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傅可姝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92(Case No. 2892)
案情简述:
2006年5月中旬,在江西井冈山山上发现了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徐根礼的尸体。据悉,徐根礼的尸体剩下的几乎只是白骨,而傅可姝的尸体尚未腐烂。

傅可姝,54岁,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2005年11月16日和远房表侄徐根礼(金沙县个体经商户),及一位65岁的老太,三人到达井冈山,当晚住在井冈山“永新”私人旅社。次日,傅可姝和徐根礼外出“失踪”,一直下落不明。家属11月29日在茨坪公安分局报案之后,再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游景区寻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

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有公安人员讲,大约在17-18日有人在黄洋界发法轮功的资料。

傅可姝1971年3月学校毕业后,为了支援边区从四川来到贵州,在乡村任教几十年,经常是在每周32节课、每班73人的基础上工作,累得一身病。1998年8月,因实在不能坚持上课才提前退休。为了治病到处求医药,效果仍然不佳;修炼法轮功后,病也好了。在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傅可姝由于说明法轮功真相,曾经遭到当地公安局抓捕,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7月10日当地教育局局长石应昌、公安局国安办陶大荣再次去她家,骗说教育局局长李明昌找她有点事,一上车就把她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非法监禁了将近半年。

傅可姝和徐根礼这次在井冈山“失踪”死亡。目前警方初步认为两人是在旅游途中意外死亡。他们两人是同时失踪的,家属在井冈山到处搜寻过,他们的尸体出现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据证实,死者的器官丢失。

徐根礼的尸体卡在瀑布下游小溪干枯的河床上,全身赤裸,双腿分开,双手举过头顶,像是被人拖放于岩石之间,尸体已经腐烂。死者头发被剪光,头上前额有个大洞,洞口没有骨头,可见脑水,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身体腹胸部被人切开缝合过。公安解释为他们为了做DNA鉴定对尸体进行过解剖。

傅可姝的尸体是在瀑布上面的中段发现的。她赤裸着上身,内衣倒扣包裹着头,棉毛裤、袜子还穿着,外裤有些破烂,脚和小腿有些干枯萎缩,两脚尖蹦直。她的尸体没有腐烂,也是被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两个洞。

警察称两人是自杀,从而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但家人发现两人的死因和死亡时间地点等有诸多疑点。

*几大疑团
同去旅游的还有一位老太太,因旅途劳累,当天老人没上山。傅可姝和老太太约好下午一定回旅社,由此可见他们是不会千里迢迢预谋来自杀的。

两人虽然被抛尸野外,但傅可姝的尸体尚未腐烂,而徐根礼的尸体干枯且已腐烂见骨,可见二人不是在同一时间死亡。徐根礼的尸体干枯地躺在石头上,双手举过头顶,不像突发性自然事件死亡现状。

傅可姝的尸体更奇怪:上半身赤裸被水泡涨,而下半身裤子基本完好,而且脚和小腿有些干枯萎缩。如果尸体是从瀑布冲入河沟,应该整个身体都会被水泡涨,不应该出现脚和小腿干枯萎缩,这说明傅可姝的尸体是有人特意放在水沟,人为制造的假现场。

还有傅可姝的尸体两脚尖蹦直,说明死者死前可能被人拖着走,或者死者死亡时正在遭受剧痛。

种种迹象让人不由得不猜测,两人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后盗取了眼角膜,而年轻小伙子徐根礼还被摘除了内脏器官。因为一根头发都可做DNA鉴定,公安为何一定要开膛破肚呢?二人极有可能被活摘器官折磨致死后被抛尸荒野。

相关原始资料:
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594.html
傅可姝生前就自己遭受的迫害申诉(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3/136208.html
傅可姝和徐根礼疑被摘取器官抛尸井冈山(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79.html
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徐根礼尸骨在井冈山发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07.html
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等在井冈山“失踪”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5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