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徐芝莲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13(Case No. 213)
案情简述:
成都市抚琴西区法轮功学员。四川省成都市人,成都市抚琴小学教师。

徐芝莲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平常除兢兢业业完成工作外,一有机会就洪法,在修炼中很精进。“7.22”以后,她曾经3次进京护法,向政府和世人讲清法轮功真象,为此被拘留罚款。有一次进京护法,其婆婆有顾虑,以不帮小徐带小孩相威胁阻止小徐进北京,小徐就毅然将5岁的小孩带上一起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附近,小徐被警察抓住,她不配合邪恶,拒不说出姓名地址,结果在被非法关押数天以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2001年年初,她和两位男功友在城南立交桥散发和张贴真像资料时被发现,当时两位男功友不幸被捕,小徐走掉,几天没有回家(因为当时处于寒假期间)。2月学校开学后,小徐回学校上班,不料在课堂上课时被当着学生的面戴上手铐抓走,随即被关押于成都市抚琴派出所。当天,小徐父亲去派出所看望她,问她想吃什么,小徐说想吃抄手,其父就上街去买给她吃,小徐边吃边想:我不能被邪恶抓住,我要跑,出去后还有大法工作要做。在吃抄手时警察已经将其手铐取下,小徐就趁警察不注意时走出派出所。此后小徐就有家不能回,在外漂泊。

2001年6月28日,小徐回家看一下孩子和爱人,不幸就在当晚遇害。晚11时30分,成都市青羊区文家场张家碾一组。天在刮风,下着小雨。

“嘎---”两辆成都市金牛区抚琴派出所面包公安车停在了村民廖松家门口。6个黑影冲下车,在门口边拍门边狂呼:“廖松,拿几千块钱来,廖松,快拿几千块钱来!”其声音盖过了邻居家的狗叫声。大约15分钟后,门开了,廖松的母亲探出头,见是几个着便装的人。便问:“哪的?”“派出所的。”“证件呢?”一个暴徒递给了她一张警官证。“小心,警官证也有假的。”廖松己起床下楼,对他母亲说。他母亲却打开了门,一下冲进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暴徒一下抓紧廖松,同时,李秀英(女,成都市金牛区抚琴派出所户籍警官)问哭着的小孩妈妈在哪儿,其五岁小孩己吓得说不出话,李便跑了出去,一暴徒同时堵住门口,另一暴徒冲上了楼。10多分钟的搜查,却不见了徐的踪影。突然,楼上一人大叫:“在那边。”边喊边冲下楼,房子周围的警察一呼啦冲向了邻居家,“轰--”几下便撞开了门,冲了进去。小徐真的在里面!勇敢的小徐顺着自家的楼房爬到了邻居的院子里!小徐见门被撞开,便闪向另一角落--那儿拴着邻居家的狼狗。几支手电筒乱晃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狗在此时不但没有叫却如此的温顺,紧紧地和小徐靠在一起。

由于找了半天,警察己恼怒发狂,一丧失理智的警察举起了枪,对准了小徐,“砰--”枪响了,小徐没有倒下,邻居家的狼狗却被打死了。小徐再跑,又是几声枪响。小徐在那小小的院子里落入恶人手里。

在这个院子里,暴徒们开始疯狂地毒打小徐:对着站着的小徐的腹部和后脑勺猛击,用的却是拳头和手枪柄。在他们撞开门的同时,廖松拨打了110和分局督查办公室的电话。

10多分钟后,一辆警车从清水河边开到了邻居家门口,几个人走了进去。此时的小徐己被打的处于昏迷状态,四个人分别抓住小徐的双手和双腿,提起来抬到车边粗暴地扔到了车上。车顺着护城河边的公路方向开走了。在路上,也许是邪恶之徒的心虚,也许是上苍的警告,车撞在了路边一农户的围墙上,倒车,再往前走,在第一个路口(一个丁字路口)停了下来,他们又从车上把小徐拖了下来。小徐几经折腾,已醒了过来。

躺在地上的小徐,没有理智的警察又开始乱骂小徐和大法。“你的爱人和小孩也炼法轮功吗?”没有了人性的警察就为了这一个问题,边打小徐边问,小徐没有回答。在雨中,暴力在继续,打骂没有停止,10多分钟后,他们见小徐没有了动静,却依然疯狂的打骂着小徐。又是10多分钟,也许是他们打累了,也许是他们知道小徐已离开人间,他们又将小徐扔到了车上。车顺着原路开了回来,经过小徐的家门口,又沿着清水河边开走了。

又过了半小时,又来了一帮人到小徐家叫开门,过了一会儿,廖松在楼上喊:“若开门我就从楼上跳下来!”“我们是文家派出所的,来查看现场。”“现场在隔壁。”有两个人走进了邻居家查看了以后走了。

2001年6月29日凌晨,徐芝莲被成都市金牛区抚琴派出所恶警抓捕后毒打致死。当天凌晨1点多,警车开到了省医院,不久,暴徒将小徐放在了停尸房。他们己将小徐的睡衣脱了下来,当时小徐是穿着睡衣从家出去的。恶人李秀英匆匆忙忙地将睡衣拿到停尸房的专门为死人烧纸钱的地方将睡衣烧掉了。

6月29日上午10点左右,小徐又被转移到了铁二局中心医院安抚院内。

6月29日晚上8点。小徐的亲人在安抚院终于见到了她,此时暴徒己给她穿上了安抚院的衣服,小徐的脸油腻腻的,看不出来有伤痕,鼻孔内有血,后脑勺有三个洞,一直在流血。抚琴派出所不准将尸体带走进行尸检。

6月30日上午,家属再次到安抚院为小徐换衣服,后脑勺仍然在流血。当天下午,在廖松家,相关部门的领导和有关部门人员就小徐之死开会讨论,并商议如何处理后事。家属被告知:必须在3天内火化尸体,并拒绝开有关抓人手续和小徐的死亡证明。

因家属拒绝同意签字火化,小徐执教的小学有关人员(守卫小卢和张校长)出面签了字,于7月2日在成都市温江火葬场将小徐强行火化。又不允许家属办丧事。成都市金牛区白果林派出所恶警恶人武福明曾参与杀害徐芝莲。

后来知道,早在2001年3月恶人李秀英就将小徐的户口移走,4月将小徐的户口上在了她母亲所在地,即成都市东马棚街,属黄瓦街派出所辖区。由此,抚琴派出所在这次迫害中到底是什么角色呢?是想争功立功还是受上级指派?还是魔性大发作找人打人杀人发泄?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1/冤狱十二载-成都刘晖女士控告江泽民-322833.html
成都抚琴派出所和街办610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1/成都抚琴派出所和街办610犯罪事实-264283.html
四川成都金牛区中共黑恶势力历年罪行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1/四川成都金牛区中共黑恶势力历年罪行录-253292.html
绝食抵制迫害近三十天 成都教师情况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3/绝食抵制迫害近三十天-成都教师情况危急-251786p.html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1/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二)-242295.html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一)-241998.html
成都市大法弟子李智被恶党人员绑架、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5/163922.html
巴山蜀水悲风起 天理公道正人心(一)(图)── 四川法轮功遭受迫害纪实综合报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0/64476.html
夜半枪声 -- 抚琴小学优秀教师徐芝莲女士被害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8/3/14200.html
成都市大法弟子徐芝莲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7/5/12893.html
成都大法弟子徐芝莲被不法公安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7/4/12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