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吴新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0岁左右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133(Case No. 3133)
案情简述:
2008年6月25日,陕西汉阴县漩涡镇中共邪党不法之徒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吴新明的家中,当时已被劳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的吴新明躺在床上,即使这样,这伙没有人性的邪党人员还强逼吴新明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吴新明断然拒绝。

6月26日凌晨,年仅四十左右的吴新明含冤离开了人世,撇下,家中撇下只有几岁的一儿一女和没有正式职业的妻子、七十多岁的父母在家艰难度日。

大法弟子吴新明饱受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曾经三次被非法劳教,在陕西省黑窝枣子河劳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劳教所恶人怕人死在那里,就通知当地来接回。当时,吴新明已被摧残的没有人形,躺在床上不能下地。

吴新明1999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被大法的深深法理所震撼,自此以后,吴新明便时刻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在工作单位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99年7月,中共邪党便发动了骇人听闻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全国上下笼罩在红色的恐怖之中。2001年1月吴新明在漩涡镇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漩涡镇派出所恶人强行绑架,家中的大法资料和书籍被洗劫一空,后被非法关押在汉阴县看守所。邪党政法委书记张政民为了逼迫他放弃信仰,用开除公职相威胁。吴新明坚信大法,拒不妥协,恶人气急败坏的非法给吴新明定劳教两年,强行将吴新明送往陕西省黑窝枣子河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劳教所,恶警唆使所里的吸毒犯对吴新明轮番式的殴打和谩骂,把吴新明站着捆绑在恶警的办公室中,用木制的长板凳甩起来狠狠的打他,吴新明门牙被打掉几颗,腰被打伤。从那里出来的吸毒犯都说共产党太残忍了,恶人看吴新明毫不妥协,便愈加疯狂的迫害他,关小号、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种种邪恶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吴新明的妻子带着一双儿女艰难度日。2003年吴新明回到家中,此时他早已被原单位开除公职,去找单位要求恢复公职,单位领导推诿说要他去找公安局,并且还要他写“保证书”。这样他去当地公安局、司法局、县委、人大去讲真相、要求恢复公职,610、公安局一伙恶人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2003年10月,610主任张宗银、和国保大队队长夏锦秀、恶警张树生、谭平海将吴新明非法绑架到县公安局,给他罗织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将他绑架到县看守所,没过几天便急不可耐的又把他绑架到枣子河劳教所。

枣子河劳教所的一帮恶人使尽了邪招,迫害逐步升级,不法人员用两寸粗的木棍打吴新明,竟把木棍打断,长期对他肉体上的摧残和折磨,内脏都被打坏了,劳教所里根本视人命如草芥,把吴新明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劳教所恶人怕人死在所里面,就通知汉阴县公安局去接人,本来他妻子和孩子在县城租的房住,汉阴县610恶人张宗银和一帮子恶警却把奄奄一息的吴新明送到离县城几十公里外的大山里的老家,人还未送到就将他扔在半路上掉头走了。

吴新明差点死在回家的路上,他的父母都七十多岁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摧残到这般田地,老泪纵横、哭诉无门。回家后吴新明又开始学法炼功,很快身体又恢复完好,老人家开始看到了希望。

2006年6月15日,吴新明在县城讲大法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到公安局、610不法之徒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定劳教,再次送到枣子河继续迫害。劳教所邪恶之徒为了迫使吴新明放弃信仰,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吴新明绝食反迫害,邪恶之徒便打着挽救为名给他插胃管往胃里灌浓盐水、辣椒水、洗衣粉液。

吴新明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恶人看他不妥协,又搞出一种酷刑继续残害他,把他身体固定起来,用一条电线鞭子不停的抽打他,身体上下被打的体无完肤。

由于长时间的摧残折磨,吴新明的身体垮了,开始咳嗽气喘,大口大口的吐血,原本体重一百三、四斤的他,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劳教所恶人怕人死在劳教所,就又通知当地来接回。因为长期的残酷迫害,他的身体已被损害到了极限,肉体和精神上巨大的承受使他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开了人世,抛下了一双儿女和老父母,就这样被中共邪党迫害死了。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陕西邝东亮探望双亲被绑架-354608.html
陕西汉阴县大法弟子吴新明被中共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74.html
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买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1/4/117990.html
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66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