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生范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98(Case No. 198)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双城法轮功学员。

2001年6月10日左右被警察抓走(张生范是个拄双拐的残疾人)。6月12日上午8点30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56岁),管教徐成山,任光,吕河坤来提张生范,他们让犯人把张生范抬入管教室。(这三名犯人有一个叫刘士伟,外号叫东子的,四圈的)。这些恶警手里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管和长20公分左右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他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这时张生范有气无力的说:“你们不用灌,我自己喝吧。”狱医那彦国恶狠狠地骂着说:“×××,早干什么去了,不行,现在已经晚了,给我灌。”骂着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张生范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管教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

*自己糊口,不给单位和政府增加负担的残疾人

张生范,男,38岁,残疾(拄拐行走),原黑龙江省双城市二轻局下属单位职工(已失业),其人清正耿直,待人诚恳,多才多艺,口碑极好,邻里朋友无不赞誉。

自修炼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生活又艰难,但从来未向同单位的其他人一样找过单位。他说我是炼功人,不能给单位和政府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免强维持生活。

*为一句真话四次被抓,关押九个月,失去生活来源

然而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非法取缔。他非常着急难过。为了向国家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他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单拐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后被驻京办事处押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一个残疾的人被关进看守所,不许使拐,只能靠着墙单腿行走上厕所,而又受到管教与犯人的愚弄和嘲笑和辱骂。就这样他承受了很多痛苦与折磨。三个月后6.15办公室向他生活并不宽裕的哥哥非法索要了罚金才放了他。

后来他便经常被街道、派出所的人来骚扰,先后四次被抓,总计九个多月,以至于学生也因此不再来上课了。唯一的生活来源也没就没有了,生活出现了危机。

对一个残疾人,政府不但不给予照顾,反而还给他的生活无端增加压力,这已经是非常不人道而且不可理喻的。然而,更恶劣、更残暴的事情还在后面。

*专案组上门纠缠,暴力抓人

2001年6月9日早7:00点钟,张生范还没起床,“4.28专案组”的几个人就心怀叵测来到他家。他们先是以谈话为由,讯问关于法轮功资料及传单问题,遭到张生范的拒绝。于是他们改变策略说:张国富局长要找其谈话。张生范再次拒绝了。

于是他们便给红旗派出所打电话找来两三个人,这几个人一进屋就蛮横生硬地去拉张生范。张生范说:你们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我不能跟你们走。他们不予理会,生拉硬拽,张生范紧紧抓住他曾给学生教课的长条椅。长条椅的靠背木板都被拽掉了,但还是拉不走人,于是他们就把人连椅子一起撕拉着抬出去。

*残疾身遭暴打身陷牢监

此时窗外已围观了二三十人。只见他们几人把张生范抬着扔进车里,使张生范的头被插进面包车的长椅下面,脖子窝着,身子扁扁的。他们对待一个善良正直的残疾人简直就像随意摔弄一个鸟雀一般。张生范极痛苦地往外挣扎,却被一个暴徒一脚又踹回车里。

车开了,人们看到车里的几个人疯狂地连踢带打,此时已是上午9:00点钟,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这一路不知张生范被打成什么样,但在双城一看守所下车时人们看到的是他瘫软着身体被抬下去的。

紧接着被提审两个小时后,张生范被扔进一看守所的一个刑事犯的屋子里。此后他又遭到怎样的折磨与毒打,实难想像!

*被鼻饲烈性白酒致死

6月12日早晨张生范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上午8点30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56岁),管教徐成山,任光,吕河坤来提张生范,他们让犯人把张生范抬入管教室。(这三名犯人有一个叫刘士伟,外号叫东子的,四圈的)。这些恶警手里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管和20公分左右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他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这时张生范有气无力的说:“你们不用灌,我自己喝吧。”狱医那彦国恶狠狠地骂着说:“×××,早干什么去了,不行,现在已经晚了,给我灌。”骂着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张生范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管教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狱中的人看见他们把张生范抬到监狱房门东侧。其中恶警管教徐成山得意忘形的说:“你们不是能升天吗?这回不是老实了吗。”最后把张生范放在看守所院内一间空房子里,这些恶警全部离去。

*关押四天惨死,家人不得见面

12日9:50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

张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听从得他们的部置。

*焚尸灭迹,双城公安局强行火化张生范遗体

双城市公安局恶警杀害残疾人法轮功学员张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后,他们惶恐不安、怕事情真相进一步败露,他们焚尸灭迹。按着他们策划和部署强迫家属同意,在家属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家属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火化尸体,现在不知他们把张生范骨灰放在何处。

2015年6月28日,姜雅红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首恶江泽民。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亚军、杨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 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33735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2/进谏京城的访民-30172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张生范被害死多年 亲朋要求严惩恶警张国富-248581.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李大彬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58.html#0928232345-2
黑龙江省双城市六一零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68.html#2007-10-6-chev-2
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双城血泪(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25/133923.html
双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频频遭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1/67127.html
不屈的灵魂 浴血的黑土地(二)-- 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纪实综合报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61681.html
深圳市武警医院用法轮功学员做人体实验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8/31/35872.html
黑龙江双城市610恐怖组织大肆绑架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0/28215.html
双城大法弟子张生范在看守所曾被狱医鼻饲烈性白酒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9/10/16162.html
焚尸灭迹,双城公安局强行火化被害大法弟子张生范遗体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9/6/16085.html
黑龙江双城市警察自曝杀人罪行,称“张生范就是我们打死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0/14547.html
暴力升级:双城市残杀大法弟子张生范的犯罪警察在追捕大法弟子时开枪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7/14410.html
黑龍江省雙城市打死大法弟子張生范的兇手自曝殺人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3/14231.html
美联社报导法轮功揭露警察的谋杀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6/22/12357.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残疾大法弟子张生范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6/19/12241.html
镇压,对残疾人也不例外─残疾人张升凡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打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6/18/12240.html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张升凡被警察残杀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6/15/12127.html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的遭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8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