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翟连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74(Case No. 274)
案情简述:
家住成安县瑞华路。2000年10月份进京上访,被押回成安县,关进看守所,于2001年5月含冤离世。

翟连生于2000年10月份进京上访,面对抓捕他的警察,老人坦然诚恳地说“我是炼功人,我来说理”。 北京警察却猛朝他脸扇过来,“谁给你说理!”老人后来说:“这一巴掌把我扇醒了,原来政府不讲理。”

翟连生被押回成安县,关进看守所7个月,每顿饭一个小黑馒头,一小碗稀棒子面粥或稀菜汤,没有一点油水。还要每人一天交十元钱生活费。约10平方米的小监室,犯人多时达22个,他们只能拥挤在潮湿的水泥地上睡觉。吃、喝、拉、撒、睡全在这狭小污浊的空间。

邪恶之徒想方设法逼迫翟连生放弃修炼法轮功,老人非常坚定,坚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就用打火机烧他的两个胳膊肘。一天早上,他们同一监室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被看守所恶警曲振平发现,曲振平破口大骂:“叫你们一个星期在里面吃、喝、睡、屙屎、拉尿,不许出来,呛死你们,闷死你们。”整整一个星期监室小门没打开,连到小院放一会儿风的权利也剥夺了。

2001年大年刚过,公安局长李志德带政保股杨士华、田贵生、刑警、武警约四、五十人来到看守所,将翟连生、夏文仲(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3月14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9岁)从监室提出去,跪在院里,由武警五花大绑上绳,上完绳,李志德大声嚎叫:“夏文仲,你们在看守所还敢炼功!”并辱骂法轮功师父。就把翟连生、夏文仲、王书军(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6月20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6岁)等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刑事犯一同带走,在成安县新电影院召开刑事犯公审大会,并沿路游街示众,还拉到路固、漳河店等乡镇。他们被绑着游街两个多小时左右。

家人多次到看守所要求见人,恶警却不许家人见,只让家人把送的食物用品留下。但和他在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很少看到他收到家人送去的东西,法轮功学员见他身体状况特别差,就不断把自己家中托人送进来的食品、方便面、水果分给他吃。但在看守所高压恐怖折磨和长期吃没有营养的饭食,导致身体结实的老人长期腹泻,身体状况急转直下,直至奄奄一息,恶警怕人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所以才同意放人。公安局政保股恶警还向家人勒索钱,家人拒绝,政保股恶警就让家人去看守所接人,遂向家人敲诈两千多元,不打手续,并交待家人到了看守所千万不要说拿钱了。政保股恶警却对看守所说,他家太困难,拿不出钱。

翟连生从看守所出来时,身体虚弱的不行,需两个人搀着走路,回家后要5分钟上一趟厕所拉肚子,不能进食,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大概半个月左右,于2001年5月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274502.html
河北省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老年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6/河北省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老年法轮功学员-265896.html
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6/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下)-261203.html
被迫害致死的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生前遭遇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1/被迫害致死的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生前遭遇综述-259173.html
河北邯郸大法弟子陈玉清、翟连生、周振杰被迫害致死案的相关单位及电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1/28268.html
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弟子 邯郸市三位老人被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8/28084.html
河北省邯郸大法弟子陈玉清、翟连生、周振杰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4/7/28027.html
河北邯郸市大法弟子被野蛮迫害的部份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19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