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宋翠玲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96(Case No. 396)
案情简述:
河北省张家口市煤机厂退休工人。她先后六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后被关押于张家口看守所受尽了非人道的折磨,宋翠玲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不闻不问,宋翠玲在绝食十五天后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自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宋翠玲先后六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其中,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并罚款一万元。宋翠玲没有被这些所吓倒,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她又加入了进京证实大法的行列,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三月初绝食抗议出来。就在她身体还没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四月二十二日,她从张家口骑自行车再次进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管辖区明德南派出所一伙恶警闯入宋翠玲家。她盘腿立掌除恶,决不配合,恶警便将盘着腿、立着掌的她从六楼抬到了洗脑班,之后,宋翠玲经过七天绝食抗议,冲出了魔窟。

宋翠玲在家的日子里从不停息。为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她走遍了全市的大街小巷,并骑自行车先后到三十多个农村散发真相资料,她从不错过身边任何一个可救度之人。一到所谓敏感的日子,单位领导就上门骚扰,宋翠玲就拿着真相数据到单位领导办公室去讲清真相,并把数据、光盘送到领导家的门前,同时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通过宋翠玲的讲清真相,单位领导、职工及家属都改变了对大法的观念。

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她又与大法弟子一起到北京近距离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于五月五日早被天安门恶警抓走。北京恶警行凶逼供,用电棍电小宋逼她说出地址及大法学员姓名,长时间的逼供(电击)使宋翠玲大小便失禁。当她被送回当地张家口看守所时,她的裤子全是湿的,胳膊、大腿上都发紫。

宋翠玲在张家口看守所同样受尽了非人道的折磨。宋翠玲每天早上六点被抬到放风场(五月的张家口早上天气还很凉),到中午太阳又暴晒。小宋一直绝食抗议,在第九天就开始昏迷,昏迷到了第三天,明德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着二轻医院的一男大夫和一女护士只拿着一根管去灌食。邪恶所长宋全林看到地上躺着的小宋,邪恶地说:“就她,好几回了,一到这时候,她就这样,都是装的。”并叫嚣到:“谁都能放,唯独这四个不能放。”这四位大法弟子均住在明德南派出所辖区。邪恶宋全林转身又对另一位大法弟子说:“你咋不绝食,你不想回家了?”张家口看守所崔所长见他们这样的态度,当时也跟着邪恶的说:“就这样灌食,我们还会呢!你们好好查一查。”没有医德的大夫过去摸摸脉说:“心脏、脉膊没事。”接着给宋翠玲插管灌食。

宋翠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连水都喂不进去了。一位大法弟子就嘴对嘴地喂小宋。宋翠玲整天昏睡,有时睁睁眼睛,但眼神里却闪着熠熠的光辉,这是大法赋予她的力量,也表示了她对大法的坚定。在她昏迷的第二天就起了褥疮,由于大小便失禁,她的褥疮一直没好,每天连裤子都没法穿。在宋翠玲被迫害致死前,同号的大法弟子曾对管教说:“宋翠玲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看守所崔所长说,“我们是负责看管的。我们也没有办法放你们。只能通知办案单位他们来。”

五月二十日早九点拘留所的一位姓刘的女狱医查班时问一位姓史的女号长宋翠玲怎么样,女号长说“没事”,刘狱医就走了。快到中午时,宋翠玲的呼吸异常,一位大法弟子就喂了一口水,但她头一歪没喂进去。这位大法弟子赶快去摸她的鼻子,已经没气了。当时是十一点四十五分,当大法弟子去按铃报告时,女犯人史号长却说:“是不是喂水呛着了?”当时一位姓丁的管教与刘狱医来时,丁管教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刘狱医摸了摸宋的脉说“假死”,随后就出去了。十二点十分进来二个劳动号的刑事犯把宋翠玲抬走了。当时她上身只穿了一件小旧背心,下身穿一条秋裤。后来听这两个刑事犯说,他们把人抬到二楼等了一会,来了一辆汽车就把她拉走了。

第二天管教到点名时说宋翠玲在251医院。其实当时她被抬到251医院时人已经没气了。恶警为了掩人耳目,假装抢救到十二点四十分,医院诊断“死因不明”,到下午一点三十分才通知家属,宋翠玲的尸体已经在太平间。

相关原始资料:
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125441.html
河北省大法弟子孙艳青3年前因被强行灌食而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2/60482.html
河北省张家口市大法弟子宋翠玲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责任者及相关电话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6/24/32263.html
江泽民集团草菅人命 一周内虐杀六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2/32194.html
大法弟子宋翠玲被张家口看守所和明德南派出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6/20/32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