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军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3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152(Case No. 1152)
案情简述:
辽宁省大连市人,大学毕业。法轮功学员张军因坚持信仰,遭江氏集团野蛮迫害,曾被劫持在大连教养院遭受摧残。于2004年10月含冤去世。

张军2000年由于被犹大出卖,遭到不法人员的绑架,被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强制劳教期间,张军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曾遭受吊铐、体罚、不许睡觉,电击恐吓等非人折磨,其一条腿经常被迫害无法站立、走路。

2001年3月12日,大连教养院成立专门迫害男法轮功学员的8大队。3月19日,恶警根据“上级”恶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逼迫放弃信仰,血腥迫害开始了。恶警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像疯了一样进到三班把法轮功学员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恶警从法轮功学员张军身上搜出手写的《洪吟》,就把他铐在暖气片上用电棍电,逼说不炼、写保证、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张军宁死不屈。

大连教养院恶警在2001年3月19日、20日对被关押在八大队各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全面的酷刑迫害,造成张军、刘吉庆、王智勇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昏死过去,遍体鳞伤,曲辉高位截瘫,大多数法轮功学员有不同程度的创伤,但恶警仍不罢手,将在高压下仍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所谓的严管班,以便进一步迫害,想要利用酷刑下的高压全面摧毁法轮功学员的肉体,摧垮他们的精神。

恶警让三、四班教室里所有的学员不准动,把腰带,鞋带全都解下来,开始搜身,恶警从学员张军的身上搜出大法经文,恶警们把张军拖到走廊,五六根电棍一起电击张军。

疯狂的迫害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盗窃犯矫波恐吓被铐在走廊里的法轮功学员张军。张军的手和法轮功学员刘宗姚铐在一起。手已经被铐的没有了知觉。在恶犯矫波拉张军进中队部的时候,张军一个俯冲撞到走廊暖气片上,头马上血流如注,鼻梁撞塌不省人事,地上一滩血,当时恶警打手们一看闹人命慌了。警察小王军喊恶警们停手。恶警恶犯们用军大衣把张军裹起来,把张军送到教养院卫生队,卫生队说处理不了,赶快送医院去。教养院八大队一个头目说,晚上张军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不管生死,晚上一定要回来,全都要回来。张军被送到大连市春柳中心医院,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头部缝了十多针。当天晚上,张军被送回来,被送到四楼的库房,放到床两手上铐。张军撞墙制止迫害的举动使恶人短暂停手,但没过多久,恶人又开始行恶,三楼的学员被恶警一个个叫到恶警中队部,一个个过堂迫害。

在仓库里,法轮功学员张军头缠纱布正躺在床上,手被铐着;曲辉脊柱被打断,躺在地上;王智勇被打的昏死过去,不省人事;高峰,张福明,殷延军、柳宗姚,张锡明,郑巍、腾志周,李吉胜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被惨遭毒打,遍体鳞伤。

就这样,法轮功学员在三﹒一九的漫漫长夜中一直挨到三月二十日的早晨。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教养院卫生所护士要给张军扎针,有个有良知的警察紧张的连问三声:“你给他打什么针?打什么针?”护士说是破伤风的针,那个警察才松了口气。因为那时教养院已经开始给法轮功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了。

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送到“四防”的房间,到伤口表面愈合后,又被关到严管班迫害。

从大连教养院出来后,张军又多次受到“610”及居民委的干扰。几年来,张军身体上遭受巨大的伤害及精神上承受巨大的压力,于2004年10月含冤去世。

2003年4月24日,大连劳教所八大队以重新分班为理由,先后将数名法轮功学员骗到劳教所新盖的大楼内(现在是空楼),进行强制洗脑。恶警并说这只是第一批,被骗至空楼内的法轮功学员有:贾奇 、李世庆、龚发久、张贵明、石曰利、李吉禹、张军、吴延军、韦丹华等。

相关原始资料:
发生在大连教养院的“三一九”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8/发生在大连教养院的“三一九”暴行-289228.html
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9/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260733.html
辽宁大连市33岁大法弟子张军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6/91512.html
大连劳教所恶警的犯罪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5/49707.html
大连教养院折磨大法弟子至身体溃烂 两人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8/49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