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石通文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00(Case No. 3000)
案情简述:
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大法弟子。林东矿务局总医院退休职工。石通文老人在烂泥沟洗脑班遭受迫害,身体出现病危,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早上十点左右,石通文老人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七岁。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左右,大法弟子石通文一家四口(包括丈夫李质棣、长子李平、次子李坤原)被贵州省林东矿务局公安处恶警强行绑架后送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烂泥沟洗脑班),由贵州省六一零督办的洗脑基地。李质棣夫妇的亲人当时不知他们的下落,便以绑架向“110”报警,可是恶警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不需要(对法轮功学员)按照法律程序办理。

石通文老人在烂泥沟洗脑班遭受迫害,身体出现病危,被洗脑班恶人送到甘荫塘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此医院查出她脑子有鸡蛋大小的淤血,需要开刀做手术。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五点,李质棣被烂泥沟恶人带到市三医看望石通文。同日晚上七点,石通文的长子李平、次子李坤原也被恶人带到市三医,当时烂泥沟洗脑班的大多数恶人都在场。市三医主治医生讲:“人不行了,若动手术抢救,最好效果人也会残废”。李质棣、李平、李坤原不同意手术,也拿不出巨额费用,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并送石通文回家。就这样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左右,各方恶人(六一零等)到场同意后送石通文一家回家,车上安排有警察,沿途还有警车尾随。

第二天,石通文所在单位林东矿务局医院的两名正副院长到石通文家说什么愿意提供一切手术办理后事,意思是看见人不行了,想草草了结此事。但是恶人可没有料到,石通文一回家病情立刻好转。第四天,石通文的亲属要求单位医院来吊盐水,单位的院方拒绝了。在这种情况下,亲属将石通文老人送至都司路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二医)进行核磁共振等脑电图比较检查,惊奇的发现脑中淤血由鸡蛋大小变为拇指大小。

市二医为了贪功,当时进行了录像,不料住院治疗后,石通文的病情天天加重,高烧不退至无法呼吸,院方提出气管切割手术。由于石通文家无钱,单位也不借钱,只好由家人接回家中(这是第二次接回家),一回家老人的病情马上好转,接着石通文单位医院的正副院长再次来到石家,看到石通文老人病情好转,高烧消失,以为家人给老人吃了什么特效的退烧药。副院长说他在市二医看过时,认为人是不行了的,叫家人不要再给石通文老人吃什么退烧药。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药给老人吃。

就这样,石通文老人从此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完全由其李质棣照顾、护理,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早上十点左右,石通文老人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迫害致死案的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有:贵州省贵阳市政法委原任书记林连华(现任贵州省人大法工委副主任)、现任书记周碧声(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贵阳市小河区政法委610有关人员;贵阳市乌当区林东矿务局公安处及有关人员;“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及相关人员马吉祥、杨余珍、任青、禄俊、黄琰、郭曦、庞君、杜丽、孙权等。贵州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即“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教育科副科长、“帮教组长”、“医务组组长杨余珍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高茂森的迫害,利用包夹人员潘某(原贵阳市百货公司职工)、陈某(无业人员)、胡某(原贵阳市电视机厂失业职工)对高茂森进行迫害。同年十一月十七日,高茂森被逼冲出洗脑班铁门,恶徒将他抓回后殴打致死;事后对外谎称高茂森上吊自杀。据知情人表示:高茂森就是被打死的。对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石通文、高茂森、刘远珍、包丽群),杨余珍均负有主要责任。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文章《贵阳烂泥沟洗脑班恶人录》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8/举报贵州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科副科长杨余珍-39071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3/贵阳政法委劫持钟大刚-老母苦求不得见-27167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贵阳烂泥沟洗脑班头目马吉祥的罪恶-24350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邪党书记林青的罪恶(图)-242174.html
贵阳烂泥沟洗脑基地劫持二十余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224760.html
贵阳洗脑班劫持老妇向世庆两年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7/200340.html
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594.html
贵阳老人石通文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8/155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