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吴宝旺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86(Case No. 386)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左右,大法弟子吴宝旺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去世。

吴宝旺家住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毕业于双城市兆林中学,擅长书法,为人忠厚、善良。94年开始修炼大法,非常精进,并且全身心投入到大法的弘扬上。为了让更多的乡亲能够受益得法,他把家中仅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一台电视机和一部放像机,挨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义务教功。他的身影走遍了青岭乡镇和每个村屯,使法轮大法在青岭乡得到了大力的弘扬,在人们的心中扎下了根。很多的人得到了佛法,心灵得到净化、道德回升、犯罪人数减少,青岭乡大人小孩提起他的名字无人不知,人人敬慕,都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伟大。

自从江××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以来,善良的人受到迫害。恶人开始抓捕大法弟子,不许修炼大法,全社会都处于阴森恐怖之中,无人敢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吴宝旺第一个站出来进京证实大法。一家三口人(母亲70多岁和妻子)先后三次进京上访。他冒着被抓捕的危险,回到哈尔滨市双城和同修交流,使同修提高了认识悟到应该进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使很多同修走上了正法之路。如果谁缺钱他就主动帮助解决。在双城他被邪恶势力视为眼中钉,双城公安局把他定为第一号迫害对象。吴宝旺第三次进京正法,全家三口人同时被抓,被押回双城市看守所,恶警把他关押在大院和死刑犯关在一起,戴上手铐脚镣,用尽各种刑法和残酷手段迫害。恶警打算给他判刑,但是没有得逞,最后也没有什么证据,判非法劳教一年,关到一面坡教养所。吴宝旺在那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白天超强度劳动,扛石筐。

管教(张殿君、一中队长)指使犯人(李宝金、丘礼朋)用石头筐砸他。几名恶人在恶警指使下毒打他,最严重一次踢断了两根肋骨。

吴宝旺在双城看守所里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送入长林子劳教所,后转入阿城采石场进行强劳,每天背十几个小时大石头,于二零零一年八月才解除了劳教。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多钟,当地政府书记张连峰勾结当地派出所所长白胜刚,警察刘正武,范某与乡政府政法委书记李文贵在群利村治保主任夏重安带领下闯入吴宝旺家里,把正在睡觉的吴宝旺强行抓入警车带到派出所,第二天送入双城市第一看守所。

吴宝旺、李维刚、王世学、胡站山、潘之风、周国臣决心要绝食抗议。绝食第四天即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管教李怀新带着劳动号几个人喊“出来”。他们都不配合。邪恶之徒破门而入,抬着吴宝旺出去灌浓盐水。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黄彦春(音),男,54岁,是迫害大法弟子吴宝旺致死的直接凶手之一。据知情人讲,当时看守所给吴宝旺灌的是浓盐水,而且还有许多盐粒。黄彦春对待大法弟子一贯是讽刺、讥笑、谩骂,有一次还发疯似的冲进监号里去骂胀话,不堪入耳。

在灌食的食物里还放一种药物和浓盐水,公安副局长张国富就亲自坐镇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灌过盐水,有的被灌昏了过去、有的被灌吐血、便血。吴宝旺吐出来的盐水在鞋面上大家都能看出一层厚厚的白盐。这种情况张国富、张士跃还大喊着说:“死了白死,周志昌死了又怎么样?能咋的?”

吴宝旺被抬回来时不停地说:不许迫害大法弟子。管教把牢门打开,把他送回六号监。大家都围过来说喝点水,把盐水洗出去。他喝了几口,可是没有吐出盐水。几分钟后吐很多血水,嘴里说:师父、师父……声音越来越微弱。说要大便。大家赶快把便桶盖打开。坐上后几分钟见他眼珠往上翻。大家说快掐人中,自己止不住掉下眼泪。大家都喊管教。管教和刘大夫来了,送去医院。晚6点左右把保望送回。李管教骂着说:不要报告。这时保望人事不知,到晚8点左右见人不行了,大家多数都哭了,大声叫管教。刘大夫来了,听一听后说,快穿衣服。

早上七点李管教来了,叫新上来做班的马老久到管教室一下。一会儿回来说,管教不让说保望死了。听后大家心里非常难过,连几个刑事犯都哭起来。

事后公安局通知家属要强行火化,在家属的坚决反对下,要求验尸,最后公安局才同意。经法医检验:气管被打断,两耳黑紫、浑身黑紫,胃里肠子里全是血,惨不忍睹。吴宝旺含冤而死后,家人无处申诉,现家中只剩下妻子和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没有生活来源。租了两间小草房居住,生活艰难,老人家希望儿子的冤死能平反昭雪,希望年轻儿子的冤死能够让人们认清江××集团是草菅人命的刽子手。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恶人遭恶报。佟庆文因害死吴宝旺兄弟,在一次酒后将自己的妻子一拳打得鼻梁穿孔,当时送往医院;当他骑摩托车去看他妻子时自己摔倒将腿骨摔伤。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亚军、杨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 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337356.html
哈尔滨市双城区十七年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7/哈尔滨市双城区十七年迫害综述-333477.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2/进谏京城的访民-301727.html
冰城血难(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3/冰城血难(四)-281044.html
恶报天惩看双城(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9/恶报天惩看双城(三)-277153.html
双城市青岭乡部份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0/双城市青岭乡部份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遭遇-271515.html
双城血泪(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双城血泪(一)-241862.html
暴力灌食是中共监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惯用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41.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六一零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68.html#2007-10-6-chev-2
黑龙江双城市青岭乡邪党干部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63665.html
黑龙江大法弟子吴宝旺被迫害死前遭受的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8/156491.html
揭露原黑龙江双城市邪党书记李学良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5/143205.html
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双城血泪(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25/133923.html
黑龙江大法弟子吴宝旺被迫害致死实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99.html
黑龙江张淑芬自述六次被非法关押和折磨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8/102105.html
目击吴宝旺被双城看守所虐杀前后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5/15/101838.html
双城市二看恶警黄彦春是迫害吴宝旺致死的凶手之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568.html#chinanews-04032004-50
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大法弟子吴宝旺生前经历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19/67897.html
双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频频遭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1/67127.html
双城恶警刘清禹恶行:烧红炉钩烫脚 迫害二人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11/67130.html
双城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清宇谋杀、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2/5/61881.html
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双城拘留所恶警迫害致死前后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5/3/49567.html
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双城市恶警暴力灌食致死前后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12/24/41593.html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吴宝旺被迫害致死一案的相关电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5/31294.html
东北地区又有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6/2/31132.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双城看守所虐杀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5/29/30989.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和勒索的部分事实(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3/19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