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蒋素花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0(Case No. 340)
案情简述:
河北省张家口赤城县样田乡石灰夭村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7日被样田乡政府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多日后被县看守所迫害致死。

蒋素花于1999年2月开始炼法轮功。2001年5月赤城县有21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关进了县看守所。样田乡政府也怕别人去北京,因此就到还坚持炼法轮功学员的村子,逼着学员写不炼功保证。乡长高金龙、副乡长丁竞选、派出所所长杜志刚、武装部长降光兵等人多次到石灰夭村逼着大法学员交身份证、写“四书”等,但每次到蒋素花家都扑了个空。

2002年2月7日(大年二十七)7点左右,蒋素花刚刚做好早饭,还没来得及吃,便听到有人敲门,她开开门一看,有乡派出所所长杜志刚、派出所的小李和乡政府成员丁学军、还有好几个不认识的人,他们进屋后有两个人看着蒋素花,其他人到别的大法学员家去了。杜志刚开始抄家,搜出了几本大法书和炼功磁带。

中午院子里来了20多人,有乡里的、有县公安局的,说让蒋素花到乡里有点事,有三个人连拉带拽的把她推上了车。然后车直接就开到了县公安局。进了公安局后用手铐把她铐在了暖气片的铁管上,他们便都去吃饭了。吃完饭后开始审问她,最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15天,把她关进了县看守所。进了看守所,晚饭没人过问。第二天早饭时,其他屋的人都给开门打饭,但她的早饭仍然没有人管。下午晚饭时她吃了一小块玉米面窝头。第三天(大年二十九)她便开始绝食。当时由于正过大年,对于她的绝食根本无人过问。

到了她绝食的第九天,恶徒开始第一次给她野蛮灌食,灌食是由两个犯人(劳动号)一个人拽两只胳膊,一个人拽两条腿,把她拽到干警房里,再由狱医楮秀珍用一根一米多长的胶皮管,从鼻子直接插到胃里,用注射器往里打放了盐的奶粉水。灌完食后再把她连拉带拽的抬回去,扔到了水泥地上。第一次给她灌完食后,由于胃里多日没进食,她感到恶心,便把灌到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第二次是在绝食的第13天给她灌的食,灌完食后犯人(劳动号)又和第一次一样重重地把她扔到地上,不管同屋的法轮功学员怎样央求他俩把她抬到床上,他俩都不管锁上门就走了。同屋的只有两个大法学员,一个正在绝食,另一个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她挪到床上,跟她说话她已什么都不会说了,喂她奶粉和一些食物她也吃了点儿,只是不说话,跟她说什么都毫无反应。同屋的学员看她的情况很不正常,多次叫干警都无人答理。

到了2月24日,也就是她绝食的第16天晚上,同屋的大法学员发现她人事不省很危险,大声叫干警仍无一人答理。第二天早晨叫人还是无人管。中午,狱医楮秀珍进了看守所,同屋的大法学员把蒋素花的情况告诉了她,楮医生才给蒋素花检查。检查后叫人赶紧送医院抢救,并通知家人。等家人赶到县医院,县医院让马上转院,当天便把蒋素花转到了张家口医院抢救。在张家口医院家人发现她一只胳膊抬不起来,而且一直一句话也没说。到张家口的第四天经抢救无效死亡。蒋素花死后,家人悲痛欲绝,入殓时发现她的脑后有一个大包,后腰有一大块肌肉腐烂变紫,嘴里有淤血。

在蒋素花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多次去探望,都遭看守所拒绝。因此自蒋素花被强行带走到绝食到被送往医院,家人没见她一眼,对她在里边的情况一点儿也不知道。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4/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610头目王崇辉、王贵海等被举报-407553.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4/张家口市赤城县看守所前所长崔振军被举报-40381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1/河北赤城县看守所狱医褚秀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403682.html
从张家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看中共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9/从张家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看中共邪恶-272638.html
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125441.html
河北省赤城县样田乡法轮功学员蒋素花被迫害致死真相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24/68091.html
河北省大法弟子孙艳青3年前因被强行灌食而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2/60482.html
法轮功学员蒋素花被赤城县公安局迫害致死更多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3/25/27224.html
含血带伤 河北张家口法轮功学员蒋素花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3/11/26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