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志勤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55(Case No. 3055)
案情简述: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李志勤被宁晋县国保大队和“六一零”迫害的流离失所,辗转到了石家庄市赵县,以打工为生,在赵县城中租了一套民房为暂时栖身之处。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11点左右,李志勤在赵县租住房屋中,被宁晋县610和赵县610合伙非法抄家、绑架,随后被强行押送回宁晋县,当晚被迫害致死。

李志勤,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小枣村人。上有年过七旬的父母双亲,下有一子和两个女儿,他与老伴靠赶集卖布维持家里的生计。天天的忙碌与劳累使他身体状况日下,干活没气力、走路都困难。生活的压力和身体的痛苦使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一家人揪心度日。二零零四年,李志勤尝试修炼法轮功,没想到身体很快健康起来,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他的脾气也改变了,每天乐呵呵的。他孝顺父母,疼爱孩子,全家人日子其乐融融。

李志勤自从炼功后,做生意不占便宜,谁家有事都主动帮忙。村里的路哪儿不平了,他就主动去修平了,为此村里还在喇叭里表扬他。还有一次,他在路上捡到一款高档手机,一直等在路边,直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来找回手机。李志勤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成为当地公认的品行好的好人。所以,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宁晋县国保大队到他家中要强行绑架他时,乡亲们仗义执言,阻止抓人,并质问警察“李志勤犯了什么法?有什么证据?”警察无言以对。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李志勤得以脱身。

为了摆脱警察骚扰,李志勤只好到外地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在赵县租住的房子里正睡觉,宁晋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申建中又带领十三名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进屋里。几个人抓住李志勤就打,被吓懵了的儿子大喊:“你们凭什么打人!”要上前理论,几下就被打的动不了了。闻声赶来的李志勤的老伴也被挡在屋外。很快,李志勤被两个人架了出来,头耷拉着,戴着手铐,没能看他家人一眼,头一直低垂着。然后有四个人架着胳膊、抬着腿给抬走了。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他的家人听见他大出了一口气,就再也没有声息了。他们把他抬到二百米远的警车上,李志勤的头一直耷拉着,没有任何有意识的动作和声音。李志勤的老伴赶紧问:“你们是哪儿的?”他们回答:赵县公安局的。

事发的第二天早上,李志勤的儿子带上衣物和吃的到了赵县公安局,说回宁晋了,他就赶紧赶到宁晋公安局,说还在赵县,来回跑了两趟后就让在宁晋县公安局等,一直等到晚上七、八点钟,等来的是李志勤已经死亡的噩耗。李志勤的儿子失声痛哭。

迅速火化,毁尸灭迹掩盖罪行

宁晋县公安局为了掩盖事态,封锁消息,他们把李志勤的尸体拉到了邢台市殡仪馆。李志勤的家属强烈要求见人,他们不让见,说要签个字才允许看。李志勤的儿子急于见他父亲一面,没仔细看就签了,签完了才知道那是要家属同意火化的签字书。家人看到李志勤的尸体上有多处青紫伤痕,胸部、胳膊上有青紫伤,腿上有一大片青紫、肿胀。之后相关部门人员对家属进行恐吓,不让追究。火化时以宁晋县民政局和乡政府的名义给了“抚恤金”一万元了结此事。闻传宁晋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一个人说:“这钱不能说是咱给的,那就等于承认了人是咱们打的。”后来经过了解,整个事件就是宁晋县公安局政保科与县六一零人员下令抓人,并指使打人的。主要涉案人员有国保大队长申建中,还有张东海、张强、许彦春(音)等。火化时宁晋县检察院的检察员赵会敏(音)在场,说:“这事总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覆。”憨厚老实的一家人就等着吧,几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答覆,连个死亡证明也没给。至今李志勤仍没有下葬,冤情难明。李志勤的家人整日寝食难安,觉的无以告慰亡灵。

说心脏病死是托词

李志勤就在这短暂的瞬间,离开了这喧嚣的世间。逝者已逝,留给亲友的是无法抛舍的伤悲。光天化日下,一个好好的人就没了。五年来,李志勤的家人多方寻求帮助,想了解李志勤的死因。宁晋公安局、宁晋检察院一致说“李志勤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也没有给出任何证明,而且,只字不提他们疯狂打人的事。经多方了解,李志勤自从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健康,平时都是干一些体力活,有时骑自行车跑五十里路也不觉得累。事发当天他还提着水泥桶上房修烟囱,当天下午还往楼上抬井泵,没有任何心脏病或其他病症表现。当时由赵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上面写着“呼吸心跳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后来又问到当时急诊室的医生,医生说:“这样写,证明当时去了就死了,急诊室要例行实施抢救。究竟什么原因死的不知道,那得经过法医鉴定给定原因。”

人死了,死在公安手里,公安局不做死亡鉴定,怎么给家属交代?但李志勤的家属根本不知道法医鉴定的事,也没人找他们说这事,也从没有让家属签过什么鉴定的字。

律师帮申冤却遭公安威胁

好好的人,被警察打完了,带走后说死了。对于这残酷的事实,失去顶梁柱的一家人陷入极大的痛苦中,心里一直是压了块石头。老人、孩子何尝不想为他讨个公道,但他们又何处去寻个包青天啊。二零一一年,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律师,又多次奔波邢台火葬场,在那儿找到火化证明,上面却写的是“心脏病死亡”。这与赵县医院出具的死亡原因:“心跳呼吸骤停”,是不同的说法。抱着一线希望,家人和律师到宁晋县公安局了解情况,公安局信访办的人先是向外推让他们找别的地方,他们没找着人,看他们不走,信访办的就说:“我给你们找当时的负责人。”一会儿来了两个人,他们让李志勤的家人出去,说要和律师单独谈谈。律师出来就给李志勤的家人说:“不管了。不敢再为你们这事跑了,再为你们这事跑,有可能我这个事干不成,我就进去了。”李志勤的孩子也听到律师说“我不敢了,不敢了”的话。不难想像,“人民”公安警察对律师说了怎样怎样威胁、吓唬的话,公安也同样威胁李志勤的家属“再找就把你们都抓起来”。但是这使人们更加明白了李志勤的案子里一定有冤情,否则公安何须对这样一个弱势民众,不顾所谓的公平、公正,动用黑帮下三滥的手段呢?

公、检部门说谎推诿,“法医鉴定”躲猫猫

一个大活人在几个小时内就死了,谁都会觉的蹊跷。宁晋县检察院在李志勤火化时既然介入了此事,一定知道内情。家属就找到宁晋县检察院,检察院说“公安局出了法医鉴定,李志勤有心脏病,我们只管监察刑讯逼供什么的,公安有那个鉴定证明”。他们坚持说是公安做的法医鉴定,他们只是去看了看,没什么事,就撤了。

那到底法医鉴定应该由谁来做?又是怎样做呢?家属找宁晋县公安局书记韩聚亭了解情况,韩大吼说:“去找检察院法医孙国梁(亮),找公安局法医也行。”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的卢亚宁却没让家属见公安局的法医,只是说法医鉴定在电脑上存着呢,电脑坏了,开不了机,下午修。他说:“法医鉴定是检察院和公安局一起去的,检察院法医孙国梁,联合作的鉴定,怕以后手续不够。”家属问就这两个单位吗?卢回答:对。家属下午又去了,卢又说:“查了,电脑上没有,你们到检察院去查也行。当时公安局出的事,没让公安局做,检察院做的,主报鉴定是检察院。”家属又多次到宁晋公安局询问,他们推三拖四却拿不出这个鉴定。公安局说在检察院,检察院说在公安局,李志勤的家属两头跑也没让见到当事法医,也没让看见法医鉴定。

申建中有重大伤害致死嫌疑

公安、政法委、检察院看来是统一了说法,一律说李志勤是心脏病死的,但说法又有不同。政法委说:“我问了(公安局),去抓他了,在现场犯病了,他犯病是那个医生说的。”政法委姓常的书记说:“到赵县才犯的病,当时赵县医院做的结果,要看结果到赵县医院。”赵县的医生看了家属设法从火葬场复印的死亡证明,写的死亡原因是“呼吸心跳骤停”,他确定说“人来的时候就死了,急诊室是例行抢救”。而宁晋县公安局说是检察院做的法医鉴定,宁晋县检察院说是公安局出的法医鉴定、尸检证明,还说人家(公安)有省级和市级的证明。到现在这些所谓的证明也没拿出来。而李志勤生前无任何心脏病表现,也没有心脏检查认定。相关专业人士分析,警察打李志勤时,李志勤的身体瘫软、脑袋耷拉、长出气等已有死亡征象。又有知情人说“抬到车上手就凉了”。李志勤身上大片的青紫伤痕显然是外伤所致。从公安局、检察院推诿说谎,把尸体匆匆火化等迹象,说明申建中等人有重大伤害致死嫌疑。

检察院不监察,包庇责任人

律师无法帮忙,李志勤的家人只好找检察院申诉。而且火化时检察院还去了两个人,当时做了笔录,还说会给一个很好的答覆。他们就一次一次的往检察院跑,不止二十多次,除了说开会不让见、找不找人的推辞外,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总算见了人。他们先说这事没立案,不归他们管,是公安局的事,我们没听说过这事。十九日,再去找,一名沈姓的检察员说:“检察院确实介入了此事,介入是看公安有无刑讯逼供之类的,后来调查不存在刑讯逼供,所以没检察院的事。”

可是宁晋公安局国保抓人时,不禁打了李志勤还打了他的儿子,家属看到李志勤身上大片的青紫伤又是怎么回事?宁晋县国保警察执法是翻墙而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打,没见李志勤的任何回声及反抗。法轮功信仰者是遵循真、善、忍,遭到不公平对待时,常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已经是世人的共识了。

二月二十日,家属又去检察院要求见一下火化时检察院去的两名人员,却被告知去的人都不上班了。家属一再申明说李志勤没有心脏病,家属也不知道做过尸检,是公安在造假,希望能得到帮助。检察院本应有权责查公安局国保警察的渎职罪责;对于如此重大死亡案件,检察院本应对公安人员申建中的伤害致死嫌疑立案追查,还老百姓一个说法。而宁晋县检察院的检察科长说:“法律讲证据,你拿不出法医鉴定来检察院没法管。”李志勤的家人又被推了出来。自己的家人死了,家属却不能知情,黑幕下操作了什么?!在中共全面腐败的状况下,这些政府官员所说所做又在掩盖着什么?老百姓心里是否有杆秤呢。

二零一二年八月,小枣村当地派出所警察和村干部曾到李志勤家里,威胁家人要有什么行动就要抓人,李志勤亲友的电话也被监听,李志勤的老伴也有家不能回。

九月七日,家属、律师正式向赵县法院递交民事诉状起诉赵县人民医院医疗侵权。

当日,赵县法院立案庭法官刘志省接了民事诉状后,说要请示上级。旁边的立案庭庭长郑存华声称:“按照法律规定,法院有七天的立案审查期,没有给你们当天立案是我们需要审查,我们也不算违法”。
结果七天过后,家属又去赵县法院立案庭询问,却被法官刘志省告知,说需要家属去赵县医院开具住院证明原件才能给立。家属又去找立案庭庭长郑存华,郑说:“把住院证明原件拿来才能立”,家属又去找主管立案的副院长也找不到。家属数十次前往询问,赵县法院立案庭一直拖延拒办。

十月十五日上午,家属及代理人找到法官刘志省依法要求法官对所收诉讼材料开具收据,并要求依法立案。法官刘志省就是不给开也不给立案,居然两次想把家属的诉讼材料扔出退回,态度极其不好。还说:“你去找领导。我有我的领导,领导都给说了,给你拿走。”

十月十六日,家属又找到赵县政法委、信访局,他们也不说如何解决,只是往外推此事。

如此涉及人命的案件,本应依法立案审理,赵县法院别说查问,连立案都不给立。迫不得已,李志勤的家人只好向有关部门投诉赵县法院立案庭庭长郑存华、法官刘志省涉嫌司法不作为的玩忽职守违法行为。至今(二零一三年一月)仍无结果。

十二月,听说家属在上告,村里大队干部又受到上面指使,一个劲往李志勤家里跑,骗李志勤的儿子说:“要你妈回来吧,保证没事,如果要有事,我拿命担保。”家人没有上当。

李志勤的骨灰至今没有下葬。

五年来,李志勤的家属背负沉重的压力申诉冤情,被推诿、搪塞,无人搭理。家属上告,赵县法院不予立案。

二零一三年一月,代理律师向宁晋公安局从新递交申请国家赔偿的申请书,有两个月的答覆期。这次公安反应很快,先按照原来说李志勤是突发心脏病死亡的解释,家属不接受这个说法。过了几天,接到公安局电话说让家属过来商谈申请国家赔偿的事。一月二十三日,家属、律师又到公安局,徐政委和一个叫颜润普的接待,他们先说去的人多了,书面答覆也不拿出来,要把律师和家属分开单独问话,要单独对家人问材料,做什么笔录,不要律师在场。本来是说给答覆,却成了询问笔录。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家人向上一级邢台市公安局提出覆议申请,在时限内仍未获答覆。

公安人员询问了李志勤的儿子是否给各部门寄信了,问信里的内容来源是从哪里弄的?企图构陷李志勤的儿子。这种对冤情申诉人的打击手段是中共恶警惯用的。

六年来,李志勤的家人背负沉重的压力坚持申诉冤情、控告恶人,被推诿、搪塞。家属上告,赵县法院、宁晋法院、邢台法院都不予立案。近期聘请律师帮助到河北省高级法院立案,家属还在等消息。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家属再向河北邢台市法院提出宁晋公安人员办案致当事人死亡的国家赔偿申请的立案要求,六月十日,邢台市法院做出不予受理案件的决定通知。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李志勤的家属和委托律师到河北省高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立案,材料送交赔偿委员会法官李建勇,李建勇当时接了律师的材料,并和律师见了申诉家属,同时要求家属写一份材料。

七月八日晚上,邢台市公安和当地国保警察突然闯到李志勤家砸门,家人没敢开门。第二天早上,他们就翻墙入室,没出示任何证件,绑架了申诉人--李志勤的儿子李光,还抄走他家的两台电脑。

与此同时(七月八日晚),宁晋县出动多名警察,闯到李志勤致死案的知情人曹新瑞家,也是突然抓人抄家,曹新瑞不在家,警察就抓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把曹新瑞的妻子关在看守所半个月才放出来。

七月十日,李志勤的儿子李光被扣上袭警和动乱的罪名,被劫持到邢台市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洗脑班的头目邱有林对无辜的李光强制洗脑,像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样,强制谈话、施压,目的是让李光写保证不再上告。同时,还要李光交出小枣村村民为李志勤申冤的签名和手印,李光不拿出来,他们就软硬兼施,逼的李光割腕抗议。李光被非法关了一个多月后才被放出来。公安、派出所还继续跟踪他,去哪儿都得报告,电话监听他的行踪。

宁晋县警察还想抓李志勤的老伴,公安局国保大队主任柳立英带人到李志勤的亲戚家骚扰,查找李志勤老伴的下落。柳立英还带着乡派出所的警察到小枣村,胁持村干部,到李志勤家找他儿媳妇施压,逼交民众签字手印原稿,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吓的无处安身。柳立英带人去了好多趟,威胁村民说要给他们办洗脑班,强迫曾经签名的村民从新表态“悔过”签名,把整个村搅的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河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人员在不与律师沟通,不见家属、不对受害人作调查的情况下,就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无理做出了驳回,给的理由是认同宁晋县警方所声称的李志勤是突发心脏病,强行认为家属证据不足,不予受理。

家属鸣冤申诉却遭到绑架、跟踪、威胁,公安局施压、检察院推诿、省高院也是立案不审案,干脆驳回。偌大的一个中国,健全的一个政府机构,庞大的一个官员队伍,却没有老百姓说理伸冤之处。

二零一四年三月月十三日上午,受理李志勤被暴力致死案件的两位律师,向北京的最高级法院递交申诉状,要求对宁晋公安人员殴打致死法轮功学员李志勤的国家赔偿案件进行立案调查。

这是在二零一三年河北高级法院驳回后的再次申诉。北京最高级法院要求律师补充材料,同时联系了河北省高法,河北高法又反馈到地方法院。河北宁晋国保人员很快给李志勤的儿子打电话说:“还想好好过吗?不想好好过,你就瞎折腾吧!”

李志勤先生生前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勤劳善良,爱帮助别人、做生意从不占便宜,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被打死那年才五十一岁,一个好好的人,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家属鸣冤申诉却遭到绑架、跟踪、威胁,公安局施压、检察院推诿、省高院也是立案不审案,干脆驳回。偌大的一个中国,健全的一个政府机构,庞大的一个官员队伍, 却没有老百姓说理伸冤之处。

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事情的进展,帮助善良,伸张正义。也希望各级官员守住良知,不要再助恶为虐,为自己的未来留后路。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李志勤的妻子高素改以“故意伤害致死罪”、“非法拘禁罪”(其子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非法入室罪”、“徇私枉法罪”等多种罪名,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诉状,状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相关原始资料:
迫害法轮功 70名中共法院院长遭恶报(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377865.html
河北宁晋公安局用假证据掩盖死亡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4/307948.html
李志勤被害死 家属索赔遭最高法院驳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7/305965.html
河北邢台宁晋县恶人恶行录(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1/河北邢台宁晋县恶人恶行录(上)-29881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0/李志勤亲属索赔案在北京最高法院立案(图)-297963.html
再曝中共在河北宁晋小枣村上演的谎言丑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8/再曝中共在河北宁晋小枣村上演的谎言丑剧-293622.html
迫害致死李志勤 河北宁晋县公安局屡屡造假掩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5/迫害致死李志勤-河北宁晋县公安局屡屡造假掩盖-292017.html
申请国赔遭无理驳回 法官私下承认:该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9/申请国赔遭无理驳回-法官私下承认-该赔-287492.html
河北高级法院的驳回裁定是怎样出笼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6/河北高级法院的驳回裁定是怎样出笼的-282703.html
又1339人签名呼吁还李志勤公道 法办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4/又1339人签名呼吁还李志勤公道-法办恶人-278126.html
河北宁晋县六一零威胁村民要办“学习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河北宁晋县六一零威胁村民要办“学习班”-277592.html
李志勤被害死 其子被囚洗脑班 恶警恐吓民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6/李志勤被害死-其子被囚洗脑班-恶警恐吓民众-277189.html
224位民众按手印 声援李志勤儿子替父伸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4/224位民众按手印-声援李志勤儿子替父伸冤-277148.html
李志勤被害死冤情未申 警察又绑架其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2/李志勤被害死冤情未申-警察又绑架其子-276575.html
赔偿“答覆”变成欲加之罪的询问笔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6/赔偿“答覆”变成欲加之罪的询问笔录-270673.html
李志勤冤死五年 家人上告 法院拒不立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4/李志勤冤死五年-家人上告-法院拒不立案-268151.html
修法轮功喜获新生 却被中共迫害致死-- 那些摆脱病魔蹂躏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修法轮功喜获新生-却被中共迫害致死-267075.html
曝光杀害李志勤的恶警申建中的罪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4/曝光杀害李志勤的恶警申建中的罪恶行径-265452.html
李志勤遇害五年 家人再投诉申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李志勤遇害五年-家人再投诉申冤-264852.html
李志勤被迫害致死五年 家人申诉遭监控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7/李志勤被迫害致死五年-家人申诉遭监控威胁-264542.html
河北宁晋县国保大队申健中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6/河北宁晋县国保大队申健中的恶行-264478.html
五年冤案寻昭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9/五年冤案寻昭雪-263832.html
白发悲黑发:多年沉冤何时昭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8/白发悲黑发-多年沉冤何时昭雪-259933.html
假心脏病之名 多少罪恶被掩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4/假心脏病之名-多少罪恶被掩盖-254208.html
李志勤被害死三年 凶手仍逍遥法外(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1/李志勤被害死三年-凶手仍逍遥法外(图)-242284.html
河北邢台李志勤被害死三年 家人投诉无门(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5/河北邢台李志勤被害死三年-家人投诉无门(图)-241412.html
参与迫害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李志勤的中共人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2/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3-22-11)-237857.html#1132122545-11
零七年九月,十六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8/164145.html
河北宁晋县大法弟子李志勤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63.html
河北邢台宁晋县李志勤遭绑架 三小时内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2/163108.html
河北宁晋恶警申建中、郭建中绑架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6/126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