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于立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82(Case No. 382)
案情简述:
吉林市大法弟子,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2002年3月5日,被蹲坑警察绑架。5月13日上午,在黑嘴子监狱经历了66天痛苦折磨被迫害致死。

1999年7月19日,于立新一家三口人和6位法轮功学员(共6个大人,3个孩子)租了两辆捷达轿车,从吉林一天半宿跑了1200公里,于7月21日晚11点到达北京天安门,后平安返回,却成了单位的“工作重点”,市委的“挂号人物”。于立新被停止工作,办班“学习”;被要求写认识;被各级领导、心理学专家、犯罪专家个别、集体找谈话80多次;这样还不算完,于立新家里的电话铃声一直不断,直到深夜,搞得她全家身心疲惫。

1999年9月6日,对法轮功的打压在全国范围内升级。面对反映情况的正常渠道已经闭塞,于立新要去北京信访局向中央领导反映真实情况。她的出走,惊动了当地领导和北京公安部,不久公安部使用手机定位手段,查出于立新的下落,将在京租住民房的于立新和她的丈夫一起抓走,镣铐相加押回当地,并在下火车时通过新闻媒体进行了大肆渲染。

于立新和丈夫被关进了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被关进小号许多天,1999年12月被吉林市检察院非法逮捕。于立新一直绝食抗议,坚持炼功。恶警邢淑芬不但毒打她,还指使犯人对她进行野蛮灌食。

于立新在绝食抗议期间被送进医院住院,所在单位吉林市总工会出钱付住院费的同时,派人24小时轮流护理,许多人因此有机会和于立新面对面长谈,了解大法,她们同情于立新,佩服她的勇气,也为她难过和担心,有的说服当班的警察,把铐着她两只手臂在床栏杆上的手铐摘下来,让她暂缓痛苦;有的买来水果、好饭菜和营养品,劝她多吃一些。2000年7月间,于立新被无罪释放。

2000年9月,吉林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曲××、张××和国家安全局的两名警察强行闯入于立新的家,一处的警察曲××、张××当时一边以谈话为由,调开于立新夫妇,另两名安全局的警察闯入于立新的卧室,在里面把门反锁上,一直在安装窃听装置。于立新发现他们这一企图后,义正词严的质问警察:你们有什么权力执法犯法,侵犯公民合法权利?警察支吾了半天最后说:我们没有办法,是上面让我们这样干的。

2000年9月5日,于立新和其他三位同修再次进京上访。9月29日警察们闯入了于立新和30多名同修居住的房间。当时于立新一人,在房门口挡住了几十名想要强行抓人的警察,并一直对他们讲真相,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后几名警察把她强行抬下楼,堵上嘴强行塞进车里。

在北京大兴县被一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于立新不报姓名,派出所所长就下令他手下的警察折磨她。6、7个年轻的警察除了拳打脚踢外,把她绑在柱子上,抓住她的头发往柱子上磕,用针扎肩关节、肘关节、膝盖、腰关节、手指头、颌骨穴、手腕等部位,然后用打火机烧手、烟头烫全身等。并且让她双膝跪地,承认错误,于立新不跪,一名30多岁的男警察站在床上正面向于立新跳去,并用穿皮鞋的脚猛踢于立新的膝盖部位,于立新并无怕意,纹丝不动站在那里,警察又反复踢3、4次。警察未达目的,就在一个小单间的屋里又是一顿毒打,并让女警看着。

第二天早上大约4点多,这时所有的警察包括看于立新的那个警察也睡着了,于立新正念走出了派出所的房门,出了门后于立新看到高高的院墙上立着一个小梯子,就顺着这个小梯子跳下,平安出了院门口,并按记忆找到北京法轮功学员的家。当时法轮功学员看到于立新时都呆了,于立新头被破抹布包着,满身血,有一只脚跳墙时摔伤了,一瘸一拐的。她的伤好后回到了吉林。

2000年10月末,于立新和法轮功学员刘明伟,买了电脑、复印机做真相传单。11月22日,她俩被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在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派出所警察们把她按到桌子上,用绳子在身上绑了她好几道,一动不能动,于22日晚将她们非法送进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们被多次戴连体的手铐脚镣。不久,于立新被非法判刑5年,刘明伟被非法判刑3年。

一同被绑架枉判的刘明伟说:“2001年5月29日我和于立新戴着连体的手铐脚镣从吉林市看守所被劫持到了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我们拒绝监狱对犯人所做的一切,体检、往衣服上卡犯人名,穿劳改服等。我们继续绝食(在看守所时,我们已绝食一段时间了)。因此监狱让犯人把我俩绑在死人床上,把胳膊拉到床头顶绑到床栏杆上。于立新那时已经是皮包骨了,做心电图,心律仅跳40多下,可是她依然是声音洪亮的向警察和犯人们洪法,讲真相。其实当时我们的嗓子,又肿、又痛,一句话也不愿说,可是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直在讲,在说…… 到监狱的第三天晚上,于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公安医院;我被送到了监狱卫生所。”

于立新第一次绝食28天,第二次30多天,插鼻管灌食,拿出来都带血的,第三次绝食长达4个月之久。开始不让下床,因下床于立新就炼功,恶人把于立新用绳子、手铐铐在床上,强行打针、插鼻管灌食,而且不让上厕所,就让往床上尿,后来大便也不让上厕所,只能在床上大便。

那时正好是夏天,味道极臭,加上灌食,包米面儿满脸都是,苍蝇落满脸,不给洗脸。于立新无法动一动,时间长了,大小便多了,味道大了,才把于立新连人带床弄到走廊,床下的三个褥子都尿透了,大小便从臀部到肩部,再到脖子后脑全都是,于立新整个人都被泡在粪便之中。于立新被这样长期泡达2个月之久。

回到女子监狱,后来让于立新下床了,但有目的,是让她消化,遛半小时再上楼把于立新用绳子绑在木背椅上,不让动,怕她吐了,但还是能坐着吐出来,一天三顿。时间长了,又把于立新绑在床上,为了灌食,用大开口器,把眼睛用布蒙上,用勺往嘴里灌,用勺使劲压住不让呼吸,使食物入肚。时间长了,恶人就一天24小时把大开口器放在于立新的嘴里不拿出来,等把开口器取下来时,于立新的嘴已无法合上了,不好使了。

2001年9月21日,于立新从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保外就医,身高1米7的她回家前的体重是82斤。回到家的于立新,昼夜学法,身体恢复了健康,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10月8日,副监狱长武泽云、狱政科副科长厉剑和其他几名警察,驱车赶到于立新的弟弟于泽家无理骚扰,当时没有找到于立新。当天晚上警察厉剑又打电话到吉林市于立新的家,找到于立新,追问她的身体状况。10月9日早7点50分,武泽云、厉剑和其他几名警察,又驱车赶到吉林市于立新的家妄图抓人。当时于立新不在家,警察逼问于立新的母亲、婆婆她的下落,并强迫两位老人出去寻找。2001年11月,副监狱长武泽云、狱政科副科长厉剑和其他几名警察第二次到于立新的家,挨屋搜查找人,没搜到人就软硬兼施,并恐吓于立新的婆婆说:如果于立新回家,你不马上报告我们就连你也一起抓走。

2002年中国新年前,于立新已被非法通缉(悬赏5万元)。

2002年3月5日,于立新被吉林市昌邑区莲花派出所蹲坑警察绑架,后又被送到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接着又被劫持到船营公安分局第四刑警中队迫害。警察们对于立新施以上大挂、坐老虎凳后,送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3月8日,于立新被再次劫持回黑嘴子监狱,她继续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吉林市看守所恶警邢淑芬就把她四肢固定在死人床上,一动不能动。后来于立新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他们仍不放人。

2002年4月7日,于立新的弟弟和父亲去医院探视,父亲当时见于立新已生命垂危,便赶紧把于立新的母亲也接到了医院。于立新当时生命已危在旦夕,手脚还被用粗布条固定绑在床上,有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和两个犯人看守。于立新清醒时亲口告诉母亲:她只要稍一动,看她的犯人(杀人犯)就打她嘴巴子,监狱医院还给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每注射一次药物,就把她脚上的大动脉割开一次,她的母亲看到了在她脚上还留有一寸长的伤痕。

于立新的母亲在医院只护理了一天,警察就把她转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并把家属赶走,不许家人再护理。

于立新的母亲和弟弟害怕于立新被他们折磨死,就找警察厉剑要求家人护理。厉剑推脱说:你们去找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写信申请。监狱管理局10多天后才给答复,监狱方面来电话让家属去做“转化”工作,这时于立新已从省公安医院回黑嘴子监狱医院。

2002年5月10日,监狱又打来电话说于立新病重,要转到白求恩医大一院,让家里去人。当家人赶到医院时,在医院三楼走廊里见到于立新蜷缩在一个小车里已经昏迷不醒,人已瘦得皮包骨。两位老人一直在床边守候了三天三夜。

5月13日上午10点20分,经历了66天痛苦折磨,于立新被黑嘴子监狱迫害致死。

于立新上有70岁的婆母,下有8岁的女儿。就在于立新去世前,她的婆母一次又一次地请求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于立新的丈夫刘红伟因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二年,关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让他们夫妻见上最后一面,但是却没被允许。

5月14日早上8点,监狱出动三台警车,六、七名警察劫持着家属去火葬场,把于立新的遗体强行火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3/遭13年冤狱迫害瘫痪-刘宏伟无家可归-41207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0/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丁晓霞遭迫害经历-38494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7/吉林省女子监狱的罪恶-363807.html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34405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0/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综述(图)-3440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6/吉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上)-319633.html
吉林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5/吉林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235830.html吉林省邪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陷害情况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93936.html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利用"犯护"施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4/151459.html
刘宏伟被吉林国安、公安酷刑逼供 现行走困难(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12/15/144700.html
重建家庭被拆散 两遗孤再次面临失去亲人(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488.html
忆大法弟子于立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30/92458.html
吉林市大法弟子于立新的10岁遗孤刘佳慧的情况(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4/91412.html
我被黑嘴子监狱劫持三年备受摧残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11/67158.html
血雨腥风难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五)-- 吉林省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6/62351.html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是如何残害法轮功学员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9/54261.html
一周传八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4/30723.html
历尽摧残吉林大法弟子于立新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5/21/30572.html
一残疾人在大连教养院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3/31/27597.html
吉林市大法弟子于立新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惨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27/12551p.html#chinanews-06272001-14
吉林市大法弟子被超期关押达9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5/10303.html#chinanews042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