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爱立(陈爱立)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116(Case No. 1116)
案情简述: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实为非法洗脑班)遭受法西斯式的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陈爱立从院墙跳出去,流离失所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了人世。

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都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诽谤迫害大法。陈运川、王连荣老人和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半路上被怀来县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等人拦截绑架、毒打后勒索二千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及综治办姜慧军找了二十多个打手,将陈运川的二儿子陈爱立叫到乡派出所毒打,用筷子敲手指,用皮鞋踹,脸上抽,拳脚棍棒,从早上八点多一直打到晚上六点才放回。陈爱立满脸血迹,遍体伤痕,人不能动,胃痛不能进食。陈家又被勒索罚款三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乡派出所刘卫峰、综治办姜慧军、乡王书记、原乡长张某某等六、七人闯入陈家,当场抢走现金九千元,将陈运川及老伴王莲荣、大儿子陈爱忠劫持到派出所毒打。随后女儿陈洪平也被劫持,恶党书记王生怀抢走其身上现金三千一百多元。中共人员追问二儿子陈爱立下落: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残忍至极。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陈家全家再次进京上访。走了三天,于二十七日凌晨到达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武警拉住陈洪平的胳膊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全家人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武警强行拽上警车,后被送到宣武区看守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二儿子陈爱立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一个恶警说:这小子太难对付,我实在是没有招了,怎么打都不说;另一个警察说: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他,交给我。恶警将其单独关在一小屋内,轮番打耳光100多下,脸被打肿,用拳头猛击胸部,用脚踹腿,猛踢,将鞋踢飞了,恶警抽出鞋垫,让他闻,还用钢笔在陈脸上书写辱骂师父的恶毒语言。当他被打得毫无知觉的状态下又逼在屋内走100圈。接连四次提审毒打,四次换四拨警察,最后逼其赤脚站桩1小时,并不断用皮鞋狠踢腿部,直至倒地休克。后陈家一家人也被劫持回怀来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五、六个武警按着一个人,捂住嘴、眼,捆住手脚,强行插胃管,灌玉米糊及盐水。十三天后,小女儿陈洪平开始尿血,吐血,呼吸短促,无血压脉搏,被送往医院抢救。二儿子陈爱立被折磨的无血压、脉搏,生命垂危。老父亲陈运川也只剩一口气。当局怕他们死在看守所将他们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左右,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江带着看守所的女警辛芳、实习大夫赵扬、政法委的一个女干部、五名武警,还有乡政府及派出所的十四五个人,围住陈家,一边砸门一边喊叫。武警翻墙而过,立即一群人闯入大院,说是要抓走两个去劳教。

陈家找来扩音喇叭,向围观的群众讲明真相,揭露中共邪党江泽民帮凶们的违法行为。全家人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围观的群众无不落泪:「躲在家里也犯法,没地方讲理去,把人家逼成这样。」这些中共打手作恶心虚,溜走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陈家全家六口和九岁的外孙女儿李颖,再一次到北京上访申诉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陈家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回当地河北省怀来县看守所弟弟陈爱立在号内用坚持炼功抵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侯玉福让人将他双手大字铐在铁窗上,并拿十万伏高压警棍持续电击他的手臂,致使两臂起满了水泡后导致化脓,不断的流脓水,在陈爱立两胳膊不能动的情况下恶警仍然强迫他每天奴役劳动十个多小时。陈爱立干不动,恶警便唆使犯人用鞋底照眼眶上猛抽,立即被打的皮开肉绽血流不止。陈爱立扶着铁窗拼命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邪恶在无度地迫害着无数世界上努力做好人的人。恶警很害怕,就赶忙唆使犯人用毛巾把他的嘴死死的堵住不让陈爱立喊出声。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陈爱立被非法判刑二年,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唐山市冀东监狱五支队七中队,受到了非人的迫害。爱立从入狱到出狱一直都有专职狱警承包监控,平时由狱警挑选信得过的犯人监视看管着,谁也不许和他说话。一位与陈爱立同时在冀东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

“记得陈爱立刚入狱那阵子,就是不配合邪恶狱警的迫害。恶警挑了九个坏透了的犯人不分白天黑夜打骂折磨他,恶警也组织攻坚组、车轮大战,不让他睡觉,爱立一再讲:我们是做好人,不是犯人。狱警想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可是无论怎样胸牌都会被爱立摘下,爱立的手指都被犯人掰的反转过去了,可是胸牌还是没有戴上。爱立的手过几天不用医治自己就会正过来!最后他们把爱立倒背着铐在椅子上,不能行动,用针线把胸牌缝在爱立穿的衣服上,爱立就用嘴咬下胸牌。”“爱立整天被打的脸肿的老高、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善心的犯人看到了也只是偷偷的落泪,那个时候哪怕一个犯人说了同情爱立的一句话,传递给爱立一个同情的眼神都会被恶警收拾一顿,环境恐怖实在难以描述。最后,狱警终于没能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一直到爱立出狱。”

冀东监狱在渤海边上,冬天是很冷的,风刮电线的尖叫声会响彻黑夜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爱立入狱那年的雪下的很大,犯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还在打着哆嗦。有一次天下了大雪,恶警让犯人扒掉爱立的棉衣,让爱立在雪地里光脚站着,爱立被冻的浑身打着哆嗦脚不停的跳着。

他说:狱警不让爱立睡觉好长时间了,爱立一如既往说“炼”,恶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爱立被熬的好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来,恶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一大壶开水浇在爱立头上,在爱立被烫的清醒的一瞬间。恶警还问炼不炼,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爱立在发出那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从那以后从监狱长到恶警都再也不去问他炼不炼了。

在监狱里,陈爱立所受的酷刑折磨罄竹难书,为了抗议这种残酷的迫害而绝食。他们把陈爱立绑在椅子上整整四十多天,管子插在肚子上四十多天,等拔出来时管子都黑了。二零零三年的元旦之际,陈爱立在持续的绝食抗议中突然高烧,而且便血不止。狱警就强行给陈爱立输液,但是便血却越来越严重,当时给他量完体温后狱警十分惊慌,马上通知家里开来证明放人。但恶人村干部任照喜却不给开证明,直到二零零三年元月八日当地才来车将陈爱立送回家中。

陈爱立从狱中回到家时,家中什么都没有了,东西丢的丢,抢的被抢了;哥哥、妹妹先后被迫害致死了。就这样父母和他三口人过日子。

可是一年之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怀来县公安局刑警队和北辛堡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陈家,将王连荣和儿子陈爱立绑架,又将回家路上的老伴陈运川也绑架到北辛堡乡政府。

据王连荣老人生前说:“父子俩都被绑在长条椅上,手在后边铐着,儿子头上蒙着一个黄色塑料袋,用胶带缠着嘴。老伴头上蒙一个毛线帽,像蒙面人一样,嘴用毛巾勒住,用胶带紧紧的缠绕着。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头上也被套上一个毛线帽子,再从外面把我们嘴和鼻子用胶带紧紧的缠住,使我无法呼吸,憋得难受极了。双手铐住,捆在长条椅上。天快黑了,他们才给我们三人松开绑,但嘴还是被封着,手铐在车座子底下,拉到张家口沙岭子。当时我担心陈爱立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憋死了,真是个奇迹,憋了四个多小时他还活着,打开塑料袋第一句就喊‘法轮大法好!’。”

随后,陈家三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实为非法洗脑班)遭受法西斯式的迫害。在洗脑班,三人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两个多月后,陈爱立的体重只剩下了五十多斤,身体已非常虚弱,生命危在旦夕,才被放回,同时洗脑班将陈运川也放回。他们却被反锁在家中,并且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

七月十日陈爱立从院墙跳出去,流离失所了。陈爱立虽然摆脱了恶人的监控,但是身体一直很差,而且越来越严重,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了人世,当时年仅三十五岁。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8/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父亲们-407809.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5/河北陈家五人被迫害致死-40372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5/河北省冀东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曝光(图)-374370.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张家口市百人联名举报江泽民-319987.html
从陈淑兰一家的遭遇看中共的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7/从陈淑兰一家的遭遇看中共的邪恶-278274.html
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0/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五)-246026.html
神州浩劫(四):六口之家只剩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神州浩劫(四)-六口之家只剩一人-244014.html
饱受中共血腥迫害 七口之家仅剩二人(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8/195633.html
一家四人被恶党迫害死 陈运川老人又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79.html
冀东监狱利用地理隐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604.html
二儿一女被迫害致死,王连荣在流亡中离世(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8/15/135601.html
河北张家口市一个家庭的悲惨遭遇(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8/10/135247.html
信仰的艰难 信仰的力量(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2/99453.html
继兄妹被迫害致死后 河北省张家口市陈爱立亦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90084.html
江氏强权下 一家七口因坚持信仰的苦难遭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6/53576.html
我二弟陈爱立因坚持信仰被唐山冀东监狱野蛮摧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8/23392.html
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的违法罚款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2/8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