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光辉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936(Case No. 2936)
案情简述:
在江苏省苏州一零零医院门口,人们经常看到骨瘦如柴的白发老妇向人哭诉他的儿子陈光辉惨遭迫害:陈光辉现在苏州一零零医院生命垂危,全身浮肿的已完全没有人的模样,医生已下达病危通知书给监狱,但监狱却不让医院下病危通知书给家属,家属提出转院和把人带回家,监狱方面说“只能死在监狱里”。

现在人们已经看不见陈光辉母亲,年仅四十岁的南京大学毕业生、法轮功学员陈光辉已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去世。他母亲可能也被邪党警察控制。陈光辉二零零四年七月在苏州监狱被迫害成植物人,二年多来主要靠打血浆和吸氧维持生命。

陈光辉,原来是中国人民建设银行连云港分行部门经理兼计算机科副科长,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工作更加踏实,乐于助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陈光辉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后,为了使世人免遭谎言毒害,陈光辉到南京省政府上访,回连云港后被单位停职,在单位监控室留用查看。九九年十月份,单位负责人要求他上电视悔过,被他严词拒绝。同年十二月连云港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了他,并非法判处他劳动教养一年半。

非法劳教期满释放后,陈光辉被北京一家电脑合资公司高薪聘用。他将一年间所得收入全部用于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之中。二零零一年六月北京资料点被举报,陈光辉被捕,后被连云港市公安局非法劫持审查。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在连云港新浦公安分局南小区派出所提审期间,陈光辉正念走脱,被邪党公安部全国通缉。

根据辗转得到的陈光辉原工作单位对他的非法处份决定中所写:陈光辉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再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年后,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被南京市白下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不法之徒投入苏州监狱继续迫害(苏州监狱一般只收押十年以上重刑犯,利用这些重刑犯来监控、迫害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八中队把陈光辉的头卡在小凳子里电击,然后逼其写“转化”书,致使陈光辉被迫害成植物人。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陈光辉脑后受伤,被送入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神经科,一直昏迷,生命垂危。医院脑外科十二区的医生证实,人刚送到医院时就已经四肢僵硬,瞳孔放大,昏迷不醒,昏迷指数为三,实际已成植物人。警察说陈光辉是自杀的,而且是右脑撞墙。医院当时就对陈光辉实施了手术,发现右脑已经无法医治,而左脑居然比右脑伤得更厉害。医院里明白的人都说:这绝对不可能是自杀的。医院有关人士讲,对陈光辉的治疗方案以及治疗经费都受监狱控制,陈光辉肺部严重感染,持续发烧,气管已切开,只能依靠氧气瓶维持生命。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六一零不但不允许保外就医,还企图把人从苏大医院弄回监狱。

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警察才通知家属。陈光辉的亲人去看望,但同时有苏州监狱的警察在监视他。陈光辉家人一直想将陈光辉接回家治疗,苏州监狱和江苏劳改局一直不同意。

陈光辉被迫害昏迷不醒已有两年多,医生检测血糖二十多,血压三十多,一直被邪党人员劫持在苏州一医院,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遇害。

陈光辉去世的当天,江苏省610及邪党不法人员为了封锁消息,连夜通知连云港市610、淮安市610、涟水县610、高沟镇公安局(陈光辉祖籍是涟水县高沟镇),苏州市610、苏州市公、检、法、苏州武警,还有涟水县的一位县委副书记,全部紧急到位,严密监控陈光辉丧事的全过程,确保“万无一失”,加上国安便衣,监狱自身系统内部的警察,有一、二百人,是陈光辉家人的几倍。不法人员到处安插摄像头,全方位监控到陈光辉家去的每一个人。

中共六一零为掩盖其杀人罪行,以唐国防、柏正辉、仰光武、孔杰为首的邪恶之徒炮制了陈光辉“自杀”的谎言,并且伪造了多个版本,在江苏省境内各大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金融系统散布谎言。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了解内情的医生也都说:从伤情看,陈光辉绝对不可能是自杀的。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况且被非法关押的每个法轮功学员连睡觉时都有数人严密监视,又怎么会有机会自杀呢?而且监狱到处都是摄像头,如果陈光辉真的是自杀的,中共六一零早就会迫不及待的把当时的镜头公布于世了。中共六一零炮制自杀谎言是为了掩盖其杀人罪责。

尤其在陈光辉骨灰盒运回家的路上,灵车后更是跟着长长的一个邪党人员车队。从邪党不法官员这种兴师动众、不正常的行为,足以证明邪恶做贼心虚的刽子手身份了。

在这两年多内,陈光辉家人一直坚持向江苏监狱管理局要人,邪党人员都以“绝不可能”回绝。并且在陈光辉病危时,监狱负责人还给医院施加压力说:我们不是防他家的,主要是防那些法轮功的和国外要来调查的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南京第六届世界华商大会期间,陈光辉被绑架,一年后,被南京白下区法院诬判八年,投入苏州监狱,因不接受所谓“转化”被恶警打成颅骨粉碎性骨折。据目击者证实,由于不接受所谓“转化”,陈光辉被恶警等暴徒长时间折磨,将陈光辉的头卡在小凳子里电击,逼其写“转化”书。直到出事当天,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恶警还曾对陈光辉使用电刑。被送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神经科时,已经四肢僵硬,瞳孔放大,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邪党人员逼迫陈光辉家人写下保证:不许上访、不许鸣冤、不许和海外联系营救等等。

陈光辉昏迷两年多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在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含冤离世。去世当天,为封锁消息,火葬场森严壁垒,被全面监控。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3/苏州监狱对陈光辉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5286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4/江苏杨产荣遭冤狱12年-妻子14年前被迫害致死-317013.html
空军退役军人在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6/空军退役军人在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27672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8/银行部门经理陈光辉生前遭苏州监狱残害-271053.html
江苏省六大黑监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0/江苏省六大黑监恶行-263871.html
江苏省迫害案例统计及活摘器官调查线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4/262354p.html
中共九大邪恶基因在江苏省的体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9/中共九大邪恶基因在江苏省的体现-262107.html
江苏省法轮功学员死于中共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2/江苏省法轮功学员死于中共迫害部份案例-255510p.html
苏州监狱黑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29.html
优秀工程师马振宇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5/205940.html
江苏连云港大法弟子陈光辉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6/150906.html
陈光辉突然去世,疑苏州监狱为逃避国际调查而下毒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5/145410.html
一家四口入狱 俞惠男被苏州监狱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9246.html
原建设银行连云港分行部门经理陈光辉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7/81213.html
遭苏州监狱残害大脑受重伤 陈光辉目前生命垂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2/88960.html
原建设银行连云港分行部门经理陈光辉被非法判刑8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65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