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建国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28(Case No. 2828)
案情简述: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短短一个月零九天,年仅30岁的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遗体在吉林市公安局尸检中心。

王建国从小就和父亲练武术,父亲在家里开了“八极武馆”,各省、市、武术界的人士都知道王建国的父亲是一个武林高手,学习武术的人从五、六岁的小孩到五、六十岁的老人,无不赞赏王建国的父亲是一个非常重武德的人。王建国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一九九五年五月王建国有幸喜得大法,遇事不和人争了,也不打人、骂人了,和邻居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和睦,父慈子孝,左邻右舍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赵秋梅与王建国结婚,婚后,丈夫王建国在家里开了一家小食杂店和一个修理部为生。

王建国,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一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劳教两年,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王建国夫妻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3200多元存钱全部丢失。面对家属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南京派出所绑架王建国后,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致使脸部和胳膊严重损坏,衣服被打坏(衣服已被退回),即使这样当晚零点王建国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时,看守所未经必要体检和法律文书的查验就非法接收了他。在看守期间,王建国一直绝食,偶有间断。

三月三日,看守所管教找王建国谈话,王建国向他讲法轮功真相,非常坚定,表示只要一天不无罪释放就一天不吃饭。绝食三天后,看守所以所谓保证王建国身体为理由进行灌食迫害,用一天两次野蛮灌食来迫使王建国屈服。明是挽救生命,实则迫害生命。因王建国的不配合,灌食很难进行,看守所以此为藉口要给王建国注射不明药物,遭到王建国拒绝、不配合。

因野蛮灌食,造成王建国身体进一步受损,同时由于迫害造成王建国三月八日出现恶心、呕吐症状,情况很严重。看守所为了推卸责任,将王建国送到二二二医院以体检为名,欲对王建国再行迫害。当时已检出王建国身体病态严重,看守所仍拒绝放人。因王建国不配合灌食,此后每天派三名恶警参与迫害,加之犯人的协同,每天二次灌食,同时看守所以和办案单位谈话为名给王建国精神上施加压力。由于迫害严重,王建国开始被迫喝水,但一直坚持绝食。

在此过程中,在押人员孙继丰被恶警指定每天与王建国在一起,对其进行迫害。王建国的身体在此期间更加虚弱,但一直坚持绝食抗议迫害。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期间,看守所违反规定,未在入所七天后将王转入未决监区(4月5日被转入B监区,因在过渡监区A103室,迫害王建国已顺手),在此期间,看守所一直对他进行野蛮灌食,王建国一直抵制迫害、不配合,坚持绝食抗议,并向他们讲真相。在3月22日宣布对王建国非法逮捕后,王建国精神上承受极大压力的同时,看守所仍未将王建国转入相对宽松的未决监区,而是留在过渡监区加重迫害。在那个时候王建国走路都很费劲,上厕所都得别人搀扶才可。

四月九日,狱医为王体检时,王建国身体极度虚弱,血压仅80/74mmhg,在被野蛮灌食时,出现生命垂危症状。四月十日送二二二医院体检,当时王建国坚持走着进医院,心脏检查出现严重症状,二二二医院欲在看守指使下参与迫害欲对王建国下鼻饲。王建国在死之前曾被船营分局王守义提审迫害,王建国一直不配合,中午被带回看守所。午休时监区领导和管教、狱医和犯人,一直对王建国进行迫害。王建国生命出现垂危状况,仍未被救治,致使王建国在已死亡的情况下,送二二二医院。以抢救为藉口,实为迫害找托辞,掩盖迫害真相,遭到医院拒绝。

为逃避罪责,南京派出所在市中心医院伪造假病历、假“病历”解释:王建国的脸和胳膊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但此病历与事实严重不符,漏洞百出。当家属再次去派出所要人时,谭新强又改口了,说王建国不是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的,是在他跑的过程中摔伤的。

事情出现后,看守所未及时通知王建国的家人,为推卸责任,四月十一日上午,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人员给王建国家属打电话说:“王建国昨天送二医院抢救,没抢救过来,死时呼吸道衰竭……”。中午,家人们匆匆赶到看守所,负责接待的是副所长丛茂华。他说:“王建国送进来的时候脸和胳膊是带伤的,是摔伤。进来之后就绝食,看守所给他灌食,灌的豆奶粉,后来他就吃饭了。3月20几日给他下了批捕,然后他又开始绝食了,还得给他灌食,当时他很瘦,身体已经不行了,最后死的时候是呼吸道衰竭,已经喘不了气了。”

当时家属反问:“你们这是在什么情况下通知的家属?他有生命危险时你们为什么不马上通知家属?”丛茂华马上狡辩:“我们找不着家属。”家属反问:“抓人的时候你们怎么能找着呢?人都停止呼吸了你们才送医院去,抢救什么?”然而当地各执法部门说法不一,说王建国已经死了三天了。

大法弟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王守义也是直接犯罪责任人之一,因为当时也是吉林国安授意船营分局侦审科王守义办理王建国的“案子”。就在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王守义还到吉林市看守所提审过王建国,所以对于王建国的死因,王守义内心最清楚不过了。

王建国平时身体非常健康,以前曾练过武术,肺没有毛病,呼吸循环系统畅通无阻。为什么在看守所绝食灌食期间突然出现因呼吸道衰竭死亡,很明确就是在看守所对王建国灌食过程中,不是出于人道和医德的生命救援,而是对绝食和平抗议的一种报复性折磨,对人生命不计后果的一种迫害,灌食时将管子错下到了气管里,流食进到气管,造成呼吸道呼吸终止,肺部感染死亡。

直接参与迫害王建国的犯罪责任人是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

白发人送黑发人。王建国的父母悲痛欲绝,吉林市恶警还强拆家人给王建国设的灵棚,就连根木头都没留下。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家人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丈夫王建国八十一岁的奶奶抱着王建国的遗像,到吉林市政府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子伸冤。

自丈夫王建国的灵棚搭起后,当地警察每天都派三、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个女警,开着十三辆车闯到赵秋梅家,警察把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進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灵棚内外所有的东西包括:花圈、花篮、纸人、纸马、祭奠用的香炉、水果、点心、价值300元的帆布、和搭灵棚用的木杆等)都被警察们拆除并全部抢走。

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赵秋梅从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出狱,才得知丈夫王建国的死讯。

王建国家人多年来上告无门,遗体至今仍在吉林市殡仪馆内停放。

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还想逼迫赵秋梅同意火化王建国的遗体。赵秋梅被迫离家出走。恶警找不到赵秋梅时,就不停的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

二零一二年八月,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又利用赵秋梅的表哥齐明辉,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齐明辉是沙河子乡政府管理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

目前,赵秋梅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更不能在家中孝敬老母亲。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吉林市看守所在吉林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吉林市政法委、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司法局等部门的直接指挥下,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为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司法局局长、吉林市副市长的刘培柱是这场对善良的修炼群体进行迫害的支持者或操控者,吉林市看守所警察泯灭良知配合邪党当局残酷迫害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曾先后关押过千名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里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残、致死。在吉林市看守所原所长孙竹峰、政委王文奎,后来的所长李伟,副所长刘长江,丛茂华,到现任所长朱宝林,副所长刘长江,丛茂华的指使纵容下,吉林市看守所至今(2011.2.5)欠下了六起人命惨案,法轮功学员王立新、付春生、李传萍、王建国、王敏丽、于全直接死于吉林市看守所的残酷迫害下。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一个自称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的治保主任,一王姓男士,给王建国的亲戚打电话,说要找王建国的母亲,想把在二零一零年补助的六百多元钱给王建国的母亲,因多年没有找到王建国的家人的原因,补助的钱一直没有给,说只有六个人没有取钱,怕误取,让王建国的母亲(本人)去取,还说只有两天的时间,到下周一(二十一日)不取钱,算是自己自动放弃,再想取钱就不给了。王建国的母亲听到此消息,还以为是大队给的补助钱,就打电话找到这位王姓男士,这位王姓男士一直问王建国的母亲在什么地方?都干什么活?说有五百多元钱的补助要给她,让本人去取,还说有民政局的人要来查账,只给两天时间,下周一就到期了,不取钱就没了。

王建国的母亲打完电话后,分析了一下,听亲戚接到电话对方说给六百多元钱,自己打电话对方又说是五百多元钱,还说一直没有找到人,又一直问在什么地方住,干的是什么活,要是正常给钱,用问在哪里住和干什么活吗?现在的电话对方都是显号的,还要什么电话号,还问的这么详细。王建国的母亲认为这又是他们再一次使用的诈骗手段,不能上当受骗。

二零一五年六月妻子赵秋梅女士,控告对法轮功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为冤死的丈夫讨回公道,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
儿子被害死,王树森二零一五年九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相关原始资料:
忆同修王建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1/忆同修王建国-345478.html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344051.html
王建国冤死八年 家人再次被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30/王建国冤死八年-家人再次被骚扰-290723.html
丈夫冤案六载未雪 妻子劝迫害者勿做邪党牺牲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5/丈夫冤案六载未雪-妻子劝迫害者勿做邪党牺牲品-265873.html
王建国冤案六年未雪 恶警逼火化遗体骚扰不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王建国冤案六年未雪-恶警逼火化遗体骚扰不断-265426p.html
王建国冤案五年未雪 警察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7/王建国冤案五年未雪-警察逼迫家属火化遗体-262921.html
吉林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5/吉林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235830.html
害死王建国后 吉林市恶警骚扰其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3/210938.html#091022225644-10
害死王建国后 吉林市恶警骚扰其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66.html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2/04/0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4/190953.html
吉林市副市长刘培柱操控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4.html
刘宏伟被吉林市船营分局恶警酷刑逼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2/145243.html
刘宏伟被吉林国安、公安酷刑逼供 现行走困难(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12/15/144700.html
风雨暗中原 悲歌四处起(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136779.html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为什么“抢救”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31959.html
吉林市王建国家人申诉、鸣冤、上访纪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60.html
八旬祖母为孙喊冤 吉林警察丑行曝光(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125.html
吉林市王建国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9005.html
2006年4月,2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5/126886.html
王建国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数十警察封锁道路掠灵棚(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5/5/126920.html
吉林市国安、610强令焚尸灭迹(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30/126464.html
王建国尸骨未寒 妻子仍被劫持、父母再遭威胁(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4/26/126140.html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一看”罪责难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0/125656.html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吉林市看守所称不负任何责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5/125272.html
30岁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5028.html
吉林市国安强行入室绑架,王建国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24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