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苗奇生(其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6岁左右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85(Case No. 385)
案情简述:
原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辅导总站资料负责人、皇姑区辅导站负责人。

曾被非法判刑,于2001年11月左右被释放。2002年5月14日下午被皇姑区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至今已逾一星期警察仍不让家属看尸体。

2002年5月14日左右,刚刚出狱不久的沈阳大法弟子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沈阳市皇姑区向工派出所的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强行将他绑架。后又将他带回其家中不久,苗便从自家居住的三楼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详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后,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运走了尸体,不让亲友看望,并严密封锁消息,对外谎称苗奇生跳楼自杀。当家属提出看办案记录时,回答:“没有!”苗所在地归黄河派出所管辖,向工派出所超越权限,逼人致死,罪责难逃!

苗奇生,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沈阳市总站资料负责人、皇姑区辅导站负责人,曾被非法判刑,于2001年11月左右获释。7.20前在沈阳市科委印刷所工作,为大法的弘扬做了大量的工作。单位里干部群众都认为苗奇生是个正直善良的好职员。4.25前苗奇生曾担任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公园炼功点辅导员和皇姑分站站长。4.25后担任法轮功沈阳市辅导站负责人。7.20后沈阳市610办公室将其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多次抓捕。迫使苗奇生不得不离家出走,1999年10月份,苗被捕后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期间受尽迫害,2000年3月份,沈阳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以“破坏公共秩序罪”判刑两年。而苗奇生实际被劫持了两年半之久。

尽管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极尽迫害之能事,但始终未能改变苗奇生修炼大法之正信,2001年3月份苗在被关押期间,便写下了诗词多首,在明慧网上发表,表现了一个大法修炼者不惧邪恶的凛然气概。其中一首《父子》:“父见子时泪眼含,环抱儿身语哽咽,你我今生虽父子,实为得法共师缘。”2001年4月份,其爱人祖黎明也因坚持信仰被秘密抓捕(后被劳教),家中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幼子无人照料,后由亲友代为抚养。凡了解苗奇生一家境遇的无不痛斥江泽民犯罪集团“灭绝人性”。

从苗奇生被通缉抓捕到流离失所,从被非法判刑到被迫害致死,无不暴露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践踏人权,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邪恶。沈阳市皇姑区向工派出所的恶警奉行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法西斯政策,滥杀无辜,助纣为虐,岂是一个“跳楼自杀”所能掩盖的。

试问;1.法轮大法弟子人人明白,自杀是有罪的,做为一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珍惜生命,怎么会自杀呢?
   2.自1999年7.20以来,苗奇生历尽磨难,饱经迫害,流离失所夫妻不能相见,父子不得团圆,那时侯,他都没有自杀,如今被放回了,却要跳楼自杀,谁能相信呢?
   3既然自杀,向工派出所为何要秘密运走尸体,不准亲友相见?为何又要封锁消息,如此鬼鬼崇崇,遮遮掩掩,不是心中有鬼吗?

纸里包不住火,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正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江泽民是遮不住天的,推行国家恐怖主义,可以肆虐逞凶于一时,法正人间时,一切迫害大法的坏人必将毁于一旦。

近一段时间皇姑区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据悉冯雅杰已被非法劳教2年,现被劫持在龙山教养院。

省公安厅电话:024-86863555
市公安厅电话:024-23832677
皇姑区向工派出所:024-86720220
皇姑区黄河派出所:86262709

沈阳大法弟子陈丽被警察以“非法聚集”名义抓捕,日前被非法判刑2年,其爱人闫洪伟去年四月份被抓,后被非法判刑3年;沈阳大法弟子祖黎明日前被捕,其爱人苗其生于99年10月被捕,被非法判刑2年,现祖黎明情况不明。


相关原始资料: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刑讯致死案例——辽河的见证(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4/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刑讯致死案例-327039.html
浮出水面的疑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2/浮出水面的疑案-266664.html
沈阳张红艳被绑架至造化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沈阳张红艳被绑架至造化看守所-243214.html
又有两名东北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5/27/30909.html
沈阳大法弟子苗奇生被皇姑区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前后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5/26/30836.html
沈阳大法弟子苗奇生被皇姑区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5/24/30736.html
沈阳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10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