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苏菊珍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02(Case No. 2802)
案情简述:
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后善良无私,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1999年10月31日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一次,她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王艳平强迫她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她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

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她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又给开了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她回家后二十二天才能进食,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她被马三家恶人迫害成植物人。当她被带回家时,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目光呆滞,不会说话,没有记忆,不能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不能正常思维、讲话。(2006年4月8日离世)

2006年4月8日早8:30分,被中共教养院残酷摧残致精神失常的大法弟子苏菊珍含冤去世,终年49岁。4月9日早晨在绥中县前所火葬场火化时,发现头盖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无法烧化。向专业人士咨询得知,这是药物中毒的结果。


苏菊珍临终遗照

多名证人曾公开证实,苏菊珍在马三家教养院曾被强制施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这些黑骨印证了这一事实(苏菊珍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从未服用过药品,只有在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用药)。在场的火葬场工作人员和亲友、以及同日去火葬场火化的其他死者家属都见证了这些黑骨,并在当场与其他死者的骨灰进行了对比,所有人都说:这骨头不正常,太说明问题了。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经常浮肿。1996年,苏菊珍本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

1999年6月10日,苏菊珍第一次去北京,到北京电视台说明真相。1999年7月19日,苏菊珍为了给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进京上访,在丰润被不法警察绑架回绥中,后被接回前所。7月27日,苏菊珍又一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某公安局,后正念走脱。1999年8月,苏菊珍再次上访,被不法警察绑架到绥中县看守所,拘留15天。非法关押期满时,县公安局政保科把苏菊珍带到绥中公安局非法提审,苏菊珍正念走脱。

苏菊珍再次进京上访,绥中公安局不法之徒通知了各地不法之徒要求截住她。后来苏菊珍被昌黎战前派出所(或车站派出所)劫持绑架,派出所不法警察借“搜身”之名耍流氓,它们在苏菊珍身上乱摸,甚至抠阴道,苏菊珍说:“我不是小姐,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恶人方才罢手。这些警察抢走了苏菊珍身上的1400元钱吃喝挥霍。

后来,绥中前所派出所从昌黎把苏菊珍接到前所,随后绥中原政保科科长王福臣把苏菊珍劫持到绥中看守所,从前所出来时,一上警车王福臣就脱下皮鞋从头到脚暴打苏菊珍。

1999年9月,葫芦岛不法之徒将兴城、绥中、南票一些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20多名坚定大法弟子劫持到了葫芦岛教养院,办所谓“洗脑班”,不法之徒放诬蔑大法的录像,苏菊珍和兴城的宋彩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挺身而出、站起来带头背《洪吟》和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背法声传遍了教养院。不法警察都被镇住了,全都灰溜溜的出去了。后来大法弟子们又集体绝食反迫害,解体了所谓“洗脑班”。苏菊珍等大法弟子被劫持回绥中,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直至10月31日被送到劳教所。

1999年10月31日,苏菊珍被送到马三家,刚到马三家,苏菊珍就带头背法。第二天(11月1日),菊珍又因为背法被关小号大约半个月(或一个月),却一直在小号里炼功。

后来苏菊珍被分到1大队3分队,曾因为炼功遭到毒打、腿被打伤,2000年5月左右苏菊珍被送到了女二所做“强制洗脑试验”,恶警张秀荣用手铐将苏菊珍双手背铐吊在铁床上,双脚离地,头朝下,期间受尽折磨,经常被罚蹲,整天整夜的蹲着,曾有知情者说菊珍被罚蹲5个月,蹲的腿走不了路。邪恶还曾写了所谓“转化书”,强行按着菊珍的手让她签字迫害她。

马三家女二所原一大队二中队队长,后升任女二所三大队大队长的邱萍(在中共的电视中被美化为“邱妈妈”),干事王树征(音)(后升任女二所一大队副大队长),两个人曾在邱萍的办公室用电棍电击苏菊珍,导致腿不能走路。在马三家,那里的不法警察和邪悟者,虽然都对苏菊珍进行过很恶毒的肉体和精神迫害,但是她们都非常佩服苏菊珍。苏菊珍不管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总是心态祥和、面带微笑。

他们让苏菊珍蹶着,两手不许放在膝盖上。锦州的佟艳玲(被“转化”的)拿一根小棍看着,只要苏菊珍手一拄膝盖,佟就拿小棍打她手,就连上厕所都不让她直腰。她的背心一遍又一遍的湿透了,手肿了,脚也瘸的更厉害了,邱萍还说她是脉管炎。恶人不许她动,一连折腾她七天七夜。又过了几天,就是第四次兑现大会前,恶警又一次对她残酷的折磨。开始让她蹲着,每天从早上蹲到晚上九点,整整一个月。邱萍见罚蹲对她不起作用,又用电棍电她。她回到监室时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手背都电糊了。电棍没让她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又让她做马步站桩,过了几天,再让她龙头扣龙尾(手指尖与脚尖扣一起),这些都是这个黑窝迫害大法学员的卑劣手段。身高1.65米、体重130斤左右的犹大陈肖立(大连)看着她,还坐在她虚弱的身上。那天夜里苏姐一声一声的惨叫,连续折腾了这么久,坚强的苏姐一句话也不说了,躺在床上像个植物人。邱萍说她得了病,带她去看病,结果说她得了精神病,又逼她吃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才慢慢好转。

有一次,苏菊珍的女儿和老父亲去马三家女二所看望她,发现她的手被电棍电的全是伤疤。当时的大队长就是邱萍。苏菊珍在马三家受迫害非常严重,同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没有不知道的。后来她又被转到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沈新教养院等多处迫害。其间被强制施用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不法之徒这样把人转来转去的目地非常阴险,到2001年末,家人已经不知道苏菊珍的下落了。家人开始感觉这里面有问题,于是多方托人打听苏菊珍的下落,费了很多周折才查出人在沈新教养院。但教养院不让见人,于是农历新年前再次托人要求见苏菊珍,负责接待的女警察(待查)问家人是否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又假意说:“苏菊珍表现很好,准备让她回家过年,她这几天有点不舒服,花了点医药费,1800元,看你们是农村的,也挺困难的,给1500得了。”这样家人被勒索了1500元钱之后,于2002年2月5日左右将苏菊珍接回家。苏菊珍是由几个人架着走出沈新教养院大门的,四肢已无活动能力,两眼目光呆滞,面部毫无表情。回家后22天才能进食。家人后来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不是家人追找及时,苏菊珍可能早就被送到苏家屯集中营的活体器官库去了。

即便如此,绥中县公安局和前所镇政府、前所派出所的不法之徒(责任人:前所派出所不法警察王欲为等;前所镇政府不法官员马恩义、张笑华、陈小磊)也并未放松对这一家人的迫害,前所镇政府不法之徒经常去苏菊珍家抄家,抢走了她赖以维持生命的唯一一本《转法轮》和讲法录音带(苏菊珍虽常年一言不发、看似没有思维、生活不能自理、但仍能学法,拿起法来就大声通读、从不主动放下)。绥中公安局原政保科科长王福臣还指使前所派出所不法警察于2002年10月某日将照顾苏菊珍起居、支撑一家人生计的19岁的大女儿绑架进“洗脑班”。

这样,苏菊珍的身体从2005年后半年开始每况愈下,精神状况也更加恶化,有时半夜睡醒就自己光着身子跑出去了。离世之前苏菊珍已经130多天没有进食了,于2006年4月8日早8:30分含冤去世。

相关原始资料:
强奸——流氓党的流氓手段(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3/强奸——流氓党的流氓手段(上)-268659.html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4--267550.html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265381.html
辽宁铁岭市尹丽萍女士曾被关入男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辽宁铁岭市尹丽萍女士曾被关入男监迫害-256546.html
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
https://www.dongtaiwang.com/dmirror/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239575.html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零年间的奴役和暴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4/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零年间的奴役和暴力-236690.html
被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7/221122.html
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1017.html
就张连英遭中共酷刑迫害致欧洲议员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1/206846.html
真相电视脚本:永恒的见证-- 葫芦岛上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7/199124.html
王丽自述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8/160432.html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张秀荣(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088.html
马三家恶警苏境、王乃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责难逃(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2/145192.html
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5/137668.html
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4/137667.html
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666.html
2006年4月,2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5/126886.html
沈阳沉新教养院是迫害苏菊珍的真正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0/125650.html
辽宁苏菊珍被劳教所摧残致精神失常、含冤去世(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4/17/125420.html
助人为乐的好人被逼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9/75058.html
屡遭恶警毒打被迫流亡两年 云山镇郭淑青生死未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5/64954.html
马三家高墙隔断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9/49357.html
我所见到的迫害实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18/48610.html
辽宁马三家集中营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苏菊珍的事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3/1/8/42417.html
幸存者的证词: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罪恶的一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4/36549.html
我在庄河市看守所和马三家集中营惨遭折磨的经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96.html
揭露马三家及其它劳教所的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9/18266.html
揭露马三家的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23/15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