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徐增良
性别:
去世时年龄:
2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77(Case No. 177)
案情简述:
原籍山东胶南市海青镇水泊村。因坚修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被恶警活活打死。徐增良死时光着上身,下身(两条)大腿内侧布满直径约为3厘米的紫红圆点,头部一侧有一约14厘米长的很深的血口子,耳朵也碎了,血肉模糊。

徐增良,于一九七二年出生,一九九三年考入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系,一九九八年本科毕业,取得学士学位,于同年分配到平度市中医院中医科工作。自大学期间得法以来时时处处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他为人随和,从不于人争辩,做事情先考虑别人,面对别人的误解,嘲笑,无端责骂他总是一笑了之,不记不报,一如既往地慈善待人。工作中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同学同事及病人都说他:“老实、真诚,是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徐增良为了向政府反映实事情况,讲清大法真相,独自进京上访,却连信访局也没能进去便被恶警非法抓捕,期间不让上厕所,身上所带三千多元被恶警非法扣留。回到单位后被非法关押在警卫室,有人轮流看管,失去一切人身自由。其单位保卫科科长及手下对其拳脚相加,恶语相骂。后让他打扫单位卫生,看自行车。每月只给他二百五十元,后又让其到药房干最脏最重的活儿。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因看一位功友的家人被公安非法审讯,对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逼其写什么揭批材料,限期三天,否则便送他劳教。徐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被迫辞职,后因公安及单位不断地骚扰,他被迫告别年迈的父母及亲朋好友,从此流离失所。

虽然遭到种种非人迫害,但徐始终保持坚定的正念,对大法对师父坚定的正信从未动摇过。在艰险的环境下,他始终保持一种乐观祥和的心,并且帮助其他同修坚定正信。他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应该做到放下生死。正是这种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使他在生死的重大考验面前,在遭受严刑拷打中,坚定地走了过来,宁死不屈,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徐增良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不幸在莱西被抓,公安逼他说出印刷地点和有关学员,因他不说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被活活折磨致死。对此,平度及莱西公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徐增良死时光着上身,(只穿一条裤子),下身(两条)大腿内侧布满直径约为3厘米的紫红圆点,头部一侧有一约14厘米长的很深的血口子,耳朵也碎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家属于四月十八日才得知徐增良遇害。

恶警为推卸责任,掩盖事实,伪造了车祸假相。但所有有良知、有头脑的人都很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一切也说明邪恶之徒是见不得人的。虽然它们逞凶一时,但自古以来善恶有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打死徐增良的杀人凶手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惩罚!

徐增良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不幸在莱西被绑架,三天内被活活折磨致死,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冤死狱中。对此,平度公安局、莱西公安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徐增良死时光着上身,只穿一条裤子,下身两条大腿内侧布满直径约为三厘米的紫红圆点,头部一侧有一约十四厘米长的很深的血口子,耳朵也碎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徐增良的爸爸妈妈于四月十八日才得知徐增良遇害的消息。白发人送黑发人,世界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此。

责任人是平度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目杨仁寿、代玉刚、王欣玉、王淑华,以及平度“政保”科长:石维兵;平度“政保”科恶警:孙全海、于滨、周锡斌,这些人秘密做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徐增良)的很多坏事,对密谋绑架(非法搜寻、非法抓捕)徐增良负有责任。

相关原始资料: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243829.html
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及其它学校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96p.html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17701.html
山东平度市中医院徐增良医生被拷打致死的前后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8/26/15392.html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徐增良、张付珍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4/26/10335.html
山东平度公安采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2/9249.html#chinanews0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