流着泪哀求,朴男洙对池辉文的妻子说:“池辉文不决裂,你必须得替你丈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才行,而且你得保证以后不让你丈夫再炼法轮功,这500元是伙食费和抵押金,如果你丈夫一年内再炼法轮功,这500元就没收”。

洗脑班的头目朴男洙也没给开收据,逼着池辉文的妻子替丈夫写了一个“保证”以后,恶警们才肯放人,那时池辉文不能吃饭已有十多天了,背驼得更厉害,人很瘦,而且走不了路。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就放了池辉文。释放时威胁池辉文,不许炼法轮大法,不许与大法弟子们联系。

2001年十一期间,延南派出所的指导员又一次非法闯入身体没恢复的池辉文家里,非法抄家、绑架。当天晚上池辉文的妻子去延南派出所要人,延南派出所说不知道,池辉文的妻子问:“人明明是你们抓走的,你们怎么不知道?”,派出所人说:“就是不知道”。去街道办事处要人,办事处说不知道,池辉文妻子无奈和焦虑不安中想到了依兰镇“洗脑班”,就直接到洗脑班去找丈夫,丈夫竟然真的又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里强制洗脑,池辉文以绝食的方式来抵制迫害,坚决表示坚修大法到底。恶警们不让池辉文睡觉,施加压力,施以各种方法与手段来折磨池辉文,池辉文的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背弯下得越来越厉害,几乎走不了路。当时在洗脑班里被雇用做饭的老大娘看池辉文后叹着气说:“你怎么变成这样,我几乎认不出你了,你的身体这样,他们还把你抓来?!”

洗脑班头目朴男洙等人折磨池辉文两天以后,怕池辉文死在“洗脑班”里,又讹了池辉文妻子100元后释放了池辉文。

第二次从洗脑班出来以后,池辉文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健康,相反一天比一天恶化。然而延南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联手起来开始严密监视池辉文,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到池辉文家里来骚扰。街道办事处指派几个人家轮班监视池辉文的进出与交际,而且威胁池辉文的邻居们,不许与池辉文家人有来往,所以大部分邻居们都远离了池辉文家人。

池辉文家就在延南派出所对面,街道办事处的斜对面,这些人坐在窗户前就可以监视池辉文的家。池辉文不愿自己周围的同修们被监视和跟踪,不愿给更多的大法弟子带来危险,所以没有与同修接触。池辉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到2004年3月12日完全瘫痪,4月1日开始不能吃东西,4月22日在延吉市医院极度的痛苦中含冤离开人世。

池辉文有一个6岁的女儿,叫池俞憬,1999年2月10日出生。池辉文去世一个月后,池辉文的妻子离家了,小俞憬与奶奶和没有一只手的83岁的曾祖母生活在一起,生活贫寒,孤苦伶仃。

年幼的小俞憬失去父爱和母爱的悲苦中、池辉文的曾祖母在失去孙子的悲哀中、母亲在老年丧子的悲痛中生活。池辉文的母亲去买丧服时见人就失声痛苦说:“是我害死了我的儿子,如果我不听信国家的谣言后拼命阻止儿子炼法轮功,我儿子今天可能就不会死。”是江××集团及其帮凶们的迫害把池辉文摧残致死。池辉文的母亲抱着不懂事的可怜的孙女不知停的哭泣,撕碎了许多旁观者的心,很多人流下了泪。

相关原始资料:
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1)-281859.html
延吉血泪(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13/132876.html
延边州610和政府部门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3/130292.html
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概况(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