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祥富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696(Case No. 2696)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方正县煤矿职工。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张祥富多次被方正县恶警及610恶人的骚扰,五次被绑架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方正县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丑永生在晚上8、9点钟再次闯入张祥富家,把他绑架,劫持至方正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张祥富多次绝食抗议,被强迫灌食,用“撑子”撑开嘴,然后用粗管子伸进胃里,嘴被撑破了。

二零零一年,张祥富去北京和平请愿,七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警察毒打。不法警察把他打倒在地,用警棍打头部,用脚踩头部,用布塞嘴,头被打变形,然后把他送至天安门派出所,遭毒打后,又被送至燕山分局一座小楼里,遭到四五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拳打脚踢,抓他的头往墙上撞,并把他的头发一撮一撮的揪下来。这样经过了48小时,张祥富又被劫持至燕山分局第二看守所关押,被铐挂在铁栅栏上,挂得很高,抻得五脏六腑往上揪,像离位了一样,痛苦不堪,脚上还戴着镣子。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张祥富被方正县国保大队队长丑永生及天门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方正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于九月十二日被投入万家劳教所集训队,5天后被劫持至长林子劳教所。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五大队,有两名凶狠的犯人把张祥富拉至一个房间,按在地上进行“推、掰、撅”折磨,肩部、腿部等关节都“推”伤,内脏受到挤压受伤,当时张祥富被折磨得非常痛苦,然后被拉至另一房间,强迫蹲下手背在背后,双脚蹲在一块地砖的范围内,如稍有晃动或脚伸到地砖外,凶狠的犯人就用长条板凳用力猛击背部,并随时进行拳打脚踢。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日11点半,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传来恶警大队长赵爽的喝骂声,打耳光声。10多分钟后,普犯们拖着三个浑身是血的法轮功学员宫文义、张祥富,还有一个姓于的过来了。这时恶犯祁连峰,边走边用重拳猛击被拖着的已被打成重伤的人,专打胸口、软肋,惨不忍睹。普犯们把他们三个打成重伤的人拖进“小号”后,分别绑在铁椅子上,又是一阵暴打、暴电(用电棍电),同时夹杂着不堪入耳的暴骂声。他们三个遭受残酷迫害的人,是从一大队转过来的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张祥富后来被迫害致死,与这次遭受的残酷迫害有直接关系。

张祥富在劳教所遭到恶警20多种酷刑迫害,肋骨被打折七根,小腿骨被打骨折一处,头骨塌陷一处,手背被烧焦,手指盖被烧焦。恶警用灌铅的警棍打张祥富头部,当时打起了大包,像带个帽子一样,头像裂开一样剧痛,并用电棍电击。当天大法学员们被强蹲到半夜一点钟。还有一次用电棍电张祥富,把电棍插入衣服里电,五大队潘管教用电棍电脸,把脸电破出水,赵爽用脚猛踢耳部,把耳朵踢出血。潘管教还把耗子扔到张祥富的头上,同时犯人用胶棒猛抽头部。

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被恶警迫害的奄奄一息后送到万家劳教医院抢救,仍不放人。在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日劳教期满,张祥富被接回时已经奄奄一息,回来后家人带到多家医院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晨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我在长林子劳教所目睹的血腥暴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4/171680.html
正告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立即释放徐新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141875.html
长林子劳教所恶警赵爽摧残大法弟子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34674.html
张祥富生前讲述长在黑龙江林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70.html
揭露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2/7/120283.html
黑龙江方正县恶人丑永生的犯罪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2/117067.html
从恶警赵爽的有恃无恐看邪党的嗜血本性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11/16/114643.html
黑龙江省方正县33岁张祥富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10/25/113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