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袁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2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73(Case No. 273)
案情简述:
原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祖籍内蒙磴口县人。大法弟子任灿如是他的母亲(甘肃兰州退休小学教师),其父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

一九九五年七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生前供职于兰州市电信局。九九年前半年兰州电信局成立了兰州飞天网景信息产业有限公司,袁江任副经理、技术总监。袁江虽然学业优秀,却一直体弱多病,在清华大学学习期间,身体依然很差,还染上了抽烟、酗酒的坏习惯。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新旧病症一扫而光,整个人精神焕发真象脱胎换骨一样。大法使他开智开慧、道德回升。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六月为止,至少已有四百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毒打迫害而死,几十万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甘肃省被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操纵下的甘肃恶警残酷迫害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部分名单:袁江(兰州市城关区),张凤云(兰州市西固区),宋延昭(武威市凉州区),刘兰香(武威市民勤县),尹永江(兰州市城关区),李发明(陇西县),姚宝荣(兰州市安宁区),黄星瑾(武威市凉州区)。

袁江在遭受甘肃省公安厅长达一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离开人世。袁江是迄今为止已被证实的第三百一十一名受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年龄不到35岁的七十五人之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当时兰州和袁江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六位法轮功学员。袁江的住所被抄了个底朝天。袁江被绑架后先被秘密关在兰州电信局的鸿雁山庄后又押送到兰州人民饭店的一个包层里,一人一个房间,被多人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看守。几个月之内不给家人通知更不让见面。在被非法监禁连续洗脑迫害了半年多,于二零零零年元月下旬才被保释出来。以后每周还要去警察一处汇报一次,持续了半年多。回到单位上班后,其它员工单位都给安排住处,唯独袁江不给安排住所,只得在办公室搭床,每天晚上搭上白天上班前拆掉。

二零零一年一月间,袁不堪忍受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及公安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遭非法通缉。

袁江流离失所在外,直到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或九日),袁江在甘肃敦煌的一辆班车上,警察开始查验身份证。流离在外半年多的袁江没有身份证,警察仔细辨认对照那些被全国通缉的法轮功学员中发现了袁江,立即将其绑架。公安对袁江进行了刑讯逼供,袁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以“大”字形吊铐,并遭到毒打,直到看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戴着手铐脚镣。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后,袁江被送到兰州寺儿沟看守所关押成为兰州警察的“大案、要案”,警察从没给家人通知。父母到处打听儿子的下落,开始去寺儿沟看守所,工作人员不承认袁江在那里关押。十月二十日左右,母亲任灿如得知袁江被送到了鸿雁山庄。

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约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一个奇迹般的机会突然出现了,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由于长期被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在西北十月末天寒地冻的荒山野岭,他耗尽体力,爬到一山洞里,昏迷了四天四夜。而山外面,袁江从迫害基地的成功出走,震动了兰州市、甘肃省,邪恶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地将兰州市翻了个过儿,非法搜查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并波及到其它县、市。

听得警笛声渐渐稀疏,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进了法轮功学员王志君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袁江在王志君家待了一天,又辗转了几天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晚到了法轮功学员于进芳的女儿家,当时袁江受伤的腿肿得又粗又硬。大家也想把袁江送到医院救治,但又不愿让其再落入警察之手。到十一月八日下午袁江腿部突然消肿,九日凌晨一点时头一歪睡去。在场的人以为他瞌睡了,不愿惊动他就离开袁江所在房间。早晨才发现袁江离大家而去了,年仅二十九岁的袁江再也没回来。

然而当时袁江已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

袁江出事后的第二天,下午快六点了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现市局二十六处)的路志斌带着刑警队队长到任灿如家来。晚上市局一处的刑警队长带着一帮人,警察扛著录像机妄图给录像,问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袁江出事后是怎么知道的?等一些情况并做笔录。其间警察又指派了几拨不明身份的有男、有女等人指认任灿如夫妻俩。

在袁江的遗体火化那天警察一处的王继续仍然领着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在火葬场路边站着让这些人指认任灿如。事后警察专门派人去兰州寺儿沟看守所到袁江待过的号室说:袁江没在这里关过。言下之意谁也不能承认袁江曾在这里关过。

袁江被迫害离世后,为了继续迫害救助过袁江的人,市局一处警察可谓煞费苦心,在兰州市开始大搜捕,凡是参与救助过袁江的几位法轮功学员都相继被绑架,甚至连不修炼的于进芳的女儿、女婿也未能幸免。市局一处警察对其家属们挑拨离间地谎称:“死者家属不告我们才不管呢!”市局一处又伙同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将这几位法轮功学员以“窝藏罪”非法判刑:对于进芳、夏付英夫妇俩各判五年、三年,王志君被判五年,文世学被判八年半。于进芳不炼功的女儿、女婿也被抓去刑讯,因让袁江住了两天,房子也被警察非法查封了半年多。于进芳结束五年冤狱后,回家一直呕吐不能吃东西,不到十天就离世了。

袁江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袁江的父亲视袁江为自己的“最爱”,是其的精神支柱。从儿子去世后,不愿和人接触,沉默寡言,有时独自在家放声痛哭,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年,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在床上躺了两天后于二十六日离世。去世前什么话都没有给家人留下,就静静的走了。

任灿如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儿子袁江被迫害致死。任灿如女士要求最高法院追究元凶江泽民刑事罪责。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是谁在泯灭警察的人性和良知-33569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5/兰州城关区部分“610”人员恶行录-293002.html
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下)-290858.html
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9/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上)-290859.html
甘肃司法干部张玉霞遭冤狱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0/甘肃司法干部张玉霞遭冤狱迫害经历-287904.html
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0/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上)-283653.html
清华大学官员迫害法轮功是建校百年的耻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4/227366.html
修炼法轮功的清华学子遭迫害概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762.html
兰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0.html
兰州大法弟子于进芳、夏付英夫妇遭迫害经历(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51.html
揭露甘肃女子监狱黑窝内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4/152758.html
曾救助袁江的大法学员于进芳出狱十天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6/144009.html
甘肃大法弟子忆同修袁江(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2001.html
金城血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37.html
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非法将陈丹等大法弟子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548.html
曾救助过袁江的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1/4/64034.html
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8/63471.html
来自河西走廊的系列报导(1):承受无名迫害 唤醒正义良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3/31665.html
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8/29215.html
关于甘肃大法弟子袁江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补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16/19776.html
中央社:前法轮功甘肃站站长身亡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14/19624.html
29岁的原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被酷刑折磨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14/19548.html
2001年3月6日大陆综合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6/8773.html
兰州辅导总站站长宣布一切保证、悔过作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08.html#2000-9-6-ch-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