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秀菊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907(Case No. 2907)
案情简述:
山东省沂水县崔家峪镇凰龙湾村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恶党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疯狂迫害中,遭当地邪党恶徒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遭受竹条抽、棍棒打、电棍电、伤口上撒盐、体罚等折磨,于2002年1月17日含冤离世。

李秀菊在修炼大法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老年慢支肺气肿,偏头疼,腰腿疼,高血压,脑血栓等,因此常年以来每天都要吃药,离了药简直寸步难行。幸运的是,九八年春她喜得大法,炼功不长时间,她身上的各种病症不翼而飞,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个人。走起路来就像年轻人一样,人也精神起来了,天天笑容满面,开心的帮助丈夫干农活。因此,她对师父非常感激,经常说:“是师父救了我,师父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后,崔家峪镇以张德志为首的一伙邪党恶徒,紧随江氏流氓集团,非法抓捕全镇的法轮功学员,在本镇初级中学办起了所谓的“学习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打骂逼迫各人写保证,勒索交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武光珍、李秀菊为了将真相告诉被恶党谎言毒害的世人,去夏蔚镇过虎峪村发真相材料,并直接向人们讲真相。由于被恶人告发,夏蔚派出所来了几个恶警拳打脚踢把她们非法绑架到夏蔚镇派出所。为了逼迫她们说出姓名住址,对她们进行了一夜的折磨;第二天把她们带到崔家峪镇派出所,又是一通非法刑讯逼供,穷凶极恶的问真相材料是从哪里来的?等等。

恶警们把拳头、耳光、警棍全用上了,还逼着她们骂师父、写三书。恶警为了骗钱,还无耻的让村干部通知家人,说什么每人交上1200元钱,马上放人回家。结果等家人东借西凑把钱交上,去接人时,他们说二十八日就已经把二人送去了沂水拘留所。家人被骗走了钱,人也没领着。

邪党不法人员一个多月来使尽了各种卑劣手段,对她们进行疯狂折磨;但她们二人始终坚信大法,不出卖良知。于是,恶人就把她二人送到了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迫害。在那里迫害手段更为毒辣,邪恶之徒用竹条抽、棍棒打、电棍电、凉水浇、伤口上撒盐、罚站、罚跑、逼着做俯卧撑等,每天对法轮功学员不是拳打就是脚踢。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的一个晚上,郝贵金四个醉熏熏的恶徒骂骂咧咧的来到了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叫武光珍出去,李秀菊等人也跟了出去。一个恶徒把师父像抛在地上,叫武光珍踩。武光珍一看,就跪在了师父像前。四个恶徒疯狂了一样,将武光珍踢来踢去,直到打累了才罢休。武光珍被打的昏死过去,恶徒却骂她装死,不用管她;在这寒冷的腊月天里,提了桶凉水朝她头上身上泼。

李秀菊等人着急地去救她,第二天看到武光珍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和头也肿了,李秀菊一边哭着控诉恶徒的罪行,一边忍不住的浑身颤抖,眼里流着泪说着说着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四肢僵硬。洗脑班的恶徒怕死了人担责任,就通知家人接人。家人将她送到县医院治疗了十几天,但并不见效,又因家中被多次罚款,经济困难,再也住不起院了;因此,好不容易借钱与医院结了帐回家。

李秀菊回家后,张德志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伙同村干部经常到其家中骚扰。每次非法抄家都是天井里站几个人拿着木棒、电棍,屋门口站两个人,还有几个上屋里这里翻,那里看。恶人抄家大多在子夜十二点左右,搞得人提心吊胆,一夜不眠。并且每天三时(早、中、晚)用高音喇叭攻击侮辱法轮功,毒害世人。李秀菊家遭受迫害更甚,骚扰、抄家每次不落。

恶人还把李秀菊丈夫叫到村委,给其上所谓的“政治课”进行恐吓威胁,致使其丈夫每次从村委回家便边摔带砸,发泄怒气,骂这骂那。李秀菊终日以泪洗面,吃不进喝不下,终于在中共恶党的红色恐怖高压政策下,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追查山东省临沂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李秀菊的责任人的通告(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崔家峪镇凰龙湾村村干部及张德志、黄秀军、张仕叶等人,夏蔚镇派出所,崔家峪镇派出所,沂水拘留所,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

相关原始资料:
沂蒙山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5/沂蒙山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35888.html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4/233990p.html
山东沂水县恶人陈希龙犯罪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7/162766.html
山东沂水县李秀菊零二年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0/139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