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贵斌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899(Case No. 2899)
案情简述:
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县洗马林镇大法弟子王贵斌,于2006年9月1日被万全县公安、国保、洗马林镇派出所、村委会不法人员非法绑架,送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迫害,恶警声称王贵斌2006年9月14日凌晨1点死亡,却不让王贵斌妻子看尸体。

王贵斌的三儿追去看了一眼遗体,不法人员却不让将遗体运回家。王贵斌的具体死因不明。

大法弟子王贵斌,自99年7-20以来,当地派出所、治保不法人员多次闯入他家非法抄家,先后被不法人员非法绑架10次。曾被非法关押在村委会、镇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遭受殴打、侮辱,迫害折磨逼迫放弃修炼。恶人并欲将王贵斌劳教,因王贵斌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未成。

2000年5月8日,王贵斌与同修到北京说明真相、证实大法,被天安门恶警绑架,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内,被殴打、非法审讯后,洗马林镇镇长杨生威、赵玉祥和司机王仲兵将王贵斌带到车上,非法搜身,并将王贵斌身上仅有的270元钱全部抢走,野蛮毒打,他们又将王贵斌等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公安局强迫干了一天重体力活,晚上连夜押回洗马林镇会议室。镇长杨生威、邪党书记赵玉祥、政法委书记张玉达、副书记陈廷富、郑向阳将王贵斌打的满脸是血,并敲诈勒索5250元。

2001年1月24日王贵斌再次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劫持,非法关押宣武公安分局6天6夜。王贵斌绝食绝水抗议绑架,恶警们扒下王贵斌的衣服,寒冬腊月只剩一条裤衩,将大盆冷水从头浇下,又故意打开窗户冻他。恶警每天毒打他,用师父的法像抽他,还在他面前用烟头烫师父的法像。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折磨下,王贵斌被迫说出住址,被非法带回洗马林镇关押,他绝食绝水抗议多日才被放回。

2000年12月29日,张玉达、康旺、派出所刘永军等人开车到当地各大法弟子家非法搜捕,又将王贵斌等大法弟子绑架到洗马林大队会议室非法关押。寒冬腊月,没有取暖设备的屋里滴水成冰。不法人员们再次威逼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扬言不转化就罚款,赵玉祥、杨占彪、阮树枝等人污蔑大法和师父。每个大法弟子又被敲诈260元,每天被逼干体力活,四天后才放回。

2001年5月中旬,王贵斌又被绑架到大队治保会议室内,正念走脱,不幸把腿摔伤,肿的象罐子一样粗。在流离失所中,他每天只花1元钱左右买口吃的充饥,睡过墓穴、瓜棚、野外的菜园。三个多月后,在一小村庄被恶人告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姚家房镇派出所。恶警抢走他身上的《转法轮》和身上仅有的180元钱,其中50元是他母亲捡破烂赚来的。王贵斌夜间走脱。

2002年腊月中旬,王贵斌被邪党政法委书记张玉达等劫持毒打、非法审讯后关押孔家庄看守所一天一夜,转押县看守所43天。他绝食绝水中被野蛮灌食二次,生命出现危险才被放回。回家后才知近80岁的老母亲被张玉达推倒,摔脱了肩膀,养了三个多月才好。

2002年4月5日,傍晚6点左右,邪党人员张玉达又带人砸锁撬门,强行将王贵斌绑架孔家庄吴家窑洗脑班,一进门就遭洗脑主管恶警李继金的毒打。在绝食抗议中,王贵斌一天被插管多次,王贵斌不配合邪恶,遭李继金的毒打,脸被打成紫色。因插管插不进去,县医院医生趁他不注意时强行给他注射大量麻醉药,但是用药后的王贵斌却更精神,使旁边围着的帮教和医生面面相觑连说:法轮功神了!这件事使大多数人都不敢继续做恶了。5天后将他放回。(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有公、检、法人员。公安政保马占富、恶警李继金、610头子王利泰,县医院的医生)

2003年3月2日,洗马林镇派出所4、5个恶警又非法闯入王贵斌家,将王贵斌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原县公安政保大队长马占富等非法审讯、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宝书,并野蛮的剪坏了大法师父的佛像,当天又把王贵斌劫持到县看守所。王贵斌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遭野蛮灌食,第六天恶警将王贵斌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因王贵斌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劳教所拒收,才将他放回。

2003年7月中旬初,早6:00,张玉达伙同派出所等,翻墙头闯入王贵斌家,将王贵斌绑架到县公安局,同时非法抄了王贵斌的家,连家中仅有的十几元钱全部抢走。中午原政保大队长马占富将王贵斌和村委会派的帮教庞海一起送张家口沙岭子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王贵斌一直绝食抗议,被强迫灌食两次,插管子多次,迫害到生命垂危,9天后才将人放回。

2006年5月8日晚,9点多,洗马林村治保会王平带领随从人员和洗马林派出所两名恶警等8人,先去西关街王贵斌母亲的住房找王贵斌,先叫门,叫不开门就使劲砸门。然后,跳墙闯入家中,吓的王贵斌老母不知所措。王贵斌老母经历这样的场面,已经8、9次了。

这些恶人见王贵斌不在,又到王贵斌的住处十三队院内。其中有一恶警翻墙跳入院内,弄的砖头都掉下来。恶警闯入他家中,把王贵斌面朝下按在地上,胳膊反扭到背后。恶警恶狠狠的说:“我是派出所的,与我配合好。”

恶警还坐在王贵斌身上,将他的左胳膊扭在背后,右胳膊压在身下,头按着,王贵斌的气都喘不过来。恶警说这个柜里肯定有东西,并将柜锁撬开,抢走柜里所有东西,然后把三间西正房翻了个遍。大门的销子被砸坏,门环被砸烂。这声音把乡亲们惊动了,恶警持续至少一刻钟,才把王贵斌放开。王贵斌当时就不能动了,左胳膊疼的厉害,趴在地上,腰也直不起来。

邪党恶人把王贵斌强行拖上车,拉到派出所,洗马林派出所所长蔡建平、洗马林村的治保会人员郭万宝、司机宝子(小名)和一恶警连夜非法将王贵斌送孔家庄看守所,将王贵斌非法关押孔家庄看守所三天三夜期间不给吃,不给喝。

这次绑架从王贵斌家中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家里的VCD、自动翻带小录音机、毛笔、水笔、圆珠笔、400度眼镜、就连石磨面加工费45元、老母亲捡破烂的钱70元也被他们抢走。

王贵斌被绑架到县看守所,据说要非法拘留半个月,结果三天就放他回家了,当时看守所的值班警察给王贵斌10元钱和王贵斌家大门钥匙,让王贵斌自己回家。王贵斌一看,两张5元正是王贵斌家的钱,那张旧5元是老母亲拾破烂挣的。钥匙是被他们从柜里搜走的。王贵斌怀疑这里有阴谋,他还听到有恶人说,“怎么抓来一个人,不是抓两个吗?”可见,恶人早有预谋。

在被迫流离失所中,王贵斌曾被迫在瓜棚、墓穴中住宿。

2006年9月1日早6点左右,王贵斌刚刚走进他三儿子家的蔬菜店,洗马林村吴瑞从旁观者中得知后,打电话通风报信。一会功夫,洗马林治保会主任郭万保、派出所蔡建平、郭某、孙某等来了,谎称说让王贵斌到派出所说几句话,结果在过往行人的众目睽睽下,强行将王贵斌塞进警车。两天后郭万保将逮捕证扔给王贵斌的家人。

9月15日下午4点多,万全国保大队的警车再次来到王贵斌家门口,洗马林派出所司机田海东传话说找王贵斌的妻子说几句话,结果将其妻带到张家口殡仪馆,说是王贵斌死了。

好好的一个活人,不到半个月却成死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致使王贵斌的妻子处于万分痛苦之中,精神一下垮了,走路还得人搀扶,病倒在床,至今还在输液。王贵斌80多岁的老母亲因多次目睹儿子被非法绑架,吓的至今精神恍惚,神志不清。

相关原始资料:
红魔肆虐张家口(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9/红魔肆虐张家口(二)-272174.html
河北万全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保大队长蒋爱国恶行录(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7/149210.html
张家口万全县邪党人员再次绑架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40.html
张家口万全县王贵斌生前遭十次绑架迫害(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0/138262.html
张家口又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9/138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