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姚宝荣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1(Case No. 21)
案情简述:
甘肃兰州安宁区大法弟子。

自1999年7.20起截至2002年6月为止,至少已有420多名大法弟子被毒打迫害而死,几十万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甘肃省被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操纵下的甘肃恶警残酷迫害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部分名单:姚宝荣(兰州市安宁区),黄星瑾(武威市凉州区),李发明(陇西县),尹永江(兰州市城关区),刘兰香(武威市民勤县),宋延昭(武威市凉州区),张凤云(兰州市西固区),袁江(兰州市城关区)。

2000年5月17日,在家学法时被公安带走,5月19日下午姚宝荣死亡。死因不详,据称不幸从公安分局五楼坠落。部分学员去兰州空军医院太平间看望,遭到留守人员拒绝,太平间附近布满警车。5月23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公安将姚宝荣遗体装在一个大口袋内,从医院悄悄拉出,强行火化,消息不准外传。据称当时只有公安人员和民政局的领导在场,家属不在现场。

“610”说姚是“自杀”,草草了事。明白真相的人谁都不会相信那些鬼话,去过那个办公室的人都清楚,窗户右边的一张办公桌坐的是政保科的科长石怀中,左边是一个长沙发,沙发前放一个茶几,姚要跳窗户必须爬到茶几上或爬到办公桌上,然后站起来再上窗户,需要多长时间,而石怀中还有一个帮手,当时室内另外还有两个人,就是姚想跳楼也没有这个机会,室内的人能一动不动的看着姚跳楼吗?她为什么跳楼?谁帮她跳的?早上8点到下午2点半,石怀中是怎样迫害姚的?认识姚的人都知道,姚为人宽厚、心地善良、性情开朗、直率,她为什么自杀?石怀中就是直接责任人,是迫害姚的元凶,他自九九年迫害一开始就是安宁分局“610”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之一,直到现在还在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张宏泰也是他绑架的。

姚死亡后,公安强行要求知道事实真相的学员告诉别人姚为抽大烟而死,如说出事实真相,将被判刑或劳教。20多名知道事实真相的学员被抓走。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不抽烟,不喝酒,抽大烟一说显乃一派胡言。

善恶有报是天理,兰飞厂“610”打手李和平,处书记张吾善当月一个星期五在歌厅喝酒,夜晚三点被坐台小姐叫来一帮朋友给捅了刀,两个人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醒来,差点送命,厂里让他内退了,这就是替邪恶中共卖命的下场,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出卖良知,在兰飞厂没少迫害大法弟子。

相关原始资料:
甘肃司法干部张玉霞遭冤狱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0/甘肃司法干部张玉霞遭冤狱迫害经历-287904.html
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2/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283649.html
兰州大法弟子姚宝荣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0/211432.html
金城血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37.html
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5/67486.html
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8/63471.html
来自河西走廊的系列报导(1):承受无名迫害 唤醒正义良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3/31665.html
揭露兰州恶警韩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8/9735.html
忆兰州弟子姚宝荣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1/14/129.html
2000年6月7日大陆消息- 兰州公安处理姚保荣后事偷偷摸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9.html
法新社:绝食抗议的法轮功成员被强行灌食而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7/3597.html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大陆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5/3611.html#yao
兰州公安威胁并拘禁姚宝荣案知情者数十名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4/3617.html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镇压尚未停止,迫害还在继续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3/3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