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曾宪梅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3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28(Case No. 228)
案情简述:
曾宪梅,生前家住旅顺口区横山街三号楼203室,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被迫害致死。

曾宪梅是一位高级知识份子。修炼法轮功以前,曾宪梅因性格刚强、争强好胜,造成工作、生活诸多不如意,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每天愁眉不展,孩子们也只敢在她心情好时跟她说些什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曾宪梅彻底变了样,变的生机勃勃、乐观向上。因为目睹母亲的巨大变化,她的孩子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上午,曾宪梅和老伴在西岗区丰源街5号融泰小区1-2-2女儿家,帮助女儿料理家务。西岗区公安分局政经保科警察伙同红岩派出所警察,在老俩口不知来人何意拒不开门的情况下,从外阳台强行入室,非法抄家,在勒索老俩口二百元后,将曾宪梅绑架到西岗区公安分局。

八月十四日下午,曾宪梅的家人得知其出事,急忙赶往西岗区公安分局。家人强烈要求见老人,时任分局局长邢某及政经保科科长曲某等人一再拖延,从家人三点十分左右赶到分局直到在大连第二人民医院 (原西岗区医院)见到老人,中间拖延三个多小时。

家人见到曾宪梅时,老人已经离世,遗体惨不忍睹。曾宪梅的老伴张泽源在《我老伴曾宪梅五天内被迫害惨死的事实经过》中描述如下:“白布下盖着的赤裸全身的她──头部被纱布裹着,在小脑部位可见拳头般大小的血迹,证明此处有伤;右眼圈黑肿的吓人;前下颚靠下嘴巴的中间部位靠里2─3公分处有一块圆型紫黑点,直径大约1─2厘米;右肩上面大面积红肿并中间小面积脱皮;身上在右肋、左腰部、右胯部均有紫青色伤迹;而手背红肿且高高突起;再往下看──左腿下方用一块纱布盖着的破口(纱布上带血),两脚背红肿并伴着多处小裂口等外伤,并且我们还在洗手间的垃圾桶里拾到了老伴的血衣。相信凡见到尸体、见到那些不同部位、不同大小形状伤迹的人,对我老伴的死因会一目了然。”

痛苦不堪的家人想拍下曾宪梅的遗照,被时任分局政经保科科长王某、西岗区检察院李广明科长无理拒绝并阻拦。在家人的据理力争下,最终同意照一张像。

家人要求看曾宪梅的抢救记录,院方称正在整理,在家人的一再追问下,从一位女医生口中得知:分局在下午一时十分左右将人送来,五时十分左右死亡。死亡前,医院既不输血,也不拍X光片及CT片,仅给老人挂一个小吊瓶和一个氧气瓶,而家人看到小吊瓶时,吊瓶中的液体还是满的。

后来,院方提出想看抢救报告需由家属先交抢救款,并且家属要求补拍一张X光片均被拒绝。

下半夜一时许,时任分局局长孙某告知家人,按照规定,非正常死亡人员的遗体,公安部门可以不需家属同意签字,有权单方拉走放到市尸检中心,家人万般无奈,也只好随车将老人的尸体放到了几十里外的姚家停尸处。

曾宪梅在死亡前,是否经医院全力抢救?西岗区公安分局为什么要拖延三个多小时,直到老人死亡后,才带家人到抢救现场?老人是被分局迫害的去医院抢救,为什么医院要家属出抢救款,才给家人看抢救记录?答案昭然若揭。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0/辽宁法轮功学员被毒打致死的23个冤案(图)-353963.html
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6/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恶行-284495.html
大连市年逾六旬老人遭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5/大连市年逾六旬老人遭中共迫害致死案例-250192.html
大连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电话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1/66326.html
发生在辽宁大地上被掩盖的民族浩劫(五)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1/4/64010.html
辽宁发生特大车祸 大客车突然起火当场烧死12人
-- 辽宁当局迫害大法,罪恶滔天,殃及百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7/19809.html
一位中国百姓对大连西岗区公安分局虐杀曾宪梅的看法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9/14/16526.html
用生命铸就的伟大 - 追忆被大连西岗公安分局虐杀的大法弟子、我的母亲曾宪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9/1/15828.html
我老伴曾宪梅五天内被迫害惨死的事实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9/1/15828.html#2
63岁大法弟子曾宪梅在大连西岗区公安分局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8/18/14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