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晓莲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168(Case No. 3168)
案情简述:
湖北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法轮功学员。

刘晓莲,一位耿直、善良、与世无争的老年农村妇女,仅仅因不屈不挠地坚守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四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拘禁时间累计长达五年零四个月。在这五年零四个月时间内,老人备受迫害,遭“五马分尸”酷刑、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轮番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击等种种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刘晓莲老人之死,不仅仅是死于中共当局为了逼迫其放弃信仰而施加的残酷折磨,更为准确地说,是死于中共当局的蓄意谋杀!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在刘晓莲老人最后一次被绑架后,赤壁镇中共党委副书记周新华找到她丈夫“商量”说:“‘永不凋谢的莲花’这回是‘凋谢’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们补偿多少安葬费呢?”

刘晓莲在学法轮功前,她全身是病,在一九五八年邪党搞大炼钢铁时,双眼突然疼痛难忍,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只有半个月,她的病好了,身体健康了,那只瞎眼睛也亮了,人也变得慈善、开朗。她在大法中亲身受益,让她切切实实感受到法轮功确实好。因此,她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每个有缘的人。人们从她修炼前后身心的变化,也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晓莲到北京为法轮功、为师父上访,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她只想告诉政府,“真善忍”没有错。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抓住了她,用脚使劲朝她小便处踢,流氓至极。三天后将她与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押往辽宁海城,在三九天大雪冰冻的情况下,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脱下,每人只准穿一套秋衣秋裤,挨冻、挨饿,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七日,刘晓莲老人被赤壁公安从海城市劫持回当地,开始时,刘晓莲被关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公安局专门请了一个打手(临时工)叶军来残害她,叶军每天上午毒打她的头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后来要过年放假了,便将她转到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八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蔡金平来一所提审她,实际就是毒打,开始打手还是叶军,由蔡科长指挥,毒打得她全身骨头散了架一样痛,看不见什么,太婆站不起来了,爬也爬不得,这时叶军用猛力打她时,他也累得气喘吁吁,就走了。

刘晓莲老人被打得躺在地上无力起来,蔡金平要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老子要看看玩玩。”刘太婆对蔡科长说:“你想怎么样?”蔡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干部,你不听党的话吗?党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时刘太婆对蔡说:“我现年有六十多岁了,我跟你母亲年纪差不多少,听你说你是干部,又是党员,你们宣传党员应该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调查事实,解决群众的大小问题,今天你是来调查我解决问题的,你为什么把调查的事情压下,你指挥别人打骂、迫害我,是侵犯人权,你强制把我刘晓莲的衣服脱下,你等于是侮辱你的母亲。”蔡科长恼羞成怒,上来要扒她的衣服,后来有人来了,他才住手。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这是刘晓莲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也是蔡金平、邓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主管女号)、宋玉珍(市看守所女号管教)等人最“关心”她的一天。

那天下着大雨,钱玉兰到监狱号子里,对刘晓莲说:“你炼功快瘫了,领导说要给你打点补药治疗。”刘太婆对她说:“我不是炼功致残的,是你们用酷刑迫害致残的,我不打针。”这时,他们叫来两个外劳,(外劳就是罪犯家里出一定的钱给看守所后,免关监狱号子,可在高墙内自由活动),拿来脚镣把她铐上,将她拖上车,邓亲自开车,车上有蔡、钱、宋,还有拖她上车的两个外劳共七人。把太婆押到了看守所对门的妇幼保健院,这里的医生不愿意跟着干坏事害人,于是,他们又将太婆押到市人民医院,人民医院的医生没问病情,就开始准备药水和针头,警察们将太婆四肢用脚镣手铐锁在病床的四角,蔡、邓、钱、宋还叫外劳把太婆压住,把眼睛蒙上。

就这样,一场罪恶就在光天化日下发生着,破坏人体细胞的毒液被强行注射到太婆体内,当天晚上开始发作,那真是毒啊!太婆七孔出血,双耳象爆炸一样阵痛,上吐下泻,上吐;肝、肺、胃好象要从口中吐出来。下泻;大小便先拉血块。五天后,拉的象猪肝色特别腥臭的血块,大小便象生小孩一样刮痛,食物不能吃,只能喝点水。他们确实看到太婆快不行了,怕担责任,只好放她回家。即使这样,警察们也没有忘记发财,就向太婆的家人放出口信,说她快死了,骗去她老伴三千元钱,还写了担保,这样才将太婆买回了家。

刘晓莲没有死,甚至还挣扎着爬了起来,到外面去揭露这场罪恶,人们都含着泪,听完太婆的遭遇,深表同情。

风声传到了公安那里,说太婆不但没死,还到处揭露他们干的坏事,于是,在太婆挣扎着爬起来的第二天,当地公安直接把太婆从床上绑架走,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又转到市第一看守所,太婆又回到了人间地狱,面对那些曾经给她打毒针想置她于死地的那些警察。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以邓定生为首多个警察,另加四个外劳共十八人一起残忍地折磨了一个六十二岁的老妇。邓想出了一个“五马分尸”的刑罚(五马分尸是中国古代的一种虐杀刑罚)。他们叫四个外劳抓住太婆的四肢,邓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太婆的小便处就被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作恶者哈哈大笑,乱哄哄中,办公室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有好多人也上来参与,先前“五匹马”还抬着太婆折磨她,到后来他们轮班用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太婆孱弱的身体,几乎打了一天,将太婆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使太婆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太婆缓缓苏醒,邓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的念头,说太婆的脖子太长了不好看(被他们拉长的),他抓着太婆的头用力一塞……可怜的太婆又昏死过去……神奇的是,太婆还是没死,邓就用五十斤重的脚镣锁了她一个星期,半个月连水都没给她喝一口。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那天,警察看太婆坚持信仰“真、善、忍”,想用酷刑方式逼她“转化”。以邓定生为首的一群恶警,围着太婆开始“转化”,一轮毒打,打得太婆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打断了,凶手以为她死了,把太婆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太婆顽强的又活过来了。这时凶手们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们用皮鞋踩着她的四肢,死劲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日,刘晓莲被“610”与“国安”人渣从拘留所转到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还没进高墙内,看守所所长邓定生就当众边击打她的头边对她说:“还要给你‘五马分尸’!”而邓定生是谁呢?就是那个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率众对刘晓莲老人实施“五马分尸”酷刑的首恶!才被海外媒体披露得臭名昭著了,如今就毫不回避地公然叫嚣要故伎重演。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就在这次绑架后,竟有赤壁镇副镇委书记周新华找到刘晓莲的丈夫进行“商量”,说:“永不凋谢的莲花”这回是“凋谢”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们补偿多少安葬费呢?

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为刘晓莲老人发出了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地打刘晓莲的头部,致使她两眼流血,双耳出血,血象自来水一样从鼻子和口中喷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全身和监室里的棉被。

长期的非法关押与折磨使刘晓莲老人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成天瘫倒在监室的通铺上。看守所的凶手们害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将刘晓莲老人抬回了家里。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再次被赤壁市赤壁镇的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遭不法恶医残害,被迫害致哑。下面一段受迫害的事实经过是她手写传出来的:

“我叫刘晓莲,六十七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身陷魔窟,至今已三月有余,邪恶伤我命数次,要我配合免遭迫害,我拒绝并回答说:‘正道绝对不配合邪道’。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六千元钱来残害我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棍、电针电我四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号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十斤,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我被邪恶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邪恶看我真哑了,才停止了迫害。自从哑了之后,我写了很多劝善信交给恶医张主任及其它邪恶之徒,告诉他们只为钱财对大法行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罪业深重如山。恶徒们嘴上说不怕,内心怕的要命。”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刘晓莲再一次被非法关进赤壁市蒲沂精神病专科医院备受摧残,被灌食,灌毒药、电针电击、用被子捂住窒息几小时,当时她已生命垂危。参与迫害的是韩海恶医、沈祖波恶医、张宏景主任医师。

在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刘晓莲太婆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肿,进食困难,生命奄奄一息,医生确信只能活二十几天了,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将她放回家。

在饱尝了中共集团累计长达五年零四个月的非法拘禁与非人折磨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晓莲老人离开了人世!

刘晓莲刚刚一去世,赤壁市六一零就电话祝贺赤壁镇成功了,而且还对家属说:“你们家再好了”,这样恶毒的语言真是更显中共邪党本质。据悉,怕家属找他们,后来给了七千多元的医药费与安葬费。

在刘晓莲太婆备受酷刑摧残期间,联合国已对刘晓莲受酷刑迫害备案,所有参与迫害的凶手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押上审判台,接受人间正义的审判。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为掩盖残忍迫害的蓄意谋杀-38791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0/迫害法轮大法-湖北省赤壁市恶报警示录-386406.html
修法轮功喜获新生 却被中共迫害致死—那些摆脱病魔蹂躏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修法轮功喜获新生-却被中共迫害致死-267075.html
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4湖北省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253558.html
湖北赤壁刘晓莲老人被中共摧残致死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0/湖北赤壁刘晓莲老人被中共摧残致死经过-253285.html
湖北咸宁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5/243934.html
刘晓莲老人是被恶党人员蓄意害死的(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90941.html
被注射毒针、毒打 刘晓莲老人被迫害致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188927.html
被劫入精神病院 徐勇成失去知觉(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0/185645.html
健康老人被注射毒针并遭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8/185519.html
湖北赤壁六旬老妇被蒲纺精神病医院迫害致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24.html
迫害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刘晓莲的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7900.html#2007-7-2-cheren-9
高墙内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9/140562.html
刘晓莲老人被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迫害成哑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9/135926.html
湖北赤壁市63岁老人刘晓莲再次饱经5个月的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5/76410.html
楚天悲歌惊四方 善念正行留世间(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6/67515.html
赤壁市刘晓莲老人再遭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63855.html
永不凋谢的莲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4/62500.html