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金春仙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38(Case No. 3038)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东宁县电厂退休会计,六十六岁的大法弟子金春仙,曾经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零五年九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晚六点三十分左右含冤离世。

金春仙在修炼前患有胃癌、乳腺癌等多种疾病,得法修炼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打过一针,身体非常健康。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金春仙去北京证实法,为大法讨公道,被邪党人员绑架,被东宁县公安局劫持回当地后非法劳教一年。

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金春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有一次连续被吊背铐四天四夜。金春仙因炼功多次遭到刑事犯的毒打,有一次在院里炼功,几个刑事犯在恶警的怂恿下象恶狼一样扑向她,四肢被恶徒一人拽一个,衣服、裤子被撕开,肚皮被抓破,并用电棍击她。当时听到的只是叫骂声与电棍无情的触打声。从院子进来后她又打坐,又遭一阵没头没脑的痛打后,恶警把她送到小号,用纱布把嘴捂上,用绳子把手反捆着,蹲在地上,只能这一个姿势,站不起,坐不下,嘴被捂了长达八、九个小时,蹲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松绑时,双手肿的像馒头一样失去了知觉,三个月后才恢复过来。

有的大法弟子双手被反铐在铺板上,这种铐法只能蹲着和跪着别无选择。金春仙被铐在铺上一天一夜,后她找值班队长富双燕理论,富以写保证书当筹码,但大法弟子谁都不写,金春仙的膝盖跪肿了跪破了,腿脚肿的象馒头一样,四天四夜才放开,双脚失去知觉。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金春仙因炼功,被恶警用绳子捆双手吊在床上,手举在头顶;因背大法经文,被恶警用绷带封嘴,用电棍不停地在她身上乱触。在她绝食的情况下,恶徒们连踢带打,这次又吊她了一天一夜。在对她灌食时,鼻子插得鲜血直流。即使在她绝食期间,还被强迫干活,种土豆,给地上肥,都是很累的活,等等。

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在东宁县六一零国安局密谋下,国保大队大队长林晓伟直接派人再次绑架了金春仙,非法抄家,同时绑架了她的儿媳崔铁梅(大法弟子),后二人被当作“重要人物” 被非法关押在东宁县看守所七个多月。看守所把大法弟子金春仙和崔铁梅的衣服拉链和扣子用钳子给拽掉了,非法搜身。家人给捎的食物,恶警等六天后已经腐败了才给她们;还把金春仙的假牙拿走,不让吃饭。恶警李晓杭、丁占祥,把她们的大法书抢走五次,为了隔离两位大法弟子,来回搜屋子十一次(七个月内)。

在零六年四月,金春仙被非法判刑八年,崔铁梅被非法判三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不能很好的学法炼功,金春仙的身体出现不好的症状。以金哲为代表的东宁县六一零不但不放人,在把婆媳二人劫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时还邪恶至极的授意:金春仙是头,不用体检,直接送进去。

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体检后,监狱拒收。医生说,癌细胞已扩散到淋巴,如果扩散到肺,连十天都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人被带回,然而当地六一零国保大队仍不放人,又在当地看守所关押了两个多月,才于零六年八月末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回。

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致使金春仙的身体每况愈下,回到家中后不久,身体开始浮肿,并且出现大面积的溃烂,其状让人惨不忍睹,于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晚去世。

相关原始资料:
修法轮功喜获新生 却被中共迫害致死—— 那些摆脱病魔蹂躏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修法轮功喜获新生-却被中共迫害致死-267075.html
黑龙江东宁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占东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5/黑龙江东宁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占东恶行-253093.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黑龙江省东宁县大法弟子金春仙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36.html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78.html
一名大法弟子在狱中的耳闻目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6/9672.html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里的黑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8/1562.html#chinanews09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