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倪淑芝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88(Case No. 3088)
案情简述:
倪淑芝,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五月,倪淑芝在家中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倪淑芝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倪淑芝在腰卜乡发真相资料,希望世人明白法轮功被中共抹黑的真相,却被腰卜乡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冬雪、周春芝。当时呼兰区国保科科长常江海、孙姓警察将她们带回。到了国保科,常江海一进屋,就把倪淑芝狠狠地打了一顿。最严重的是打到耳朵上的几个大巴掌,当时就把倪淑芝的耳朵打聋了。倪淑芝被关在呼兰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五天后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几名警察闯入倪淑芝的家中。因倪淑芝依靠糊火柴盒来维持生活,当时她手里还掐着一把火柴盒,戴着围裙。这些恶警却不由分说,上来就拽着胳膊抬着腿,将她绑架到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李冬雪、周春芝俩人。

倪淑芝、周春芝、李冬雪在呼兰看守所绝食抗议十天后,被转送到呼兰第一看守所迫害。不久就接到呼兰检察院对她们三人的非法起诉。倪淑芝、李冬雪继续绝食抗议。六、七天后,倪淑芝被绑在铁椅子上打点滴,后来已经不能走了。因为身上没劲儿,她上厕所只能蹲着,用手挪动小腿走,可看守所仍不放人。有一次她上厕所,李冬雪过去帮她,把她抱起,因为她俩都在绝食,两个人都没力气,结果两人全都摔在厕所里。一个月后,倪淑芝只能喝点米汤,不能吃干的,二十多天后才能站起来。当时全身出现疱疹,满身都是大水泡。

呼兰区法院开庭后,认为证据不足,但公安局国保科代理科长王可达仍不放人。倪淑芝、李冬雪再次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一个月后,倪淑芝瘦成皮包骨,肚子瘦没了,前身贴在后背上。后来也只能喝点水,不能吃干的,吃干的就呛。熬了几天后,倪淑芝的肚子圆鼓鼓,意识不清,一个多月后才稍有好转。恶警王可达为了使自己这个代理科长早日转正,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捏造所谓的“证据”,硬要把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最后倪淑芝被非法判刑五年,周春芝、李冬雪被枉判六年。直接参与迫害的有恶警王可达、徐英武、孙大个子、杜志、赵连贵,还有王姓狱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倪淑芝、李冬雪、周春芝被非法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在黑女监集训队里,她们首先被搜身、搜查物品,然后被郑杰叫去谈话。 郑杰打了倪淑芝一顿嘴巴子,逼迫她写“三书”,又打了一顿,才送回集训队。

二零零三年一月末,倪淑芝被分到八监区进行迫害,受尽酷刑折磨,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首先面对的是“五联保”,即四个犯人轮流看她一个人,每人看一天。每天犯人干什么,你得跟着她, 否则非打即骂。二零零三年八月,因倪淑芝等法轮功学员不做奴工,新调来的副队长张春华叫不干活的站起来,叫犯人专门看着。有一次倪淑芝等法轮功学员发正念,犯人报告给张春华,张春华来到监舍挨个打每个人的脸。

同年九月份,监狱要拿八监区法轮功学员做迫害典型,把倪淑芝等法轮功学员强行拉出室外跑步、训练,其实是黑女监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阴毒策划。场地周围是防暴队,还有在各个监区挑选出的膀大腰圆的恶毒犯人,站成一个大圈。让法轮功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那,谁就打,转圈打人。跑不动的蹲下就让抱着头不许动,或头顶墙,九十度的大弯腰撅着。倪淑芝等法轮功学员被打的皮开肉绽,有的头被打得黑紫、肿大,人都打变形了,看不出模样来。还有的腰骨、腿骨被打坏的,全身上下没有好地方。她们被迫害成这个样子,可是下午回去后,倪淑芝等法轮功学员又被关在一个小屋里,两个人背靠背的坐着, 屋里又冷又潮,窗户裂着缝,她们的手脚全都绑上,手绑在后面,十二天十二宿不让睡觉,一闭上眼睛就打,用四棱木棍往脚面上、腿上和后背打。

倪淑芝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因身体原因被分到病号。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倪淑芝鼻子流血不止,被警察带到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拿出药棉给她止血。当倪淑芝把药棉塞到鼻子里时,感到象辣椒面一样。她觉的不对劲,马上把药棉取出来。从此以后她咳嗽不止,不能说话了,饭也吃不下,瘦的走路都很困难。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倪淑芝回到了家中,此时的她已是全身浮肿。维持了几个月后,她的身体情况更加恶化。十二月份亲友带她去医院做全面检查,发现肝、胆、肾、心脏、肺部、胃肠全部衰竭,有一个肺叶已经烂得只剩了一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倪淑芝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九岁。

倪淑芝离世前表示,黑女监医院院长赵英玲给的药里含有烈性毒药,只要沾一点点五脏六腑就会被慢慢的侵蚀并衰竭。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缪晓露、郑金波、陈伟君、王芳等法轮功学员身上,她们都是从黑女监的病号监区回家几个月后离世的,她们的死和狱警下药都有关系。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1/迫害法轮功-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任锐忱遭报-38985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343778.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药物迫害-303305.html
哈尔滨市呼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哈尔滨市呼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73052p.html
哈尔滨善良妇女倪淑芝被迫害致死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3/哈尔滨善良妇女倪淑芝被迫害致死情况-271211.html
残疾警察坚持信仰 两次被抬入监狱迫害(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4/残疾警察坚持信仰-两次被抬入监狱迫害(图)-245812.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哈尔滨市倪淑芝遭受长期关押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71250.html
哈尔滨女子监狱奖励犯人监控、折磨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7/137294.html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8/99897.html
法轮功学员抵制黑龙江女子监狱非法奴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5/89960.html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行:将倒下的人灌药后接着折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5/68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