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胡长安
性别:
去世时年龄:
五十多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999(Case No. 2999)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胡长安于二零零五年被非法抓捕,后被关进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下变得骨瘦如柴的胡长安,以限时保外就医的名义被送出劳教所,在经历了两个月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零七年新年的大年初九离世。

胡长安,哈尔滨铁路某专科学校讲师,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沙曼小区。胡长安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承受了各种各样的肉体折磨。

刚被绑架至五大队时,正是恶警赵爽任大队长的时候。那时整个五队的迫害手段极其残暴,大法弟子被逼迫每天超时劳动,而且被打被骂成了家常便饭。在恶警的纵容下,刑事犯的头子李晓东和董和滨都极其凶残,看到胡长安干活动作慢每天都去谩骂,而且不许胡长安脸上有微笑,看到他微笑就上去骂个不停。以他“活干得慢,完不成任务”为借口经常逼他熬夜,不让他和大家一起回去睡觉。

后来,恶警逼胡长安去“打盘儿”(一种极累的活儿,把成捆的牙签用皮套绑在一个木板上,为挑牙签做准备),几十个人等着两个人供应,每天累得更加难以承受,比所有人睡得都晚,还经常挨骂。因为这个劳动卫生条件极差,每天大量呼吸木屑烟尘,不久胡长安身上开始出现点状溃烂,后来遍布全身。之后,他的两腿大面积溃烂,最严重时红肿、发亮,粗得连棉裤都穿不上,溃烂的疮口整天往外流脓水、血水,晚上睡觉线裤都粘在一起,根本脱不下来,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对于他腿烂的事,恶警赵爽还多次大骂不止。再后来,恶警又安排给他“打包”的活,由他一个人把几十个人装好的牙签装箱子打包。他经常是挽着裤腿露着溃烂的伤口在那里忙活到半夜。因为每天回去晚,胡长安上厕所和洗脸都排在最后。可是,看厕所的刑事犯经常以时间太晚为理由逼他停止排便,回宿舍,或在他排便时在一旁骂骂咧咧,逼他快起来。

在经济上恶徒们也以种种方式对胡长安进行勒索。受恶警“重用”的“挂衔”的刑事犯们经常向胡长安“借钱”不还,其实就是变相勒索,更有刑事犯几次趁半夜“值班”的机会偷胡长安的钱。事情反映给赵爽后,赵爽不但不解决问题,还反过来骂大法弟子:“活该!这里是贼窝,自己的钱不看住怨谁呀?”听说胡长安账上有钱,刑事犯姚兴旺承包的小食堂(能做菜和外买生活用品,特别贵)经常把卖不出去的东西向胡长安强行推销。在胡长安入所时劳教所曾骗取胡长安家属三百元的行李费,可自始至终也没看到三百元的行李在哪里。

精神方面的迫害更加严重。刚入所时,恶警指使刑事犯谷峰(已遭恶报,旧案泄露被批捕)以“写简历”为名诱骗胡长安写所谓的“现身说法”,后来胡长安用正念将其写成一篇讲真相的文章。胡长安在初入所期间,曾善意的找多位管教、队长谈话、劝善,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劝他们不要随中共助纣为虐。胡长安走路习惯昂着头,这被“管事”的刑事犯看到后经常恶骂。赵爽听说胡长安见过大法师父,总想找胡长安的茬。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恶警赵爽喝醉酒之后来到宿舍,硬是逼着胡长安和另外两位大法弟子(魏宏伟、刘景洲)喝酒,胡长安被逼着灌进一小杯,之后赵爽闹到后半夜才完。

二零零六年过年期间,恶警把大法弟子关在一起看电视,强迫睁开眼睛看电视,还故意找茬叫胡长安出去干活。其间胡长安与另一位大法弟子说了几句话,被刑事犯看到又是一顿骂。

二零零六年八月初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期间,恶警向胡长安施压,他们认为他文化程度高,“有影响力”,逼胡长安带头劝大家停止绝食。

在种种变换方式的威逼、迫害高压下,原本身体健壮的胡长安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底开始迅速消瘦,最终进食困难,直至不能排便。当大法弟子问起他时,得知他自从被非法关进长林子五队不久就因为恶劣的境遇导致消化和排泄系统日渐反应异常。在家属的焦急催促和他本人的一再要求下,长林子劳教所在对其做了“司法鉴定”证明其患上严重肠道疾病后才给他办了保外就医,还限定了几个月救治时间。

这样,胡长安在历经了长时间的非人折磨后,带着一个透支且病变的身体出了劳教所,最终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初九)含冤离世,成了被邪恶的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的又一位法轮功学员。

相关原始资料:
中共恶人的罪恶 不会被岁月掩埋(六)——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中共恶人的罪恶-不会被岁月掩埋(六)-249368.html
胡长安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4/155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