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谭学礼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56(Case No. 2856)
案情简述:
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大法弟子。2005年7月25日,大法弟子谭学礼被蓬溪县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绑架并抄家,被送合川看守所迫害,谭妻隔着玻璃去见他,发现谭学礼已不能说话,疑被割喉管。2006年6月13日,谭学礼被送永川监狱继续遭迫害。6月19日晚两点左右,谭学礼被永川监狱迫害致死,遗体上全身是伤。

大法弟子谭学礼,男,51岁,中学,务农,家住四川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中合公社11大队6队。1997年腊月有幸得法。修炼之前严重贫血,经常头晕,只要周围很吵闹,他都会晕倒在地,太阳大了不能出门,着不得急,几乎不能干活。修炼几个月后,这些症状都不治而愈。

2000年5月潼南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弟子,潼南看守所、戒毒所、拘留所三个地方共关押了70多名大法弟子。2000年5月13日,潼南滨江公园有六、七十人集体炼功,谭学礼也参加了,要求释放本县关押的70多名大法弟子。

这一天潼南国安大队张良一伙绑架了在场炼功的所有大法弟子,谭学礼在潼南被非法关押几天后,转遂宁蓬溪看守所迫害40天。蓬溪国安队强行他妻子(大法弟子)交2000元钱才放人,但开的收据只有1200元。从那以后,凡是所谓的敏感日,恶警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都会去谭家骚扰或抄家。

2005年7月25日晚上9点,蓬溪县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把谭绑架并抄家。据周围群众所见,谭房子的坡背后公路上有三辆警车,几十个警察把谭房子围住。

7月28日中午,王开胜又伙同重庆合川、蓬溪国安队共7、8人再次到谭家抄家,收走一台台式电脑。连他家的厕所的粪坑都用棍子去搅动。谭被绑架后,家人一直不知道他被关在什么地方。

2006年1月11日合川法院对谭进行非法审判,未能得逞。2006年6月5日,合川看守所通知谭妻去见人,恶警直接告诉其妻,谭被判刑4年。在这期间谭一直在遭受合川国安队与合川看守所恶警的酷刑折磨。

谭妻只能隔着玻璃和谭通电话,但谭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谭妻问看守所警察是怎么回事,一恶警回答,2005年9月3日谭生病医治无效,就说不出话来了。妻子哭着与谭通话,问警察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谭隔着玻璃把嘴张开,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圈,谭妻问是什么意思。谭把电话放下,伸出一只手的食指,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这只手的食指上横着划了一下。谭妻仍不懂,谭又放下电话,在玻璃上画一个圈,用手指从圈中间画下来,后又把不知何时打掉了的四到五颗牙拿到手上隔着玻璃给其妻看,妻再仔细看他张开的嘴,左边下面的牙不见了,这证明恶警有可能把谭的声带割断了,无法再说话了。后来谭写了一封信回家,里面只有一句话:他从2005年8月2号就不能说话了。

2006年6月13日,谭学礼被送永川监狱继续遭迫害。6月19日晚两点左右,永川监狱打来电话说谭学礼死了,叫家里人必须在24小时赶到,不然就处理了。谭妻听到这一消息当场痛哭不已,想想女儿在外打工,儿子还在学校(大学三年级),不知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就去找了几个亲戚包车赶到永川监狱,问他们人好好的才来几天,是怎么死的。恶警答道是病死的,说6月19日谭晕倒在地,拉到重庆人民二医院就死了。亲人问,送来时要检查身体的,有病你们怎么要收?监狱恶警答道,当时李科长检查没病。

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什么时间死的都无法知道(没有病历,没有医院证明)。谭妻要求见人,恶警又说人已拉到永川火葬场。但恶警提出条件,要见人可以,但不许拍照,只准妻子、儿女见面,亲戚不能见,在亲戚的再三要求下,才让一起去的几个亲戚见遗体。但他们为了见到遗体,只好答应不拍照。

见到遗体,已冰冻,谭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亲人捞开衣服一看,整个胸部红一块,紫一块,两大腿也是红一块,紫一块的,把人翻到背面,见整个背上也是紫红块。当再翻到正面时,谭的鼻子和口里流出了血水。谭妻见全身是伤,就说这不是病死的,我要请律师。恶警说,请律师可以,只能他们去请,不允许谭妻请。谭妻说要等到女儿、儿子回来再说。恶警答道,从19日算起,只给三天时间,三天过了,儿女不回来,也要强行火化。

由于去的这几个人都是农村的,又没多少文化,也不懂法律程序,在恶警的强压下,6月20日下午5点,就将遗体火化了。

谭的亲人返回时,恶警只给了他们350元钱,但他们来回包车,吃住都用去一千多元。谭的妻现在整天以泪满面,女儿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天就晕倒两次。儿子还在上大学三年级,一年要学杂费1万多元。

谭学礼儿子要求警察提供父亲关在哪个监舍、有哪些人,死亡的那天是哪个警察值班并提出要复印一份验尸报告。副监狱长王某恼怒道:“你没有权利查,也没有权利复印,我可以马上驱逐你出去。这件事也不是我们单独处理的,是和永川检察院共同处理的。”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1/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简述-352795.html
重庆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重庆风云二十年(1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0/重庆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82550.html
重庆永川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4/重庆永川监狱的罪恶-260678.html
十年重庆,十年泪(6)—— 被迫害致死的重庆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2/十年重庆,十年泪(6)-257089.html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 四川劳教所、劳改所虐杀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30/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244536.html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095.html
重庆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5/144712.html
重庆永川监狱继续隐瞒大法弟子谭学礼的死因(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426.html
谭学礼遗体被强行火化灭迹 家人无处伸冤(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14.html
大法弟子谭学礼被四川永川监狱迫害致死的更多详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13.html
谭学礼遗体满身伤痕、发声器官被毁(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364.html
谭学礼被重庆永川监狱六天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44.html
我在四川蓬溪县看守所遭受的迫害及了解的真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7/92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