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黄富军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66(Case No. 3066)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哈尔滨市阿城区种子公司职工。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黄富军被强迫关在亚沟洗脑班里,后被劫持至看守所,遭到恶警管教张景义打了他六个耳光,犯人张宝命令其他犯人往他身上浇二十多盆凉水,冻的他浑身发抖,后他又被送到洗脑班折磨二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大年刚过,黄富军便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上北京上访,为李洪志师父讨清白,为法轮功鸣冤,然而被红色恐怖笼罩的中国哪里有法轮功说话的地方?哪里有百姓伸冤的地方?黄富军到了天安门便被那里遍地的警察和便衣抓捕,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和单位的领导接回后,直接关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抢走了他唯一的一件羽绒服,黄富军被冻够呛。不久阿城公安局非法劳教他三年,关押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二零零五年七月,黄富军被解除劳教,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黄富军与黄铁波在阿城松峰山镇马店村河北屯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当地村民殴打并举报,遭阿城松峰山镇王影等警务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因长期遭受关押迫害,黄富军开始绝食,被狱医强行灌食,身体出现昏迷状态,呼吸困难,身上后背也出现大面积溃烂,并且身上多处有伤,手脚严重浮肿,手铐脚镣铐痕很深,身体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被看守所警务人员送往阿城中医院救治,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在昏迷的情况下,公安人员毫无人性可言,仍把黄富军用手铐和脚镣铐在病床上。家人及亲朋好友看望他时,仍见黄富军被插着食管,被证实遭强行灌食。

法轮功学员及亲朋好友多方要人,阿城公检法及“610”部门仍一再开会拖延推辞,见黄富军出现生命危险,怕担死亡责任才同意放人。

黄富军才于十一月三日被亲人保释接回家中,因为黄富军一直处于昏迷中,不能说话,更不认识亲人及任何看望他的朋友,虽然勉强本能的吃点流食及水果,但因身体过度虚弱,最终未能苏醒过来,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晚二十时在家中含冤离世。

黄富军过世,“六一零”立刻派黄富军的单位领导到家看了一眼就走了。家属到“六一零”找到头目王晓光,王晓光当时答应家属说:安葬费单位出,家属没有工作给安排工作,给孩子和老人办“低保”。还说跟黄富军单位协商安顿后事,达到家属满意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家属才同意把尸体拉到了殡仪馆。阿城公安局、“六一零”派警察把黄富军家的周围全部包围,秘密监视;黄富军的尸体由专人看管,不让烧纸、不让送花圈、任何人不许接近尸体,并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尸体没人管,没有人来慰问家属,一切承诺就变成了谎言,没有一样兑现。

在这种情况下,家属不同意火化,要求尸检,据说是省高检、中检,阿城“六一零”,公安局等单位对黄富军进行了尸检,告诉家属尸检后一个半月出结果。在这期间家属在哈尔滨请了律师,要求理赔,提出的条件是:一、要求赔偿二十万元钱;二、要求严惩迫害黄富军的直接责任人。

尸检最后结果却是:头部有轻度金属物击伤痕迹,心脏衰竭,嗓子有溃烂,是心肺衰竭致死。在迫害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六一零”给出的结论竟是:黄富军属于自杀,他们不负任何责任。而且,阿城公安局局长给了家属一张不受理索赔的通知。

律师和家属找到公安局、“六一零”,“六一零”一个成员态度蛮横,说:“能接见你们就不错了”,“黄富军是自杀”;家属等又找到公安局法制科,也没有什么态度,法制科科长奚景龙把律师叫到一边,半带威胁的说:你什么案子都敢接,你不想干了?跟共产党打官司你还能赢?律师强调不管怎么样人命关天。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家属把公安局、看守所、“六一零”告上了法庭。至今家属无处说理,黄富军尸骨至今未安置。

黄富军的遗体在阿城火葬场已停放三年半的时间。家属状告无门,他的妻子杨秀清时时刻刻过着难以承受的煎熬日子。

当年参与迫害黄富军的人员包括:松峰山镇马店村举报人赵国军;亲自绑架黄富军的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王影;当时的办案人、阿城公安局局长张亚滨;法制科科长奚景龙;亲自参与迫害的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王晓光,副主任吴达;第一看守所所长郑宗耀;审判长李建光,副审判长韩阳、孙桂英;公诉人邵明辉。

黄富军的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上大学的孩子,四年来停尸费已积累至十几万元。阿城区“六一零”曾诱惑黄的家属,说如果同意火化黄富军的遗体,停尸费就不用交了,还答应给黄富军的妻子办低保。黄富军的家人没有同意。

现在“六一零”使出让殡仪馆起诉黄富军家人的卑劣手段,威胁黄富军的家人立即火化遗体,否则就要吃官司。

九年来,黄富军的妻子杨秀清为丈夫伸冤,曾向阿城区公安局、阿城区法院、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提出严惩犯罪凶手并要求国家赔偿的请求。

然而在人权恶棍江泽民当权时期留下的以人代法、以权代法、法制混乱的司法系统内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伸冤是何其艰难,她的请求都被无理驳回,然而杨秀清仍坚持为丈夫讨回公道。

九年来,杨秀清为给丈夫伸冤跑遍了阿城和哈尔滨的公、检、法、司部门,尝尽了其中的苦,体会到了其中的艰难。

本来下岗的她还要供养女儿上学,还有年迈的双亲,再为丈夫伸冤,其艰难可想而知。

然而不管多么艰难,她相信邪不压正,正义必然战胜邪恶。她相信丈夫的冤情一定会昭雪,她一定会为丈夫讨回公道,让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5/黑龙江八位善良人被迫害冤死-至今遗体难盖棺-345195.html
哈尔滨阿城区两名迫害法轮功的警察遭天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哈尔滨阿城区两名迫害法轮功的警察遭天谴-273051.html
儿子被迫害致死五年 老母看遗体遭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1/儿子被迫害致死五年-老母看遗体遭拒-253315.html
中共恶人的罪恶 不会被岁月掩埋(六)--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中共恶人的罪恶-不会被岁月掩埋(六)-249368.html
黄富军惨死四年冤未伸 610逼迫家人火化遗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黄富军惨死四年冤未伸-610逼迫家人火化遗体-250442.html
追忆同修黄富军(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追忆同修黄富军(图)-247648.html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李建光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4/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李建光的恶行-244906.html
黄富军被害死三年半 家属状告无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5/黄富军被害死三年半-家属状告无门-234540.html
黄富军被迫害致死 家人无处鸣冤(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5/172480.html
黄富军尸骨仍未安葬,家人如何过年?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7/171935.html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六一零”人员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78.html
凶手阿城公安局拒赔偿 黄富军遗体停放两月未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7/170516.html
哈尔滨阿城区邪党法院非法对黄铁波秘密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67593.html
哈尔滨大法弟子黄富军被阿城看守所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166339.html
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19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