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柳全国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091(Case No. 3091)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柳全国,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出现肺结核的症状,到后来出现神智不清,大小便失禁,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50岁。

柳全国,家住在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他从小体弱多病,后来又患上严重的肝病,丧失劳动能力;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柳全国依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六个多月。“610”的刘春阳一次次提审逼供说出“组织人是谁”,指使犯人打他。柳全国的头常被打出血,眼眶打青。恶警不给被褥,迫使他在水泥地上睡了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柳全国再次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后在哈市平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差不多两天挨一遍打:下巴担到床上,两手背起来,两腿翘起来,肚子着地,再上去人踩,把下巴抬起来用拳头往喉结上打。

柳全国被双城市“610”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走时没让穿鞋,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在外面光脚站半小时,然后说搜身,还把衣服扒光冻着。每天都被强迫奴役。一次让他配合电焊工干活,配合不好就用烧红的焊条烫他的手臂。

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八日下午,韩甸镇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与韩甸镇派出所恶警,还有双城“六一零”等人,闯入柳全国家中,强行把他抬上车,当晚关入双城看守所。正月天气很冷,他的衣服被扒光,被恶警凉水浇,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浑身发抖。

中共恶徒迫害他十五天后,非法劳教三年。柳全国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刚开始到四队,水房里放着一排排装满水的缸,队长纪刚非法搜身,逼写三书转化,把柳全国强行扔进水缸里,还有一些专门打人的镐把、塑料管,专门往脑部打,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不写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泡着。当时正月季节,哈尔滨还冷的很。

后来,柳全国被转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五大队。队长赵爽,外号“黑面判官”,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在这里就是强行超负荷的奴役,不让说话,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柳全国的工作量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被强行干活。柳全国的身体被迫害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便血。赵爽指着他的脸说:“让家拿钱就给看病,不拿钱死里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在长林子劳教所,柳全国遭受了电棍电、毒打,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严重时走路得俩人扶着。他所在村人知道了后,联名签上访信证明柳全国是好人,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看了后,不但不停止恶行,还用皮鞋踢柳全国,打脸,打的他鼻口出血。赵爽说:“你出去就得死。”

柳全国被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秋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中共酷刑:锁喉、砍喉、电喉、插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5/中共酷刑-锁喉、砍喉、电喉、插喉……-243279.html
黑龙江双城市柳全国生前口述遭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7822.html
零八年二月 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5/173693.html
双城市法轮功学员柳全国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9/172730.html
双城市韩甸镇一农村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62.html
长林子劳教所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47392.html
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双城血泪(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5/133923.html
黑龙江省双城大法学员遭迫害记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7/17/106359.ht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大法弟子遭恶警非法搜捕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1/79145.html
双城市韩甸镇三家子村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9/67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