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沈景娥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920(Case No. 2920)
案情简述:
牡丹江市穆棱大法弟子,原任职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医院护士。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转淋巴癌已经做了两次手术,右侧乳房切除,右侧淋巴摘除。想做第三次手术,因费用不足而没做。医院给她下的结论是:最多能活三个月,没有再治疗的价值了。

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终结的时候,她的人生道路出现了转折。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触了《法轮功》。她非常坚强,知道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她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大法。她坚持炼下来,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医院给她定的死亡期限已远远的超过去了,她不但没有倒下,而且身体还在一天天的好转。手术后的刀口平合了,饭量增加了,精神头也来了,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病态,从此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

她的生命又从新开始了。她要把大法介绍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于是,她和其他同修一起到穆棱、共和、河西等许多地方洪法,把神奇的大法洪扬光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进行疯狂打压。尽管她遭迫害,仍然坚持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并向亲朋好友介绍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的一天,恶警找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问炼还是不炼,炼就抓,不炼就不抓,她被抓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坚持炼功,恶警们强行让她和其他三位女同修一起在露天水泥地上“打坐”。戴着手铐、戴着四十八斤重的脚镣,穿着薄绒衣、绒裤,在地上坐了两个多小时,天上飘着轻雪,恶警孔庆增、王永安、看守所所长耿忠贤、管教叶某在走廊里看着她们。在看守所里关了几天后,她因绝食身体非常消瘦、虚弱,看守所欲将她放回,她母亲去接她时,政保科向她母亲勒索金钱,交钱后才将她释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因在体育场参加集体炼功,被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孔庆增、王永安等人绑架。在看守所,她因拒写“三书”同另两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临走时,孔庆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五佰元钱)劳教所拒绝接收她们。

送双合劳教所不成,六月二十七日又将她们送进牡丹江四道劳教所。在劳教所,她们齐声背法,恶警就用胶带将她们的嘴缠上,打她们,拿电棍电她们,将她们手脚绑在椅子上。

她住的寝室对面是男寝室,她在寝室炼动功,正炼抱轮时,恶警不让炼,她仍坚持,恶警将她裤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炼功时,恶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泼;拽开衣领往里倒冷水。打她、骂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屡见不鲜。

两个月后,由于她绝食反迫害,劳教所将其退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进京请愿,被恶警从北京绑架到八面通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又一次绝食反迫害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八面通公安局逼迫所有大法弟子踩法轮功师父的像,不踩就抓。她不但不踩,还把恶警放在地上的师父像从地上捡起来,抱在怀里,因此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四月份她再一次绝食反迫害,闯出看守所。

她本人遭到迫害的同时,邪恶的魔爪又伸向了她的家庭。她丈夫单位的领导找到她丈夫,让其与她离婚,以此来威胁她放弃修炼。在单位的施压下,丈夫与她离了婚,原本美满的家庭被它们给拆散了。

五月三十日,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开始,她在家中躺着,由于多次被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身体消瘦,对监狱、恶警产生了恐惧心理。当孔庆增等几名恶警到她家时,她大声喊着,不去看守所,恶警们将她抬上汽车。之后的一段时间,她几进几出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她在下城子镇梨树沟村做真相资料时,被下城子镇恶警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19时30分,穆棱市政保科科长孔庆增带领5、6名警察开车来到大法弟子沈井娥家,强行开门冲进屋里,把正在家中炕上坐着的大法弟子沈井娥及母亲惊呆了。3、4个恶警没有任何理由地将沈井娥强行押上警车,沈井娥大声呼救,四周邻居被惊动,目睹了这一公安野蛮抓人的一幕,都很气愤,纷纷谴责这些恶警的犯罪行为,因沈井娥奋力呼救,被恶警在车内打来打去,沈井娥的母亲(六七十岁的老人)拚命向警车冲去想救回自己的女儿,吓的恶警关上车门开车就走,老人一把抓住车的倒车镜,恶警毫无人性的开着车,老人被拖出很远恶警才停下车来,几个恶警把老人强行拉开扔在一边,警车拉着大法弟子沈井娥向黑暗中扬长而去。沈井娥从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就被铐上最大号重镣,手脚被锁在监室地环上,动弹不得,大小便全在上面,整整三十多天。

沈井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她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集训队,她因坚定自己的信仰而被关进小号,小号冬天没有暖气,一天两顿玉米面粥,而且给她上了背铐,整天不给打开,上厕所都不能去。后来有学员去看她,发现她跪在铺板上,头贴在铺板上,双手背铐在身后,一动不动,大便也便在了裤子里,已经是昏迷状态。经法轮功学员的再三要求,才将她送进医院。

监狱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停止。恶警指使刑事犯人经常毒打她,多次打的她大小便失禁;给她上大吊(将双手背后吊起来,双脚离地);多次下胃管灌食;不让她睡觉……。

一次给她上大吊时,刚吊上她就昏死过去了,将她放下来,她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而且双目失明。经常让她整天站在洗漱间(水牢)的通风处冻她。她在那里站着,唱着感人的歌:“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无论是学员还是刑事犯人,听到她的歌声,都流下了感佩的泪水。

熬过了漫长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残,二零零五年五月,她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然而这一天来的太晚了,她的身体已极度的虚弱,每天只有少量进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的衰竭;政府不给退休金,生活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后来身体虚弱到已经不能坐起来学法炼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五岁。

流氓女恶警刘秀芬强行扒侯丽华、沈景娥的裤子,并把她往对着的男监舍的窗台上推。恶警刘秀芬甚至揪住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宋老太的乳头调戏、说脏话。

大法弟子宋秀玉、沈井娥因这二年多次去北京和平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发资料,多次被抓,被抄家,被非法判劳教。沈井娥在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因炼功被扒下裤子露出下身。宋秀玉,沈井娥等大法弟子多次在狱中绝食被强行插管灌食,造成鼻口鲜血淋淋,以至奄奄一息才被释放(宋秀玉又交了几千元的罚款,现在工资卡还在恶警手中)。沈井娥从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就戴死刑犯都未曾带过的最大号重镣。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5/2016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上)-341626.html
穆棱警察害了多少乡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8/穆棱警察害了多少乡亲-289744.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正告穆棱市政法书记李晓光立即停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07.html
黑龙江侯丽华屡遭非人折磨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7/195614p.html
曝光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3/159392.html
零六年十一月,八位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44119.html
历尽魔难 生死无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0/142158.html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至昏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88p.html
黑龙江女子监狱第七监区暴行:毒打、冰冻、野蛮灌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436.html
黑龙江省穆棱市一前乳腺癌患者遭受迫害的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9/23480.html#chinanews0119-7
黑龙江省穆棱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75.html
黑龙江省穆棱市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6/14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