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凌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114(Case No. 1114)
案情简述:
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李凌在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凌,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因此李凌被北京市公安局绑架,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四月,李凌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关押在女子监狱第三大队第三小队,监区长叫孙亚威(女);管教科长是果海燕(女);三小队队长叫徐曼(女)。

李凌被关押在三大队三小队期间,恶警孙亚威、果海燕、徐曼等人象魔鬼一样,以各种流氓手段强迫李凌转化,放弃修炼。恶警对李凌轮番轰炸,利用“犹大”向她灌输中共恶党的歪理邪说来扰乱她的思想,加上伪善和虚假的承诺,造成她主意识不清,思想出现糊涂状态。李凌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顺从了他们。二零零零年八月,李凌头脑开始清醒,认识到自己被邪恶欺骗了,她向那些迫害者宣布:转化是错误的,她在被迷惑的情况下所写的那份‘三书’全部彻底作废,她永远都不离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李凌多次向恶警要回那份侮辱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的罪恶的“三书”。这一清醒的举动,使那些拿到了“三书”正准备向邪党请功领赏的监狱邪恶党徒大为震惊,也十分恐慌,随后对李凌实施更流氓、更残忍的手段。他们一边散布谎言,说李凌精神上出了问题;一边强行给她吃下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李凌头疼难忍,神志恍惚不清。在疼得不能自主的情况下,将头往暖气片上撞,头被撞破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即使在这样的残酷迫害下,李凌依然坚修大法,一直不配合邪恶,一直反迫害。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监狱的邪恶之徒将她关到严管号里,也叫“小号”。“小号”窄小,只有两平方米,人在里边,站不起来,也躺不下去(伸不开腿,直不起身)。“小号”没有窗户,都是封闭式的,里边又黑又潮,吃、拉、尿都在里边。不给细粮吃,每顿只给一个硬窝窝头(一两),从铁门栏杆中间递进去。

李凌被关在小号里,恶警不但不给她被褥,还将她的衣服扒光侮辱她,让她光着身子坐在潮湿的水泥地上。恶警每天安排李平、王英、孙德颖等六名犯人看着她,不让她炼功,白天黑夜二十四个小时不让她睡觉,轮流折磨她,强迫她写“三书”,放弃修炼,并要求她配合中共邪党做反面宣传,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李凌拒不配合,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与流氓恶行。恶警给她强行野蛮灌食,李凌不从,恶警撬李凌的牙,嘴被撬得鲜血直流,牙齿被也被撬得松动、扭曲。

2001年6月末的一天,李协江窜到太和区吉祥村,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张月霞和李凌。

李凌去原单位讲清真相被恶人举报,于2002年5月28日被北街派出所恶警绑架至锦州市第一看守所,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两次,非法判刑四年,李凌不服,为自己无罪上诉,被非法驳回。2002年11月15日,李凌被强行送至沈阳大北监狱继续迫害。

在第一看守所李凌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到大北监狱检查出有心肌炎等多种疾病,但大北监狱声称除传染病外,其余全部收监,强制劳动。现李凌已被送至大北监狱三大队继续迫害。

李凌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古塔区政法委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三大队实施迫害。沈阳大北监狱(现已搬到马三家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残酷迫害中,大法弟子李凌于2004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李凌1994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各种疾病全部康复。同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她是同事、邻居、亲人们赞不绝口的好人。1999年7月20日江××疯狂镇压法轮功后,同年10月,李凌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进京上访。并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亲身受益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怎知当时国务院“信访办”已经成了镇压和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地,无奈李凌只好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因此被判刑一年半,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

第二次遭冤狱被摧残致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八时,李凌被从家里绑架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四年,于十一月十五日再次投进辽宁女子监狱,继续关押在三大队三小队。迫害李凌的恶警还是孙亚威、果海燕、徐曼、安干事等人;夹控迫害她的刑事犯人还是上一次迫害她的那些犯人。

李凌被监狱视为重点迫害对象。孙亚威、果海燕、徐曼合谋,用各种手段来摧残李凌,强迫李凌放弃修炼,白天强迫她干十几个小时的劳役,晚上就安排犯人折磨她,逼她背监规,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罚她蹲着,对她打骂、人格侮辱,不准与其他人搭话(互相看一眼都不行),不许家人接见,不许给家人打电话,不许买东西(家人给存的钱全被他们控制、冻结不让花),经常以“你是二进宫(指第二次入狱),你是监狱重点对象”等等语言来威胁恐吓李凌,强迫李凌妥协、转化。

长期的精神上摧残迫害和肉体折磨,李凌的身体已经彻底垮下来了,头发大部份都白了,全身浮肿,整个人都走形了。

二零零三年夏天,沈阳大北监狱男监和女监一起搬迁到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改为沈阳监狱城,沈阳大北监狱女监更名为“辽宁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底,三大队管教科长果海燕被调到狱政科,三大队管教科长换成恶人郭乃娟。郭乃娟上任以后,为捞取政治资本,更加紧了对李凌的迫害,手段更加卑劣。李凌抗议监狱对她的残酷迫害,她在生产车间、收工回监舍的路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多名恶警和犯人冲过来将她按倒在地,将她带走酷刑折磨,李凌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将她送进监狱医院强行灌食,同时安排恶人犯人张春娥等人胁迫恶警恶医夹控迫害李凌。

从李凌被送进医院到被迫害致死,期间再也没回到车间与犯人一起干活儿,而且监狱全面封锁李凌的消息。

直到二零零四年的十月份,才从犯人嘴里得知李凌已回监区,被禁闭在监舍楼三大队所在楼层最里边那个监室里,由恶人犯人张春娥和朱启荣俩死守在她身边。犯人看到郭乃娟和徐曼和犯人头儿李平经常出入关押李凌的监室。白天犯人出工到服装车间那栋楼去干活儿,监舍楼里没有人,只剩下监控犯人和号子。恶警、犯人对李凌大打出手,以各种手段折磨李凌。到了晚上,犯人收工回监舍的时候,恶警害怕李凌把他们的恶行告诉别人,就把李凌死死地关在屋里,不让别人看到。

而且李凌被关的那个监室在走廊的尽头,走廊里有号子犯人看守,其他犯人也过不去,无法知道李凌被迫害的情况。李凌明白他们的流氓和恶毒,只有大声地喊叫,别人才能知道。流氓恶警害怕李凌大声喊叫,就令张春娥、朱启荣在犯人收工之前就用东西将李凌的嘴堵上,将她的手也给绑上。而且这期间还不许李凌上厕所,叫李凌天天憋屎憋尿。李凌憋不住都尿在裤子里。白天两个恶人就毒打李凌,说李凌故意往裤子里拉尿。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目击者亲眼看到恶人张春娥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压上枕头,两手又死死摁住压在李凌头上的枕头,李凌就这样被窒息而死。

李凌被迫害致死之后,三大队的头目(全是女的)大变动:郭乃娟被调到九监区;徐曼被提升为三监区干事;安姓干事接任管教科长;监区长孙亚威患癌症,李红卫任第三监区长。孙亚威遭恶报患癌症已经挺长时间,李红卫与孙亚威工作交接是在李凌被迫害致死之前还是之后,记不清楚。

被狱警操控杀害李凌的凶手张春娥:当时只有二十四、五岁的年龄,家住抚顺市新宾县,家庭生活困难,因犯抢劫罪被判刑四年。入监后家里没有人管她,无人探视她,连买日用品的钱都没有。监狱恶党平时免费供她卫生纸、洗衣粉、肥皂等日用品,过年过节给她一箱方便面等。监狱利用这点儿小恩小惠来诱骗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入监不久就被安排夹控迫害李凌。李凌被迫害致死之后,监狱给恶人张春娥买了一包卫生纸,一箱方便面,一套棉衬衣作为奖励,还给减刑。

凶手朱启荣:当时五十多岁的年龄,家住沈阳市,此人脸、手长满白癜风。原被关押在三大队第一小队,二零零四年秋天转押三小队的。来三小队之前不久,她与一小队犯人李继荣被监狱恶党安排在监狱医院迫害辽宁营口大石桥子镇法轮功学员张菊贤。唆使她迫害张菊贤的一小队恶警队长叫赵秀梅。

2000年5月恶警从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弄来了两个放弃信仰的所谓被转化者伊厚梅和孙灵华,对李凌进行强行洗脑,强迫她放弃自己的信仰,致使李凌精神恍惚。

2001年2月上旬,辽宁省女子监狱强行给李凌吃破坏脑神经的药物,并关进“小号”(面积只有2平方米的小屋,非常潮湿),利用四名刑事犯在这个小号中进行“包夹”迫害,逼其转化,造成她精神失常。直到2001年4月24日刑满,李凌才被从小号放出来。

在前一段时间里,沈阳大北监狱(现已搬到马三家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残酷迫害中,大法弟子李凌于2004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狱方于11月17日通知家属时,人已死亡。据悉:10月20日左右,家人探望李凌时,李凌身体状况未发现异常,在短短的20几天里,就这样一个善良的生命被活活地害死,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1/“人间地狱”——辽宁省女子监狱-373100.html
女教师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8/女教师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296158.html
劳动局长被辽宁省女子监狱折磨致死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8/%E5%8A%B3%E5%8A%A8%E5%B1%80%E9%95%BF%E8%A2%AB%E8%BE%BD%E5%AE%81%E7%9C%81%E5%A5%B3%E5%AD%90%E7%9B%91%E7%8B%B1%E6%8A%98%E7%A3%A8%E8%87%B4%E6%AD%BB%E7%BB%8F%E8%BF%87-276392.html
目睹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235896p.html#1126214943-1
辽宁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年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230463.html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不完全统计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3/200811.html
锦州地区迫害法轮功情况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0/116917.html
锦州市公安局“610”恶警李协江罪行累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8/112664.html
沈阳大法弟子石胜英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情况(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6/109881.html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离开中国不久 李凌即被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2/104594.html
忆锦州大法弟子李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0/91090.html
大庆大法弟子李凌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0/91105.html
原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李凌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0/89639.html
张福清、张桂贤等大法弟子在沈阳女子监狱遭虐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573.html
辽宁锦州大法弟子自述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05.html
前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李凌被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5/70860.html
原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李凌再次被非法判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4/40405.html
为大法上诉--记大法弟子李凌 (附上诉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4/2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