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肖淑芬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42(Case No. 2842)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大法学员

肖淑芬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数年,2006年6月8日其家人接到监狱方面通知:肖淑芬已死。肖淑芬子女于9日早去领遗体,监狱百般刁难不让见遗体,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也没有结果。后来情况不详。

肖淑芬老人,家住牡丹江市步行街,一生为人朴实善良,工作勤勤恳恳;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越来越好,更加善待亲友、邻居,家庭和睦与儿媳间更是笑口常开,法轮功给全家带来了祥和的气氛。可是99年7月20日恶党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老人几次被非法绑架(关押在兴隆看守所),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破坏了,家里人失去了往日的欢乐。

2002年末,肖淑芬老人因向老百姓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做揭露媒体造谣的真相资料,被牡丹江市政保大队又一次非法绑架。在牡丹江市公安局,老人遭受了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邪恶之徒把老人绑在老虎凳上灌大量芥末油,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憋至半死;用铁钳子拔牙、用铁钳子夹手指、夹手指甲;七天七夜不许老人睡觉,反覆用刑,把老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而施暴者们却是身着警服、头戴国徽的“人民公安”。

2月9日,恶警张晓影毒打肖淑芬,大法学员王爱芳说“不许打人,打人犯罪”,被恶警绑在暖气管子上迫害。肖淑芬老人被绑在床上将近20来天,因她炼功,恶警还给她插管灌食迫害。

肖淑芬2005年2月被从病号监区四楼转到三楼。恶警要强制“转化”她,张晓影亲自指挥,把她强行抬到三楼,用被子盖上,走楼梯时把腰撞伤。它们下毒手逼其转化,强迫她骂老师骂大法,她不肯,刑事犯就掐她脖子。2005年10月,刑事犯李桂芝告密说大法学员有“经文”,恶徒们在三楼翻大法学员,把肖淑芬的棉裤扒下来,侮辱她。

二零零五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恶警为了达到大法学员转化,黑天白日不让大法学员肖淑芬睡觉,剥夺人身自由。她经不起非人折磨上吊,被查夜岗发现才免生命危险。

自从2006年3月末开始,由刘志强狱长分配,把狱里几乎所有的经济犯和一些他们平时培训出来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刑事犯打手,大概80人左右,调去专门强制“转化”“攻坚”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六年三月生病,大法学员找到吴彬让他跟干警反映病情和家里联系,吴彬强加阻拦,不但不给反映还不让见干警。大法学员肖淑芬生命垂危,大法学员又一次找干警反映。干警说和家人联系不上。一拖再拖耽误了最佳治疗期。

肖淑芬在监狱里死了已十多天,始终没有通知到家属。监狱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肖林找她谈了一次话,大家都以为是她去医院看病检查,为她准备好了衣服及所需要带的东西。可她去了一会就回来了,大家忙问什么时候看病走?谁知,肖林根本都没有提叫她去看病的事。那时她已经半个身子不好使了,上厕所走路都费劲,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必须的三四个人扶着才能走,前后左右都必须得有人扶,不然就向一侧倒。经过十多天的时间,监狱都没告诉她家人这件事,一直到她去世后,十多天家里才知道。在肖淑芬去世时,只穿一件旧背心和旧线裤,光着两只脚,法轮功学员把她现成的新衣裤鞋袜找来,监狱同意去医院了,可是她已经很危险了,好半天才能喘上来一口气,真的是奄奄一息了。法轮功学员要把她的衣物等带上,可是“犯户”商小梅说别带了。肖淑芬就这样含冤离去了,人死了,连穿衣服的权利都没有了。

肖淑芬、徐伏芝等多名大法学员被秘判重刑,于2003年6月被劫持往位于哈尔滨的省女子监狱。因长期关押遭受迫害身患多种疾病,被狱方拒收返回牡市。本应保外就医,而丧心病狂的“610办公室”李长清等人不放人、不予医治,伙同看守所长于成龙等人,把这些已经被关押迫害身患重病的女大法学员关在看守所折磨数月后,再次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并且把肖淑芬老人的年龄由60多岁改为58岁。死后的三天才通知家属。

1999年7.20至今日(2009年2月14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核实的,已有324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牡丹江地区至少已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他们是王小忠、崔存义、李宏敏、叶莲萍、汪继国、徐伏芝、王丽艳、关淑杰、吴书杰、王芳、安凤花、郭春英、宁军、杜世良、肖淑芬、金宥峰、侯丽华;还有因迫害而离世的刘玉桂、宋京华、李淑文等。还有外地法轮功学员潘兴福、魏晓东、李儒清、于军修、孔祥柱、吴月庆等被牡丹江监狱虐杀。全国至少6000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0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送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学员受到中共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这血淋淋的数字正证明着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

二零零五年初,张桂兰被劫持到十监区(病犯监区)。监区长赵英玲,也是监狱医院的院长,她心肠狠毒,人性全无,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迫害,对刑事犯敲诈钱财,她的恶行被刑事犯告发,因为她丈夫是黑龙江省副省长王东华的秘书,本应受到处罚的她,却被调至监狱管理局医院。

和张桂兰同屋住的法轮功学员刘丹,未婚女孩,虽然已经三十岁,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人长得虽然弱小,内心却极其坚强。她抗议迫害,绝食两年多,赵英玲指使犯人护士商小梅对刘丹野蛮灌食,她们比魔鬼还凶残,大蒜加浓盐水用豆浆机打碎后,给刘丹灌进去。里玉书绝食,同样遭到商小梅的野蛮灌食,她常常被犯人张芳清、王鑫华等人毒打。

曲杰被禁止去超市购物又吃不着菜,再加上长期不炼功,她便秘、干燥,上厕所大便时,死在厕所里。还有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肖淑芬,因长期关押不让炼功,血压高,双目失明,几经周折,赵英玲同意带她去哈医大二院看病。定好了给肖淑芬,我们给肖姨穿好了衣服等她们来带肖姨去看病,等啊等啊,等到天黑了,他们下班了也没来人。后来听说别的犯人带出去看病的早回来了。恶警赵英玲是有意不带肖淑芬出去看病。又过了一天,肖淑芬就不行了,她们让犯人护士给打针也没管用,肖姨就这样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牡丹江地区有六人,包括法轮功学员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高一喜、肖淑芬。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4/哈尔滨75岁朴实妇女赵亚伦遭受的残忍迫害-389136.html
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337356.html
屡遭酷刑 伊春市妇女面临被强拆房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1/屡遭酷刑-伊春市妇女面临被强拆房屋-276529p.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我在所谓“文明监狱”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0/231676.html
黑龙江侯丽华屡遭非人折磨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7/195614p.html
李香兰在哈尔滨监狱五年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161266.html
牡丹江市“六一零”头目李长清的犯罪事实和恶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3/155421.html
重庆、湖南、沈阳等地四名大法学员被迫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8/147760.html
2006年6月,20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6/132280.html
黑龙江大法弟子肖淑芬被迫害致死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53.html
66岁肖淑芬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6/12/130218.html
黑龙江女子监狱病号区和九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7/124676.html
像她这样无辜被关几年的大法弟子何止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8/124728.html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795.html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09.html
因揭露媒体造谣 牡丹江市肖淑芬老人遭酷刑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5/73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