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爱立(陈爱立)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118(Case No. 1118)
案情简述: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人。大法弟子陈爱立一家人,在大哥陈爱忠(2001年元月9月20日被河北省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迫害致死)、小妹陈洪平(2003年3月5日被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死)相继被迫害致死后,在邪恶势力穷凶极恶、疯狂的对他们一家人的残酷迫害下丝毫没有动摇对大法坚定的信念。陈家二子陈爱立又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陈爱立被非法判刑二年,送唐山市东监狱五支队七中队非法关押。一位与陈爱立同时在冀东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

“记得陈爱立刚入狱那阵子,就是不配合邪恶狱警的迫害。恶警挑了九个坏透了的犯人不分白天黑夜打骂折磨他,恶警也组织攻坚组、车轮大战,不让他睡觉,爱立一再讲:我们是做好人,不是犯人。狱警想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可是无论怎样胸牌都会被爱立摘下,爱立的手指都被犯人掰的反转过去了,可是胸牌还是没有戴上。爱立的手过几天不用医治自己就会正过来!最后他们把爱立倒背着铐在椅子上,不能行动,用针线把胸牌缝在爱立穿的衣服上,爱立就用嘴咬下胸牌。”“爱立整天被打的脸肿的老高、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善心的犯人看到了也只是偷偷的落泪,那个时候哪怕一个犯人说了同情爱立的一句话,传递给爱立一个同情的眼神都会被恶警收拾一顿,环境恐怖实在难以描述。最后,狱警终于没能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一直到爱立出狱。”

冀东监狱在渤海边上,冬天是很冷的,风刮电线的尖叫声会响彻黑夜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爱立入狱那年的雪下的很大,犯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还在打着哆嗦。有一次天下了大雪,恶警让犯人扒掉爱立的棉衣,让爱立在雪地里光脚站着,爱立被冻的浑身打着哆嗦脚不停的跳着。

他说:狱警不让爱立睡觉好长时间了,爱立一如既往说“炼”,恶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爱立被熬的好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来,恶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一大壶开水浇在爱立头上,在爱立被烫的清醒的一瞬间。恶警还问炼不炼,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爱立在发出那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从那以后从监狱长到恶警都再也不去问他炼不炼了。

在监狱里,陈爱立所受的酷刑折磨罄竹难书,为了抗议这种残酷的迫害而绝食。他们把陈爱立绑在椅子上整整四十多天,管子插在肚子上四十多天,等拔出来时管子都黑了。二零零三年的元旦之际,陈爱立在持续的绝食抗议中突然高烧,而且便血不止。狱警就强行给陈爱立输液,但是便血却越来越严重,当时给他量完体温后狱警十分惊慌,马上通知家里开来证明放人。但恶人村干部任照喜却不给开证明,直到二零零三年元月八日当地才来车将陈爱立送回家中。

陈爱立从狱中回到家时,家中什么都没有了,东西丢的丢,抢的被抢了;哥哥、妹妹先后被迫害致死了。就这样父母和他三口人过日子。

可是一年之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怀来县公安局刑警队和北辛堡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陈家,将王连荣和儿子陈爱立绑架,又将回家路上的老伴陈运川也绑架到北辛堡乡政府。

据王连荣老人生前说:“父子俩都被绑在长条椅上,手在后边铐着,儿子头上蒙着一个黄色塑料袋,用胶带缠着嘴。老伴头上蒙一个毛线帽,像蒙面人一样,嘴用毛巾勒住,用胶带紧紧的缠绕着。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头上也被套上一个毛线帽子,再从外面把我们嘴和鼻子用胶带紧紧的缠住,使我无法呼吸,憋得难受极了。双手铐住,捆在长条椅上。天快黑了,他们才给我们三人松开绑,但嘴还是被封着,手铐在车座子底下,拉到张家口沙岭子。当时我担心陈爱立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憋死了,真是个奇迹,憋了四个多小时他还活着,打开塑料袋第一句就喊‘法轮大法好!’。”

随后,陈家三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实为非法洗脑班)遭受法西斯式的迫害。在洗脑班,三人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两个多月后,陈爱立的体重只剩下了五十多斤,身体已非常虚弱,生命危在旦夕,才被放回,同时洗脑班将陈运川也放回。他们却被反锁在家中,并且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

七月十日陈爱立从院墙跳出去,流离失所了。陈爱立虽然摆脱了恶人的监控,但是身体一直很差,而且越来越严重,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了人世,当时年仅三十五岁。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5/河北省冀东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曝光(图)-374370.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张家口市百人联名举报江泽民-319987.html
从陈淑兰一家的遭遇看中共的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7/从陈淑兰一家的遭遇看中共的邪恶-278274.html
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0/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246026.html
神州浩劫(四):六口之家只剩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神州浩劫(四)-六口之家只剩一人-244014.html
饱受中共血腥迫害 七口之家仅剩二人(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8/195633.html
一家四人被恶党迫害死 陈运川老人又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79.html
冀东监狱利用地理隐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604.html
二儿一女被迫害致死,王连荣在流亡中离世(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8/15/135601.html
河北张家口市一个家庭的悲惨遭遇(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8/10/135247.html
信仰的艰难 信仰的力量(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2/99453.html
继兄妹被迫害致死后 河北省张家口市陈爱立亦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90084.html
江氏强权下 一家七口因坚持信仰的苦难遭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6/53576.html
我二弟陈爱立因坚持信仰被唐山冀东监狱野蛮摧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8/23392.html
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的违法罚款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2/8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