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368(Case No. 4368)
案情简述:
黑龙江大法弟子,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镇答对六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枉判十年,在大庆监狱遭毒打、折磨,胳膊被打折,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及肝硬化腹水症状等。二零一六年出狱后,在警察经常骚扰、邻居监控、隔离中,王江再也没有恢复,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离世。

1999年11月份王江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哈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4天,期间不给吃喝还遭受恶警毒打,眼睛被打充血后又送到平房区南派出所才通知家人。后来王江又被送到平房分局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付出极大努力才把他接回来。2001年元旦王江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构陷,被平房区派出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两年。

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后,遭受恶警的毒打,并被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王江全身发黑。因劳教所环境恶劣,王江全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水,还不许家属接见。这种情况下狱方非但不放人还把王江转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到长林子劳教所后,把王江从一大队到五大队不停的转来转去,转到哪里王江就被打到哪里,目的是制造恐怖气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王江被非法劳教到期时,劳教所以王江不放弃信仰为借口仍不放人,结果王江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才被放回。

2002年3月8日,王江、吕志凡、万国君等9名大法弟子要求狱方无罪释放、公正对待大法学员,取消包夹制度。但没有得到解决,开始绝食抗议,遭到虐待。在大队长王占启指使下,暴徒对几名大法弟子进行威逼,其办法是在两个房间进行,第一房间“帮教”无效,则到第二房间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拳脚相加,王占启骂声不止,时而大打出手,结果,坚定的大法弟子王江被打得三、四天才能下床,万国君被打得长达一周才能下床。

2002年4月9日王江抵制邪恶、不带名签,王占启发现后,在队长室对王江又是拳脚并用,骂声不绝,并用电棍对王江进行残暴折磨,遂后将王江送入阴暗潮湿的小号里关押7天。

2005年底,王江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遭阿城市永源镇派出所、阿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合谋绑架。同年12月9日(旧历腊月初八),永源派出所警察押着王江,在哈达村中共村支书老婆的协同下,闯进王江家里非法抄家。王江的妻子见丈夫的头被打得肿的很大,脸色很不好,就问王江几天没吃饭了?王江没吱声,妻子把蒸好的馒头给他一个,随后恶警在王江妻子阻拦不住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光盘、条幅等物品后就把王江带走了,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几天后看守所来信说王江病了在阿城中医院住院,让家属送四千元钱。妻子现借了一千元钱赶到中医院,见王江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全身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脚上还戴着脚镣子。王江示意妻子解开裤腰带,妻子发现王江尿床了,小便已失禁,就对恶警说:人已经让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还戴着脚镣子,赶快打开。妻子把新买来的内衣给换上,又给恶警一千元钱,之后就把王江送回看守所。

2006年1月9日,屈永华、王江、付文昌、杨功喜、李万越、赵世君、孙双荣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阿城永源镇永和村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村治保主任薛宝信恶意举报,而遭永源镇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阿城法院非法开庭,对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八至十年。

2006年王江被阿城市法院非法判刑10年。 好端端的人为啥给判十年?人被送往何处?这一切都不通知家属。急得家属日夜兼程、四处打听。

2007年1月,家属听说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就追到监狱,狱警说人已经转到讷河,家属马上又追到了讷河,经过了三天三夜,查遍了讷河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王江。后来几经周折,得知王江被关押在大庆监狱,家属又追到那里跟监狱长说:我们几天都没有睡觉了,只让看一眼王江,证实人是在这里,我们就放心了。可大庆监狱就是不让见人,家属没办法只好回家。

2006年7月5日,黑龙江大法弟子徐双荣和王江、付文昌,杨功喜、李万越、赵世君、曲永华等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到呼兰监狱进行迫害。呼兰集训队的犯人晚上不让睡觉,体罚等威逼手段、强行逼着抄写违心放弃信仰的“四书”。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五、六个人挤在一张1.6米宽的床上,根本无法睡觉。衣物被扣留,只有一套,无法换洗,也不让换洗。长时间的潮湿,使身体长了很多的疥疱。

2007年3月15日,家属再次到大庆监狱要求见王江,狱方说什么也不让见。王江的老母亲得知一次次不让见,再也受不了了,只好拖着有病的身体跟儿媳来到大庆监狱。几经周折,家人付出极大的代价,到了下午才见到人。见到王江才知道他被打得非常严重,肋下鼓起大包,胳膊可能被打折。打人凶手是付刚,韩守印。当时警察给王江医治并会处理打人凶手,家属就回来了。到家后家属不放心,王江的儿子去了几次大庆监狱,狱方都以各种借口不让见人。

2007年6月12日家属得知王江在大庆监狱遭到严重迫害消息后,立即前去看望,要求接见,狱方赶紧谎称:他是被刑事犯人打了,说刑事犯人把王江骗到监舍外面,不知用什么打的。并说王江当时自己不说,不报告,过后两天才说,并且谎称已经处理了刑事犯人。狱方说王江太老实,还说没打坏,只说左肋下有包,是长了什么,等等欲盖弥彰。

狱方还说王江不穿号服、不配合,本不让接见的,因看在七十多岁老母的份上才让见的。在大庆监狱,真正的犯人随便接见家属,而大法弟子家属接见时得经过所谓监狱的五个领导人(监狱长、狱政科长、教改科长、监区长、中队监区)的签字,由主抓洗脑改造的副监区长伙同两名刑事犯人看押着大法弟子到接见室与亲属见面。

自从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了大法弟子之后,监狱就对各监区的大法弟子实行比较邪恶的规定,由主抓洗脑改造的监区长和多名狱警具体负责看管,直接控制着对每个大法弟子的一切活动,并用四名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实行严格的监控,并作记录。不准许大法弟子出监门,就是在监舍内的活动也受限制,整日坐在犯人的所谓学习室内。在这样的严密监视下,王江被犯人骗到外面毒打是不可能的,可见监狱方面在掩盖迫害真相。

家属通过铁丝网与王江电话对话,他非常瘦弱,说话时有气无力,声音很弱,勉强听到其声音。家属让其掀起衣服,只见左肋下鼓出一个鸭蛋大的包。问是怎么打的?谁打的?他眼睛直直的瞪着,一脸痛苦的表情,没能说明白谁打的。家属大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江说:以前打的。这是第二次又打成这样的(看样子肋骨已被打断)。这时在旁边瞪着眼睛看着的警察(朱文武,副监区长)赶紧掀起王江的衣服,非常野蛮的捏着伤处的包,嘴里说着什么,只见王江非常的痛苦。这时家属再想说什么,这位姓朱的狱警赶紧挂断电话。

家属看到王江的生命在这里没有保障,很担心,要求狱方把人带出和家属一起去看病,狱方说坚决不行,并掩盖说王江本人不看病,家属说王江电话中同意出来看病,并说如果出现生命危险是要告当事人的。副监区长朱文武却说:不能保证王江的生命安全,犯人打犯人是常事,并说现在社会上照样有打架打死的。同时推托的答应家属两周后给家属交待看病情况。

在大庆监狱严重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这种侵权行为视生命如草芥的现象经常发生。

2007年7月8日,家属又一次来到监狱,要求见王江,几经周折,家人连诈带闹,到了下午才让见人,这次见到人才知道人被打得非常严重,身上肋下鼓起大包,第二天找到省司法厅信访办主任李宗祥,他亲自打电话到大庆监狱,追问此事,大庆监狱王家仁狱长否认犯人打王江,非常肯定。家属表示不相信。

2007年8月15 日,大庆监狱的恶人又开始强迫大法弟子穿囚服,并用暴力手段给大法弟子剃光头。大法弟子王江在前一段时间肋骨被打断,现已化脓露出骨头,监狱不给治疗、不让家属接见,家属要求出外治疗也遭到监狱的推托拒绝。

2008年10月家属又一次来到大庆监狱,这一次见到了王江,人被迫害的非常严重,便血、腰部溃烂化脓,胳膊肿得老粗,抬不起来,连衣服都穿不上,吃饭都成了问题,人瘦得够呛,走路都很吃力,病得非常严重。家属分析一定是上次家属接见时他说出了被迫害的实情,恶人恼羞成怒,回去后更疯狂的迫害他所致。

王江,男,于一九六一年十月三日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原阿城区舍利乡)农民。修炼法轮功后,王江身体健康,是大家公认的老实、厚道的大好人。王江的家庭生活虽不宽裕,但大法修炼让他乐在其中,其乐融融,每天的生活很充实。

二十年来,王江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被哈站派出所、平房区派出所、阿城区看守所、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大庆监狱酷刑迫害多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江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哈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四天,期间,不给吃喝,还遭受恶警毒打,眼睛被打充血后,又送到平房区南派出所,警察才通知家人。后来,王江又被送到平房分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付出极大努力,才把他接回来。

二零零一年元旦,王江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构陷,被平房区派出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两年,被勒索罚金一万多元。王江被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后,遭受恶警的毒打,并被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王江全身发黑。因劳教所环境恶劣,王江全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水,还不许家属接见。这种情况下,万家劳教所非但不放人,还把王江转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江在长林子劳教所绝食反迫害,被狱警王占起指挥恶警和劳教人员对他实施推、掰、撅、打等酷刑,迫害了几个小时后,王江已经不能走路。然后,他们把王江从一大队到五大队不停的转来转去,转到哪里,王江就被打到哪里,目的是制造恐怖气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王江被非法劳教到期时,劳教所以王江不放弃信仰为借口,仍不放人,结果王江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才放回。

遭绑架 看守所里被迫害致病状

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即黄历的腊月初八,王江与其他六名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在阿城永源镇永和村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村治保主任薛宝信恶意构陷,遭永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天,永源派出所警察押着王江,在哈达村中共村支书老婆的协同下,闯进王江家里非法抄家。警察在王江妻子阻拦不住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光盘、条幅等物品后,就把王江关押进看守所。之后几天王江被多次审问未果,一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转关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

几天后,看守所来信说王江病了,在阿城中医院住院,让家属送四千元钱。妻子现借了一千元钱赶到中医院,见王江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全身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脚上还戴着脚镣子。王江示意妻子解开裤腰带,妻子发现王江尿床了,小便已失禁,就对警察说:人已经让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还戴着脚镣子,赶快打开。妻子把新买来的内衣给换上,又给恶警一千元钱,之后,他们把王江送回看守所。

遭枉判十年重刑 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阿城区法院对王江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当年六月,阿城区法院对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王江被冤判十年重刑。七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均被中级法院无理驳回。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江家属几经周折,多方打探,终于知道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完,被劫持到了大庆监狱,家属多次坐车几百公里去探望,狱方不让见,家人几经周折,终于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才见到王江。

王江在大庆监狱被迫害期间,多次被犯人毒打,肋下鼓起大包,胳膊被打折,肿得老粗,胸部出现溃烂,便血,腰部溃烂化脓,手腕等处溃烂,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疼得睡不着觉,人瘦得脱了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下午两点多钟,大庆监狱二监区大队长崔世军喝得醉醺醺的,突然来到二监区四中队场区,强迫在押人员集合、报数。王江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李海、张魁武、戴启鸿都没报数,恶警崔世军邪性十足的打了他们每人五、六个嘴巴,还不知耻的说他们不尊重他,不给他面子。崔世军还让其他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可这次犯人都没动手。崔世军自己酒劲过了,清醒一些了,也觉的没趣,才停手。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王江和法轮功学员李立国因为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曾被关小号迫害,小号是监狱内设的屋中屋,不见阳光,春秋时节都非常阴冷,这里不给行李用,只能穿单衣,躺在木板铺上,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喝烂菜汤。

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监区,这样恶劣的环境使王江身体状况更加恶化,长期以来被迫害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长时间便血,病状很严重,随时生命都会出现危险。监狱方怕王江死亡,担人命责任,只得把王江送到大庆第四医院手术诊治。曾有半年的时间就医,这期间,家人来探视,看见王江胸部、身体上都留有很多处疤痕,并出现严重的肝硬化肝腹水症状,恶警不让他跟家人说话,家人非常气愤,说王江硬是被折磨出病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庆监狱紧急让家属给王江办保外就医。在王江身体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二零一五年,家人几经努力,为王江办了保外就医。王江回家后,王江身体恢复很快。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江家门前突然出现一辆警车,闯进来几个大庆监狱方派来的警察,说是王江保外到期了,以半年体检一次为由,强行把王江拉走,把他拉到哈尔滨公安医院做身体检查,检查后,说身体恢复正常了,不能再保外了,就把他收回到大庆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内医院监区,强迫他继续服刑。

此时王江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大庆监狱和大庆司法局等部门坚持把王江收监,不考虑王江身体如何,继续草菅人命,让家属非常担心王江出现生命危险。终于,王江和家属熬到、盼到了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直到十年冤狱期满,王江才被放回家。

王江回到家里后,身体状况不好,家人也害怕再被迫害,不让王江与同修接触,邻居也跟着监视王江的行踪,王江一出门,邻居就告诉王江的妻子。

哈尔滨平房区辖区派出警察所经常骚扰他,有时候给王江的妻子打电话,一打电话,王江的妻子就得回家,有时候,片警来家里问这问那,不让王江与人联系等。警察敲门不开,就砸门,再不开,就跳进去。后来,王江的妻子告诉王江平时就把大门锁上,把屋里的门也锁上,省得他们进来没有准备。由于害怕,家人也不让王江跟外人联系。王江回到家里,也是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王江身体一直没有康复,再加上他长期处于恐惧之中,精神上遭受巨大的迫害,家人也多方给予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王江在痛苦中被迫害离世,终年57岁。

在王江被迫害期间,王江的妻子由于遭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再加上生活的重担,身体有病,不能干重活,家庭的重担落在儿子一个人身上,母子俩艰难度日。

王江的离世是被中共大庆监狱残酷虐杀,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在法律健全的那一天,参与迫害王江的凶手一定会被缉拿归案,严惩不贷。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9/遭十年冤狱-哈尔滨王江被迫害离世-396824.html
大庆监狱狱警的近期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大庆监狱狱警的近期恶行-295449.html
九年刑期挨过八年 屈永华、赵世君遭毒打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5/九年刑期挨过八年-屈永华、赵世君遭毒打折磨-290053.html
大庆监狱二零一二年残害法轮功学员事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大庆监狱二零一二年残害法轮功学员事例-267381.html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概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2/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概述-258790.html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李建光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4/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李建光的恶行-244906.html
中共恶人的罪行 不会被岁月掩埋(之二)--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4/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之二)-243379.html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王江遭大庆监狱迫害致一身重病 家人无法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4/205874.html
曝光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邪恶狱长李威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6/204635.html#09715231819-3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情况简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679.html
大庆监狱暴行:撕碎烧掉衣服、剃头、暴打、关小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04.html
大法弟子王江近期在大庆监狱被严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57.html
黑龙江大法弟子遭阿城看守所、呼兰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0/137474.html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四大队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4/43981.html
长林子劳教所不法警察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1/31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